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霆之力,實乃天威。”

“硬抗天威,乃是求死之路。”

“所以,若想通過雷霆井,硬闖絕非明智之舉。”

“但是,抗不過,那便加入。”

“我記憶之中,有一套煉體秘術,稱為《雷龍提》。”

“可鍛造身體,能夠吸收雷霆之力。”

“引雷霆之力,為己用!”

“臻至巔峰,可以肉身化雷龍。”

“舉手投足,便有雷霆萬鈞之力。”

“隨手之擊,便有毀天滅地之威。”

“當然,這套煉體之術,除了強大的威力之外,最大的妙用,便是能夠增加與雷霆之力的親和感。”

“屆時,你入雷海,隻如魚兒如水。”

“狂暴的雷霆之力,不再是對你生命的威脅,反而會增幅你的力量,如魚得水。”

端木婉兒一邊說著,一邊將一本書冊交給了葉凡。

赫然是記載《雷龍體》的秘訣。

“不過,《雷龍體》固然強大,可是,修煉門檻,也極為之高。”

“不止需要修煉之人極高的悟性,更對修煉人肉身的強悍有極高的要求。”

“當年我寫下此術,讓龍叔修行。”

“隻可惜,龍叔雖然悟性過人,但肉身平平。”

“《雷龍體》的第一卷,便需要以雷霆淬體。”

“結果,修煉第一卷時,龍叔的身體便難抗雷霆之力,被反噬重傷。”

“所以後來,我想了想,《雷龍體》並不適合人直接修煉。”

“在這之前,修煉之人最好先掌握一個煉體武學,用以強大肉身,為修煉《雷龍體》作鋪墊。”

“可是葉凡,我的傳承記憶當中,煉體之術,隻有這一個而已。”

“葉凡,你真的要修煉這個嗎?”

洞府之中,端木婉兒向葉凡說明著客觀情況。

當年,他們也並非冇有嘗試離開過這裡。

但是,最後失敗了。

並最終導致了那位龍叔的隕落。

所以,這個煉體秘術,修煉是有極大的風險的。

若不是她看葉凡離開心切,端木婉兒本不想告訴葉凡這個方法。

她不想讓葉凡冒險,也不想讓葉凡步入她龍叔的結局。

在端木婉兒滿眼擔憂的時候,旁邊自己玩牌的黃牛也是在說著風涼話:“放棄吧,人類。”

“你是出不去的。”

“這《雷龍體》,就不是人練的秘術。”

“當年大叔那麼厲害,都把自己練死了,現在骨頭還在牆角堆著呢?”

“所以,你還是彆找死了。”

“活著不好嗎?”

“陪我一起玩。”

“等以後趁婉兒不注意,你再把婉兒睡了。”

“然後生七八個小孩。”

“長大了又能陪我玩了。”

“人多了,就會很熱鬨了。”

黃牛在那優哉遊哉的說著。

它自然是不想讓葉凡走的,而且,黃牛也不認為葉凡能走的掉。

那《雷龍體》它知道,固然強大,但卻是個要人命的武學秘術。

**凡胎直接修煉,那是找死。

“嗯?”

“你怎麼不說話?”

“覺得七八個孩子有些少嗎?”

“想多生,也不是不可以。”

“你和婉兒商量商量就是。”

黃牛說了半天,見葉凡冇搭話,便有些疑惑了。

它當即扭過頭,看向葉凡。

可是下一刻,黃牛整頭牛直接就傻了,手中的牌都掉了一地。

隻見前方靈床之上,葉凡不知何時,竟然已經盤膝坐下。

他的身上,金光湧動,肌肉遒勁。

整個人仿若銅澆鐵鑄一般,爆炸般的力量從他身上瘋狂逸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