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你說的,核彈,或者你其他能威脅到我的手段,且不說你所認為的這些能不能真的威脅到我的性命。”

“便是真的能殺我又怎樣?”

“當你們用整個國家的力量去威脅一個封號強者的時候,那麼就代表,這個國家都站在了這位封號的對立麵!”

“那時候,我將毫無心理負擔的,去屠殺你腳下的子民。”

葉凡麵無表情,森然的話語之中,儘是無儘的殺機,甚至,還帶著一抹瘋狂與暴怒。

“你...你...”

之前還從容淡定一副勝券在握樣子的佛羅王,整個身軀竟然開始顫抖起來,自以為掌控全域性,以及得勝在即的他,老眸之中竟然浮現出了一抹驚恐。

他指著葉凡,憤怒的吼道。

“瘋子!”

“你這個瘋子!”

“你竟敢對平民下手?”

“你就不怕,惹了眾怒,引諸國武道合力圍殺,人人得而誅之嗎?”

“你就不怕毀了你炎夏武道的仁義之名嗎?”

葉凡的這些話,無疑令的佛羅王和海布兩人駭然之至。

要知道,武道界有一個最基本的共識。

那就是,無論是何等程度的戰爭,都不得殃及平民,不得對普通人下手。

尤其是封號宗師級彆的強者,掌握著毀天滅地的能量。

隻要他們願意,他們在一日之內,便可以屠儘一座城。

也正是因為封號強者的可怕實力,國際武者聯盟頒佈公約,無論任何理由,對平民肆意屠殺的行為,都將遭到全球武道的共同製裁。

所有國家的武道強者,都有責任有義務,去製裁以及圍殺這等人。

這是原則,也是底線!

這麼多年來,鮮有人違反。

當然,並不是說冇有過。

當年有一城的城主,霸占了某個人的妻女。

後來此人隱匿數十年。

終於在八十歲那年,入封號境!

為報複那位城主,此人不止滅了他全家,更是屠了他轄下一座城。

五十萬人喪命。

雖然事出有因,甚至還有不少人為其求情。

但是武道聯盟大會上,幾個大國武道領袖,依舊強勢通過了對此人的死刑宣判!

這是封號宗師決不能踐踏的紅線。

逾越紅線的口子,開不得。

但佛羅王卻是萬萬冇有想到,眼前這個炎夏宵小,竟然說出如此大逆不道有違天理的話來。

他想乾什麼?

他想反人類不成?

而且,炎夏人不是一向講究仁厚嗎?

幾千年的禮法教育,讓炎夏的民族性格始終帶著一種寬容仁義的烙印。

踐行,投桃報李的恩義。

也踐行,以德報怨的寬容。

當年二戰,日國對炎夏犯下了滔天罪行,即便如此,炎夏方麵依舊免除了日國的戰爭賠款。

還有,研究過世界航海曆史的人會驚訝發現,西方國家遠洋航行帶去的是戰爭,是掠奪,是殺戮,是殖民,是將彆的地方的財富搬運到自己的國家。

而炎夏最著名的遠洋航行鄭和下西洋,比西方世界還要早,可他們的作為卻截然相反,是去送錢,送絲綢,送陶瓷,是將自己的財富送給相隔萬裡的異國人。

佛家道義之中的感化理論可謂被炎夏發揚廣大。

佛羅王其實最喜歡和這種性格的人或國家打交道。

你對他好一點,他十倍百倍的還你。

你對他不好,他也不會怎麼著你,最多說你幾句,說不定最後還送你點東西修複關係。

這就叫,以德報怨。

可是,眼前這個男人,似乎將他們古老優秀的傳統全都扔了。

說好的仁義之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