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深夜,楚天凡於太平洋西海岸登陸米國。

昔日的王者,重新涉足這方天地的時候,卻是無人迎接他的歸來。

入目之處,隻有無垠的荒野,以及凝稠的黑暗。

人生,總歸是孤獨的。

哪怕是曾經的王者歸來,也是如此的寂寥與荒蕪。

曾經一呼百應的龍神殿主,而今,卻是隻剩下了孤家寡人。

以及身後,那三個明顯靠不住的老東西。

葉凡登陸之後,便在這裡停下了。

他駐足良久。

身後的三個老傢夥遠遠看著,卻是分外疑惑。

他們奇怪,葉凡為什麼到了這突然不走了。

莫非,是改變主意了?

知道自己勝算渺茫,所以畏懼不前,準備返回了?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無疑就是太好了。

“走,我們過去,再勸楚先生幾句。”

“說不定楚先生就會直接放棄,然後隨我們返程了。”

海布他們這般想著,準備繼續去打擊葉凡的信心。

可是佛羅王攔住了他們:“彆去打擾他了。”

“怎麼了,師兄?現在是大好機會啊,人在猶豫的時候,是最容易聽取彆人建議的。”海布問道。

佛羅王搖頭:“猶豫?”

“你們真的以為,這位殺人不眨眼的楚魔王,會猶豫嗎?”

“當年他殺宗師,踏楚門,橫掃多國武道,這個男人,何曾猶豫過絲毫?”

“跟他鬥了這麼多年,你們莫非還不明白。”

“這個像鋼鐵般的男人。”

“他認定的人或事,是誰也改變不了的。”

“可他現在....”海布他們看向前方。

那裡,葉凡一個人久久而立,

暗夜下,那瘦削背影,竟是那般孤獨。

形單影隻的樣子,隻讓人覺得甚是寂寥。

“應該,是在思念著什麼吧...”

佛羅王沉默片刻,幽幽的話語,悄然響著。

是的,冇有人能理解葉凡此時的心境。

他看著腳下的這片沙灘。

葉凡不會忘記,這是他曾經來過的地方。

當年他兵敗楚門,帶領龍神殿眾返回炎夏。

就是在這裡,他登上了回國的輪渡。

也是在這裡,那個叫唐韻的女人,放棄所有的權勢與地位,與他回國歸家。

那麼威嚴尊貴的楚門之主,卻在這裡,給了他全部的溫柔。

每個男人的生命之中,都會遇到幾個足以讓他刻骨銘心的女人。

有些,如秋沐橙,是糟糠之妻,不可負。

而有些,如唐韻,是暗夜之中劃過天河的那抹流星。

以無比璀璨的姿態,出現在葉凡的生命之中。

她是那麼的耀眼,可又是那麼的虛幻。

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夢。

“韻兒,快三年了。”

“你還,好嗎?”

葉凡思緒萬千,心思複雜。

他不知道,現在的唐韻,在楚門究竟是何境遇。,

他更不知道,若是再相見,他又該以怎樣的麵目,去麵對她。

宗門利益與個人情感,這一次,唐韻又會如何選擇?

上一次,唐韻最終還是選擇了他。

但葉凡卻是辜負了她,終究是冇能帶她離開。

“韻兒,這一次,若有可能,我楚天凡,絕不會再讓你輸!”

葉凡手掌緊攥,眉眼之中綻放出堅定的光。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楚天凡,本王已等你多時。”

“知你死期將至,特設下酒宴,送你最後一程。”

靜寂長夜,突然有深沉話語響起。

佛羅王等人聞言,當即大驚。

他們滿眼凝重,望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