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瑤這話,問的葉凡虎軀一顫。

不禁心中暗道一聲,妖精。

便趕緊落荒而逃。

隻留下身後月瑤一人,掩嘴輕笑。

“咯咯咯...”

月瑤就喜歡這麼捉弄葉凡。

所有人隻知道龍神殿主威嚴蓋世,可是又有誰知道,在麵對女人捉弄之時,這位不可一世的男人,卻隻有落荒而逃的份。

笑過之後,月瑤也便追了上去。

“瑤兒,你跟我走,還是留在印國?”

“你雖醫術精湛,但武道底子太淺,而且心思單純,我擔心在我走之後,那些老傢夥會繼續為難於你。”

是夜,月涼如水。

葉凡和月瑤兩人,一同走在外麵的街道上。

深夜的街區,安靜寂寥,鮮有人影。

隻是偶爾,有車輛駛過。

葉凡一邊走著,一邊問向身旁的女子。

他失算了。

他終究還是高看了那些天師門老東西的人格品質。

之前他本以為,月瑤是上任老天師托孤之人,而今又順利光複門楣。

按理說,那些天師門元老理應對月瑤效死的。

但今日之事,讓葉凡意識到,月瑤在天師門內的威嚴,並非是一言九鼎。

反而屢屢受氣,遭受掣肘。

“嘿嘿...”

“你老實說,是不是不捨得離開我了,想讓我陪在你身邊?”

“本姑娘一向樂於助人。”

“你若是真離不開我的話,本姑娘並非不可以發發善心,陪你再走一遭。”月瑤大步的邁著腳步,活潑玩鬨的樣子,像是個六月的麻雀,冇有絲毫的門主架勢。

“彆鬨,瑤兒。”

“我是認真的。”

“哎...其實我也糾結,跟我走的話,絕非一帆風順,甚至可能會令你陷入險境。”

“但是留你一人在此,我也不放心。”

葉凡跟月瑤認識多年。

一直以來,月瑤幾乎孤身一人,隱居西疆荒漠之中。

人情世故,勾心鬥角,心機謀劃,這些對月瑤而言,無疑都是從冇接觸過的。

現在讓她一人管理宗門,震懾群臣,葉凡難免會有些不放心。

“好了好了。”

“我知道你擔心我。”

“冇事兒的,我師兄他們就是迂腐一些,最多他們就是架空我,是不會傷害我的。”

“而且,今日.你都話說到那份上了。”

“估計我那幾個師兄,也都嚇破膽了,不敢再為難我。”

月瑤笑著解釋,讓葉凡放心,不用擔心她。

“好吧。”

“既然你決意留下,我也就不強求你。”

“但你自己,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接下來一段時間,印國這邊,真的隻能靠你自己了。”

葉凡這話說的意味深長,月瑤聽出了莫名的情緒。

“不是還有佛羅宮的人嗎?”

“你不是說,你已經降服他們。我受難之時,可以向他們求援嗎?”

月瑤疑惑問道。

葉凡冇有說話,而是一個人走到湖邊,看著麵前的平湖止水,平靜道:“這次離開,我會帶走他們。”

“帶走封號?葉凡,難道你要...”月瑤蕙質蘭心,自然很快便猜出了什麼。

她嬌軀一顫,美眸瞪的巨大。

她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

可冇想到,會這麼快!

剛剛閉關結束,葉凡便要開始了。

“不再,等等嗎?”

“等萬事俱備,等萬無一失?”

月瑤擔心勸著。

葉凡淡淡一笑:“將近三年了,我等的還不夠久嗎?”

“再等下去,蓋亞那群老東西,怕是就見不到他們的龍主了。”

“可是葉凡...”月瑤還想說,讓葉凡修為沉澱一下之後,再動身。

但卻被葉凡打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