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

“他為什麼會這麼強?”

焚天滿心的不甘。

他雙目泛紅,死死的看著那在陣法之下大殺四方的男人。

雙掌緊攥,因為怨恨,指尖更是深深的陷入血肉之中。

焚天雖然成名已久,所經曆的戰鬥也是無數。

但是,跟天榜第一的強者,正麵戰鬥的次數很少。

哪怕當年逼死葉凡的時候,那位天榜第一的強者,也已是窮途末路,並冇有展露出真正的威力。

而今,葉凡全力爆發之下,焚天終於有些慌了。

他已經意識到,這陣法,怕是也很難困住他了。

衝破桎梏,已是早晚的事情。

見大勢已去,焚天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他看了下方的葉凡一眼,惡狠狠道:“楚天凡,你還真是頑強啊!”

“怪不得,你能逼得楚門當年,傾儘宗門之力,全球圍殺於你。”

“今日,我焚天認栽。”

“不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今日,我殺不了你。”

“他日,你我再見,我焚天必手刃你這宵小!”

焚天怨恨之聲,經久迴響。

說完之後,焚天便拖著殘破的身子,跨空逃去。

而這個時候,葉凡身前的那片虛空,赤焰巨指已經凝聚而後。

天河之下,葉凡仰首望天,巨指壓下。

我有一力,可怕萬法!

轟!

赤焰席捲,巨指滔天。

在所有人震驚暴突的目光之中,赤焰巨指帶著毀天滅地般的能量。

先是一指,碾碎了最後那條火龍。

而後,餘勢不減,朝著那覆蓋整個印王島的雷火屠龍陣席捲而去。

刺啦!

仿若沸油消融殘雪。

碰撞之處,當即傳來一陣刺耳的刺啦聲響。

短暫的僵持之後。

焚天那所謂堅不可摧的陣法,在雲道天絕之下,分崩離析。

雷霆之力,頃刻散去。

這方小島,終歸平靜。

印王島上,葉凡虛空傲立。

麵無表情的,看著焚天王遠去的方向。

而此時,島上倖存的那些人,卻是儘皆跪服,齊聲拜謝著葉凡救命之恩。

“感謝前輩,救命之恩。”

“我等無以為報!”

“但請前輩告知名諱。”

“待我等尋到小天師之後,定登門拜謝。”

大戰結束之後,劫後餘生的天師道人,拖著殘破的身軀,拜向葉凡。

葉凡的目光望了過來:“你們是,天師道的弟子?”

那些人點頭。

“那不必言謝。”

“你們的小天師,是我的一位摯友。”

“我此來印國,就是為她而來。”

葉凡緩緩說著。

聽到葉凡這話,天師道人儘皆一驚。

“您..您是小天師的朋友?”

“小天師竟然還有這麼厲害的朋友?”

月瑤的這些師兄們,無疑大喜過望。

之前,他們還覺得是自己走運,正好碰到了這麼一位絕世強者。

但現在看來,並非隻是運氣。

而是他們小天師,請來助拳的朋友。

“哈哈哈..”

“大師兄,怎麼樣,我就說小天師是我們天師道的福星吧。”

“就小天師這人脈,何愁我天師道大仇不能得報?

這些天師道的人頓時高興起來。

而後,齊齊對著葉凡跪拜,請求道:“前輩,既然您是小天師的朋友,那營救小天師的事情,隻能拜托您了?”

“請恕我們無能,現在我們這情況,怕是很難幫上什麼忙了。”

葉凡擺了擺手:“用不到你們。我一人足矣。”

“隻是,你們可知瑤兒的下落?或者說,你麼可知,焚天能逃向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