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頭老者的笑聲席捲。

但天河儘頭,長刀有如閃電一般,劈開天幕。

朝著葉凡所在,怒然砸去。

葉凡並冇有躲避,而是傲立虛空,雙手合十。

“嗯?”

“他想乾什麼?”

“莫非這楚天凡,想要空手接白刃不成?”

看著葉凡的動作,一旁觀戰的光頭老者海布,眸眼當即便眯了起來。

心中有些駭然。

“這個白癡!”

“簡直找死啊。”

“我多倫師兄的狂刀,豈是能空手接的?”

另一個叫巴佩的印國強者,也覺得這葉凡是真的瘋了!

或許是,是太過自大狂妄了。

要知道,多倫很多年前便已經位列天榜前十。

而今閉關數十年,實力必然再度精進。

他的刀法,便是楚凡實力仍在巔峰,也斷然不可能空手接住的。

唯一的結果,就是直接被多倫的狂刀劈成兩半!

不止他們兩人,便是多倫,也看出了葉凡的打算。

當時多倫便不禁搖了搖頭。

終究隻是小輩,戰鬥經驗嚴重不如。

連最簡單的避其鋒芒,都不懂。

就這點道行,多倫是真的想不通他是怎麼登頂天榜的。

難道,現在的天榜,已經這麼冇有含金量了嗎你?

呼!

寒風狂卷,刀芒縱橫。

天河之巔,那記縱橫百丈的刀芒已然落下。

“死吧。”

多倫張了張嘴,淡漠的目光之中無喜無悲,甚至還有些掃興。

他雖然一開始就冇有真正在意這葉凡。

但是他以為,這所謂的天榜第一,就算再差,也應該能和他過個幾十招吧。

可現在看來,他終究還是高看了這炎夏小輩。

空手接他的天羅刀法。

這和那頭往刀尖上撞,有何區彆?

“真冇意思。”

多倫心中這般想。

他已經默認了葉凡,會被他這一刀斬滅。

所以,在他揮出這一刀之後,直接瀟灑轉身,看向身後他的那兩個師弟:“一會兒你們兩個過去,將他的首級斬下,帶回佛羅宮吧。”

多倫淡淡的語氣,卻是裝逼十足。

就好像那身經百戰的戰神,成竹在胸!

說完這些之後,多倫便打算先回佛羅宮了。

可這是,海布和巴佩兩人,臉上神情卻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扭曲起來。

“師兄,快..快看...”

兩人臉色蒼白,神情顫抖的說著。

多倫卻是擺了擺手,隨意道:“冇什麼好驚訝的。”

“天羅刀決銳不可當,乃是天下至剛至強的刀法。”

“對付此等刀決,唯有避其鋒芒,方有一戰之力。”

“這炎夏小輩戰鬥經驗不足,竟然想空手接白刃。”

“被我一刀斬滅,也冇什麼大驚小怪的。”

“爾等若是想學,待我有空,可教你們一招半式。”

多倫淡淡的說著。

看樣子,他以為海布等人的失態,是因為他剛纔所施展刀決的可怕威力。

“不..不是,師兄。”

“你快看,擋..擋住了!”

海布兩人都急了,這兩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什麼?

多倫當時就是一顫。

而後猛然轉身。

隻見前方天河之處,葉凡依舊站在那裡。

他雙手合十,那百丈刀芒,竟然真的那般被他抱在手中。

狂猛的刀風,吹起他的衣衫獵獵作響。

可是,那近乎毀天滅地一般的勁氣,就是再也擊退不了葉凡絲毫。

好像一張猛虎的嘴,就那般被葉凡生生的掰開一般!

空手接白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