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已經被這個閨蜜,落得這麼遠了。

“真的,很不甘心呀”

前方,秋沐橙還在跟今日蒞臨的客人寒暄著,而蘇茜卻是躲在後麵安靜看著,精緻的俏臉上,帶著點點的失落。

雖然,她跟秋沐橙關係很要好。

但即便是最好的姐妹,看到自己被對方落了那麼遠,心裡也會難受,也會失落。

更何況,當年的秋沐橙,可是遠遠不如自己的。

當然,蘇茜也知道,自己這好閨蜜之所以能飛上枝頭成了鳳凰,並非是她的能力超過自己,隻是因為,她嫁了個好老公。

“當年,我還勸沐橙離婚,說葉凡會拖累她。

“那時候,所有人都以為沐橙是個不會看人的傻姑娘。

“但現在看來,傻的是自己啊。

“哎”

“隻恨我當年為何就冇有跟沐橙一樣的慧眼呢?”

“不然的話,我非得搶先一步,拿下葉凡。

“那麼此刻,站在這江東之巔跟一眾權貴談笑風生的,估計就是我蘇茜了吧。

蘇茜心情複雜,在那裡胡思亂想著。

時間,繼續流逝。

此時,楚先生將歸雲州的事情,已經傳遍了大街小巷。

對於自己故鄉走出來的這個大人物,雲州的父老鄉親自然倍感榮幸與驕傲。

此時都不約而同的走出家門,走上街道,準備歡迎他們雲州走出的王。

而在滿城市民激動的時候,被扣在路邊的楚文飛,也“激動”的淚流滿麵。

“葉凡?”

“又是葉凡!”

“老天啊,你饒了我吧?”

“我楚文飛招你惹你了?”

“為什麼,你老是跟我過不去了?”

本來還是一臉迷惘的楚文飛,得知今日是葉凡歸鄉的日期。

在聽到葉凡那個名字的時候,楚文飛所有的心氣,無疑都頃刻間散去了。

有些人,終究隻能一生仰望。

“葉凡啊葉凡,你贏了”

楚文飛滿臉淚水,哭成了淚人。

旁邊的大媽大爺看到,連忙遞過去紙巾:“楚先生要來,看這小兄弟激動的,跟看到親爸爸的似得,都哭成啥樣了?”

轟隆隆。

大地開始震動了。

天河儘頭,有人影出現。

大量的市民已經開始歡呼迎接,更有甚者。

直接朝前方跑去。

可是,當人群離近之後,雲州市民當即楞在了原地。

那一雙雙眸眼,瞪得巨大!

“這這”

“這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前方那白茫茫的隊伍,楚文飛腦袋瓜子嗡的一下便懵了,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

————

“來了!”

“已經聽到腳步聲來。

“快,沐橙,咱們一塊下山迎小凡。

雲頂山上,早已等候多時的葉夕眉等人,也聽到了山下的動靜。

一時間,她們再也難忍心中想念與激動,拉著自己兒媳婦便下山去迎。

“哈哈哈”

“老夫人,慢點啊。

王傑希也笑著跟著下去。

隻有賀瀾山、陸天河他們滿心沉重。

很快,秋沐橙以及葉家眾人還有葉凡的親朋好友們,便到了山下。

他們滿眼笑意,他們滿心歡喜。

可是,當他們真正看到那滾滾而來的人群之時,這些人臉上所有的歡喜與笑意,陡然凝滯。

隻見前方,數千之人,儘皆身披縞素喪服。

仿若行走在人世間的白衣幽靈。

最前方,李二、雷老三、陳傲幾人,扛棺而行,終達,雲頂山下。

在看到秋沐橙的時候,李二、陳傲等人再也難忍心中愧疚與悲傷。

滿眼通紅,轟然跪地。

“楚夫人,我們,對不住您。

“終究,冇能護住楚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