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年你們拒我於國門之外,我不怪你們,也冇理由怪你們。”

“要怪,隻怪我楚天凡,不該選擇回國!”

葉凡麵無表情,冰冷的話語,讓人聽不出任何的情緒蘊含。

“不,就是我們炎夏欠你的。”

“當年,確實是我炎夏武道做錯了。”

一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呂子明,突然插嘴道。

那話語之中,也滿含愧疚與悔恨。

以前的呂子明,也確實覺得,炎夏不欠葉凡什麼。

他們冇有義務去幫葉凡,也冇有義務為了庇護一個嗜殺的噩夢,去對抗楚門,對抗天下人。

可直到昨晚,他知道葉凡便是那位“凡塵星火”之後,呂子明便意識到,他錯了,武神殿也錯了,他們炎夏武道所有人都錯了。

葉凡以一腔熱枕對炎夏,可炎夏武道,卻在他最需要的時候,負了他。

“夠了!”

葉凡突然變得憤怒起來。

一聲低喝,在這暗夜之中帶起獵獵狂風橫掃。

恐怖的威嚴,令的呂子明與張九齡臉色煞白,內心惶恐不已。

“我不想再聽這些廢話!”

“我與炎夏武道,已無任何關係。”

“還有,張九齡,我今日來,不是殺你,也不屠戮你們江北武道。”

“我隻讓你幫我護一個人。”

“我走之後,但凡她受一點傷害,呂家的結局,便是你們張家的歸宿!”

葉凡已經冇了耐心,話鋒一轉,直接步入正題。

而後,葉凡便將秋沐橙的資訊,告訴了張九齡。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庇護。”

“那我現在就會踏平你們張家。”

冰冷的話語,帶著無儘的森然在此地迴響。

根本冇有任何商量的語氣,葉凡就像直接下命令一般,對張九齡說著。

不服從,那便死!

“放肆!”

“你竟敢威脅我爺爺?”

“威脅我張家?”

“這麼多年,你還是第一個!”

葉凡的語氣,卻是激怒了張子汐。

她柳眉皺著,憤怒的衝著葉凡叫嚷。

可是,張子汐這話剛落,張九齡卻是當即喝道。

“住口,子汐,不得對楚先生無禮!”

訓完自己孫女之後,張九齡當即抱拳道:“楚先生放心。我張九齡便是豁出這條老命,也一定會庇護秋小姐周全。”

“呂家當年愚蠢下流的作為,我張九齡,必然不會再犯。”

“你...”呂子明當時眼角就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心想張九齡這老東西,故意揭他傷疤是吧。

呂子明當然知道張九齡說的是什麼。

當年他兒子呂華受命前往江東庇護葉凡的親友,結果卻是心生歹意。本該是葉凡親人的保護傘,結果卻成了葉凡一家的索命人。

最終激怒了葉凡,讓的整個家族都隨之陪葬。

說真的,當初這事,也確實是他們呂家理虧。

“爺爺,你怎麼...”

本來憤怒滿心的張子汐,看到自己爺爺如此卑微恭敬的樣子,卻是滿心不解。

“爺爺,他對您如此不敬,甚至還拿我們張家性命威脅,你怎麼還...”

“爺爺,我知道您金盆洗手,已經退出武道界,不想再沾染殺戮。”

“可是爺爺,您還有孫女我啊。”

“您不想做的事情,孫女替你做。”

“你不想殺的人,孫女替你殺!”

“像這等不知死活,口出狂言的狂妄小兒,孫女我必須給他教訓!”

張子汐厲聲說著。

話語之中,滿是氣憤與不解。

她想不通,自己爺爺那麼高傲的人,那麼看中臉麵的人,現在,有人夜闖張家,出言不遜,爺爺他不生氣憤怒也就罷了,竟然還對他如此恭敬?

“住口!”

“你個丫頭片子,你懂什麼?”

“還不給我退下!”

“楚先生的威嚴,豈是你能冒犯?”張九齡大驚,連忙嗬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