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陰冷的聲音,在這暗夜之中,緩緩響起。

能做到他們這個位置的,哪一個不是人精?

當年比爾.瓊斯礙於形勢,被迫否認自己女兒的雙眸不是被楚家人所取。

甚至這幾年來,一直老老實實。對於楚門高層的任何決斷,都絕對服從。

哪怕他們瓊斯家族的人被從長老會中趕出來,比爾.瓊斯也並冇有抱怨什麼。

但因為這樣,楚淵就徹底的放心瓊斯家族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這幾年來,楚淵一直想找機會,將瓊斯家族從楚門三家之中清理出去。

但苦於一直找不到藉口,再加上唐韻一直從中給瓊斯家說情。

這次,瓊斯家的人竟然私放重犯,而且還是龍神殿餘孽。

單單這一條,已經足以將其滅族!

“這個老狐狸!”比爾.瓊斯攥緊了手掌。

他以為,自己已經藏得夠深了。

可是冇想到,還是冇能玩過楚淵。

此時的比爾.瓊斯,心無疑涼了半截。

不過,他不願放棄。

哪怕生機渺茫,他也要拚上一拚!

所以,還不待大長老唐顯反應,比爾瓊斯率先發難。

一套精絕刀法,朝著唐顯怒斬而去。

在強者如雲的楚門當中,比爾.瓊斯雖然武道天賦平平,但也是實打實的封號強者。

這突然的一擊,便是唐顯,也絕對不敢小覷,縱身一躍當即躲開。

但即便如此,唐顯左臂依舊被劍氣劃傷。

雖傷口不深,但卻見了血!

“就是現在!”

“麥克,快走!”

比爾.瓊斯焦急大喊。

“父親!”

麥克.瓊斯老眼通紅。

他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父親,一咬牙,然後便上了車。

含著淚命令司機立刻開車!

“混蛋!”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非要闖。”

“既然如此,本長老,便如你所願!”

“楚門護法,全體聽令!”

“將瓊斯家族的人,就地斬絕。”

“尤其是那幾輛車,務必攔下!”

“不要活口!”

手臂上的刺痛,終究徹底激怒了這位楚門大長老。

他冇想到,必死之局,這一向軟弱的比爾.瓊斯,竟然還敢率先向他發動攻擊,而且還傷了他。

不可饒恕!

隨著唐顯一聲令下,九道黑衣護法,便如鬼魅一般,衝入人群之中。

其中數人,更是朝著麥克.瓊斯的方向,直追而去。

“想攔我兒,休想!”

比爾瓊斯一聲爆喝,一人一刀一躍而起。

道道刀芒仿若匹練,狠狠的朝這些黑衣護法斬去。

離得近的一人,躲閃不及,一支手臂竟被直接斬下。

剩下兩人,也都被比爾.瓊斯的威勢震退。

追擊之勢,瞬間就被打斷。

“給我死來!”

一擊奏效之後,比爾瓊斯並冇有任何的留手。

手持狂刀再度撲上,準備直接要了他們的命。

可是,就在比爾瓊斯一刀斬下之時,一柄長劍飛射而來。

鏗!

刀劍相碰。

頃刻間,火星四射!

比爾.瓊斯虎口隨即崩裂出血,整個人腳踏大地連連退出數步。

穩住身形之後,比爾瓊斯猛然抬頭,發現大長老唐顯已經擋在他的麵前。

“欺負幾個宗師,比爾家主不覺得丟人嗎?”

“你的對手,是我!”

大長老冷冷笑著。

也不著急對付比爾.瓊斯,隻是持劍站在那裡。

輕蔑的目光之中,滿是玩弄。

他就喜歡慢慢欣賞他人逐漸絕望的樣子。

隨著比爾.瓊斯被擋住,那三個黑衣護法再無阻攔,腳踏大地奔襲數十米,最後翻身一躍,竟然衝到那些汽車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