-

“旁人隻以為,星火計劃,是龍主自己的星火。”

“殊不知,這個計劃,更是龍主為炎夏武道撒下的星火。”

韓老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著。

即便是他,也深深的為葉凡深感不值。

他以滿腔赤誠待人,得到的結果,卻是如此的悲涼。

當然,誰都冇有錯。

武神殿確實冇有義務庇護葉凡,炎夏的武道強者們,更冇有義務為了葉凡跟楚門對抗。

既然如此,那邊熄了這星火。

至此,兩不想乾。

於是,同樣心灰意冷的韓老,直接永久登出了“凡塵星火”賬號。

曾經那默默無聞燃燒了十年之久的“火光”,終在今日,徹底的滅了。

從此之後,再無凡塵星火。

韓老最後看了一眼,這個傾注了葉凡多年心血與謀劃的賬號。

賬號的主頁上,甚至還留著葉凡曾經寫下的一句話。

五十年後,願我炎夏武者,人人如龍!

.....

————

————

這武者論壇每天都有著上千的活躍量。

而凡塵星火身為版主,而且又被論壇所有人奉為導師的存在,自然每天都會有無數人訪問他的主頁。

江北,臨州。

呂子明剛剛打開電腦,正準備登陸炎夏武者論壇,學習“雷霆導引術”第二重。

這雷霆導引術,是版主“凡塵星火”公佈的三大武學功法之一。

被戰神葉擎天評定為最強攻擊之功法。

一經出現,便被炎夏各路武道世家奉為至高心法,讓旗下子孫從小修習。

當然,除了這些武道豪門勢力之外,那些平民武者,更是如打了雞血一般修行。

甚至不止讓自己子孫修習,更有甚者,自廢多年修為,以此功法為根基,從頭修煉。

武道界,功法一經選定,是不可中途改變的。

除非散去修為,從頭再來。

“真冇想到,那葉凡竟然是楚天凡。”

“怪不得如此狂妄?”

“敢滅我呂家,甚至連劍聖他們都不放在眼裡。”

“隻可惜,竟然自儘了!”

“倒是便宜你了。”

趁著電腦開機的空擋,呂子明卻是自言自語的說著。

當年他家族被葉凡踏平,唯一的獨子也被葉凡給逼死。

在自己兒子呂華被槍決的當晚,呂子明便回到了臨州,自廢修為,從頭修煉。

他練的,正是這被戰神譽為最強攻擊之法的“雷霆導引術”。

“凡塵版主,是被戰神他們都譽為炎夏最為神秘強大的武道高人。”

“這幾年,我修習凡塵版主所創功法,並且版主還為我答疑解惑。”

“短短幾年,我實力早已突飛猛進。”

“現在,我雖不是宗師,但看著這強大功法,未必就不能勝過宗師!”

“現在隻求凡塵版主儘快公佈導引術第三重。”

“隻要我再練成第三重,必入武道宗師之境!”

不過,想到這裡,呂子明卻是又歎了口氣。

他當年,修行此功法,就想這找葉凡報仇。

現在葉凡已經死了,呂子明突然意識到,自己再練這個,又有何用?

“對了,那葉凡雖死,可是他的親友呢?”

“他毀我呂家前程,我也得斷他基業!”

“對,我還是得修煉下去。”

“待我成宗師,入封號,便殺入江東。”

“葉凡死了,那麼這仇,就讓他江東的親友來償!”

呂子明再度充滿了動力,老眸之中泛著仇恨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