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紐約城下。

耳畔儘是那山呼海嘯一般的吼聲。

數千之眾齊跪首。

震耳欲聾的聲音,隻若滾滾的洪雷一般,衝擊著整片天地。

看著如此磅礴壯觀的場景,楚門的那幾百人,卻是已經嚇攤了。

一邊惶恐的看著前方,一邊下意識的往後退著。

“大長老,現在怎麼辦?”

“要要跟他們拚嗎?”手下人再度問向唐顯。

往日這些高高在上一向囂張跋扈的楚門強者,還是第一次再麵對另一個勢力的時候,心生恐懼與退卻。

唐顯無疑也沉默了。

雖然,對麵最強的武者,也不過是宗師之境。

他一個封號宗師,單打獨大自然不懼對方任何一個人。

可是,唐顯就是再托大,也斷然不敢以一己之力,對抗對麵上千武者啊。

他可不是葉凡,唐顯自知自己冇這個本事。

更何況,這葉凡雖然重傷在身,功力儘失,但是肉身力量依舊強大的可怕。

若是一會戰鬥之時,這葉凡冷不丁的給他來一拳,到時候他唐顯怕是也會有隕落的可能性。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葉凡的可怕,哪怕是現在,也給唐顯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在權衡利弊之後,唐顯最終還是選擇,走為上策。

此時葉凡勢大,唐顯犯不上在這種情況下冒險。

最明智的舉動,還是返回楚門,稟告老門主楚淵。而後集合優勢力量,將葉凡他們一網打儘。

然而,就在唐顯準備下令戰略撤退的時候。

突然,大地開始顫抖起來。

整個街區,都仿若發生了地震一般,沙石瓦礫起伏,門窗玻璃發出那種刺耳的搖擺聲。

遠方的暗夜深處,更有低沉的洪聲,由遠及近,好像滔滔江河一般,滾滾而來。

“這這”

“這難道,還有嗎?”

在感受到這股無比巨大的動靜之後,唐顯一張老臉,再度一顫,緊接著便沉到了穀底。

其餘的那幾百個楚門強者,更是絕望。

他們覺得,今日,怕是真的要栽在這裡了。

但是,在楚門一眾惶然之時,李二、雷老三等人,無疑同樣的驚疑。

“這怎麼回事?”

“怎麼還有人?”

“難道是楚門的支援到了?”

“可是,不應該這麼快啊!”

這次勤王的隊伍,李二、徐蕾他們基本都接觸過來,差不多就眼前這些人了。

所以,現在有突然出現這麼大的動靜,徐蕾他們心裡,也同樣冇底。

一時間,無論是楚門還是龍神殿,這兩股勢力心底的那根弦,都繃緊了。

在場眾人,紛紛戒備警覺。

就這般,在唐顯以及李二等人凝重的目光中,隻見街區儘頭,一列列荷槍實彈的米國大兵,奔襲而來。

當然,除了這些兵士之外,還有渾身被鋼鐵包裹的裝甲戰車,巨型炮筒緩緩的轉動,巨大的能量隱忍待發。

什麼叫鋼鐵混流?

這纔是鋼鐵洪流!

幾十輛裝甲戰車傾軋地麵,周圍的樓宇都跟著顫抖。

“是是軍隊?”

徐蕾他們,看到這一幕,一雙俏臉隨即就白了。

宗師強者,不懼槍炮。

但是,那也是有一定條件的。

當火力密集到一定程度,當世俗軍隊的武器強大到一定地步,便是封號宗師,無疑也是有機率隕落的。

更何況,現在他們這些來支援葉凡的人,大部分連武道宗師都不是啊。

麵對唐顯,他們還可以靠數量取勝。

但若是對上軍隊的話,他們無疑連最後這點優勢,都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