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夏,楓海。

楚家老宅。

老舊的房門上帶著點點的銅臭。

難得的一個陽光燦爛的上午,老太君邁著蹣跚的腳步,從房間之中緩緩走出。

看到老太太出來,原本趴在的院子裡曬暖的大黑狗隨即搖晃著尾巴圍了上來。

大冷的天裡,這大黑狗卻是伸著舌頭,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老太太見狀,頓時搖頭笑著。

“阿黑,又餓了吧?”

“正好昨晚剛蒸了饅頭,我去給你拿幾個。

老太太摸了一下它的狗頭,隨即又走去廚房,掀開鍋蓋,從裡麵拿了幾個還有些熱乎的饅頭,朝著大黑狗扔了過去。

“汪!”

“汪汪!”

大黑狗頓時欣喜的衝著老太太叫了幾聲,好像是在感謝她似得。

最後,更是走過去舔了舔老太太的手,才返回來啃它的饅頭。

老太君見狀,不禁一聲感慨:“有時候,這人啊,還不如阿黑,知道感恩。

想到這裡,老太君突然抬頭,朝著天邊儘頭看了過去。

“這個時間,那混小子應該逃回炎夏了吧。

“還是太年輕,太沖動了。

“那混小子,也不想想,而今的楚家就是再冇落,那也有著千年底蘊,數世積累。

“你這個小傢夥,不過才韜光養晦多少年,哪裡是你說搬倒就能搬倒的。

“這樣也好。

“太過一帆風順了,並非好事。

“武道一途,講究破後而立。

“這次挫折,就當是給你一個教訓。

“日後,麵對更加強大的敵人與更加棘手的事情之時,也會成熟許多。

老太太雖然深居這老宅之中,但是關於葉凡的很多事情,她依舊還是能感覺到的。

在老太君看來,葉凡最大的危機已經過去。

自己的虛身藉助雲陽古劍顯現而出。

老太君覺得,那楚淵便是對葉凡的殺機再盛,也絕對不敢再造次,公然忤逆自己。

從自己虛影顯現,到現在,已經過去數天時間。

老太君估計,葉凡應該已經逃回炎夏了。

“那混小子,估計也該到我這來了。

老太君自言自語的說著,話語之中,儘是寵溺與慈祥。

楚家後人,遍佈天下。

可是,那麼多的小輩之中,唯一能入老太君眼的,讓老太太歡喜的,其實也就葉凡一人而已。

當然,若是再加上一個的話,那就是唐家的那個小姑娘,唐韻了。

老太君記得葉凡小時候住在楚家老宅,每次被他老爸揍得鼻青臉腫的時候,都會來找她治療。

以至於,到後來,長大了,遇到過不去的坎的時候,葉凡也會過來。

上次葉凡在日國海域,遭遇生死之危。

不正是跑到她這裡,才撿回來一條命嗎?

這次,不出意外的是,那混小子從楚門回來,估計也得找她來救治。

可是,老太君已經等葉凡好幾天了,依舊冇什麼動靜。

“莫非,先回家陪老婆了?”

老太君搖頭笑著。

可是,就在老太太自言自語之時。

突然,她仿若感受到了什麼似得,猛然抬頭,看向炎夏東境之地。

緊接著,老太太內心最深處,一股難掩的悲傷頃刻間席捲而出。

“是孫兒?”

“是我的小凡孫兒?”

“畜生!”

“楚家那群畜生啊”

“他們,怎下得瞭如此狠手?”

老太太渾身顫抖著,一雙老眸通紅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