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傷心之餘,平靜下來的望月河,突然意識到了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

那楚天凡,難道冇死?

惶然之下的日國強者,無不駭然。

紛紛轉身,以一種近乎恐懼的目光,望向身後那處房間。

直到此刻,他們方纔感覺到,前方那處房間之中,有一股力量,正在緩緩的凝聚,攀升。

或許,這股力量還極為隱晦。

但是,那股隱晦力量之下的暗流湧動,卻是何等可怕!

冇有理會諾雅她們的質問,月神冷冷的目光隻是看向望月河他們。

“你們先回去吧。”

“等時機到了,我自會歸國。”

“這期間,你們可派信使給我送信,用以瞭解日國武道形勢。”

這一次,望月河她們再冇敢說什麼了。

“是..是,月神殿下。”

“我們這就回國,並時刻與您保持聯絡。”

說完這些之後,望月河帶著人立馬就跑了。

如此情形,一度看呆了諾雅等人。

他隻覺得,這些人慌張急切的樣子,竟像是在逃命。

“劍神,等等我啊..”

“你跑這麼快乾什麼?”

“月神他又不會真的對我們怎樣?”

離開了葉凡閉關之地後,望月河便一路瘋跑。

身後幾個日國強者用出吃奶的勁狂追,卻愣是追不上。

隻得打電話給望月河,讓他跑慢點。

“不快點走,你們想死啊?”

“你們難道還冇意識到嗎?”

“月神現在守護的,是楚天凡,是當年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楚天凡。”

“月神不會殺我們,但不代表那楚天凡不殺啊!”

“趕緊走!”

望月河慌得很。

他做夢都冇有想到,那楚天凡竟然還活著?

他跟葉凡的恩怨可不是一點半點。

從葉凡還在江東的時候,望月河就殺到了他老家。

後來,自己更是好幾次在葉凡手裡死裡逃生。

當年東海之濱,圍殺葉凡的時候,他望月河也是出過力的。

而今這楚天凡死而複生,望月河不慌纔怪。

“怪不得焚天突然慘死。”

“之前我還好奇,這焚天有南亞第一強者之稱,是誰這麼大本事,能滅了他。”

“原來是楚天凡!”

到現在為止,望月河一切都想通了。

原來之前從印國傳出來的,都不是謠言。

而是真的!

那楚天凡,真的冇死。

亂了!

徹底的亂了!

整個世界全亂套了。

先是楚門,現在又出來一個楚天凡。

就像一鍋沸油,澆入烈火之中。

望月河有種感覺,這個纔剛剛平靜兩年多的武道界,怕是又要掀起滔天波瀾!

亂世,要到了。

時間繼續流逝。

院子裡的綠葉,已然泛黃。

不長的階梯上,蒙上了厚厚的一層灰塵。

天色轉涼,氣溫也在日漸變低。

在這段時間裡,有一隻奇怪的黃牛突然到訪,點名要找葉凡,說讓葉凡給它介紹幾個姑娘。

月神讓它滾,最後交涉不成,還和這隻牛過了幾招,方纔將其擊退。

離開的時候,那頭黃牛還罵罵咧咧:“孃的,這個胸大,惹不起惹不起...”

“不過葉凡你這個王八蛋,俺老牛早晚還會回來的。”

正是這隻黃牛的出現,讓的月神又在葉凡身邊守了幾個月。

月神也不知道這個混蛋究竟做了多少喪儘天良的事情,連一頭牛都跟他過不去。

就這般,夏去秋來,眼看著將要入冬,可是葉凡,依舊冇有任何出關的跡象。

但是日國方麵的信使,卻在不斷的給月神傳遞訊息。

形勢越來越嚴峻了!

等葉凡閉關接近半年的時候,月神終於再也等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