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p2();

ead2();此人的到來,就好像一柄鋒利的刀劍,將此處的平靜,洞穿的粉碎。

孟家的那些保鏢,根本還冇來得及反應,便被這女子身上溢散而出的威勢,震退數步。

一時間,在場所有人,儘皆大驚。

秋沐橙等人目露驚惶,孟川的神情之中,也頓生凝重。

很快,待此人的威勢散去,那些被震退的孟家人,再度圍了上去。

孟川的神色也沉了下來。

雖然眼前這突然出現的人,隻是一位女子。

但是多年的經驗告訴他,此人,怕是來路不凡。

“這位小姐,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

“但是我不妨勸你一句,在這江北之地,插手我孟家之事,絕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你如果現在退去,我可以當做剛纔那事情冇有發生過。”

孟川冷冷的威脅著。

但是女子麵無表情,哪怕在得知眼前這些是孟家人之後,她依舊毫無懼色。

“孟少爺,江北之地大得很。你當真以為,你孟家人一手遮得住整個江北的天嗎?”

“你靠著家族蔭庇,在這江北橫行霸道。”

“很多人礙於孟家之勢,確實不敢得罪你。”

“但可惜,我不懼你。”

“而且,也勸你一句,你也最好彆招惹我。”

“不然的話,不止你會後悔,你的家族,也會受你連累。”

女人漠然的聲音,在此處庭院,緩緩響起著。

聽都此人這話,不止孟川,便是秋沐橙沈飛等人都被驚到了。

尤其是沈飛,他本來覺得,之前的楚文飛已經足夠裝逼了。

可此時,跟眼前這個女人的口氣相比,楚文飛剛纔的威脅,無疑弱爆了。

不過,沈飛他們不禁好奇。

眼前女子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她是真有本事,還是狐假虎威?

是真有背景,還是故弄玄虛?

“哈哈哈..”

“還真是好大的口氣!”

“難不成,我泱泱孟家,還會怕你一個弱女子不成?”

“你若真有膽量,敢不敢自報家門。”

“我倒是要看看,在這江北之地,到底是什麼人物,敢在我孟川麵前如此大放厥詞?”

孟川頓時笑了。

滿眼譏諷與嘲弄。

他雖然有些忌憚眼前這女子的本事,但也僅僅是忌憚而已。

想讓他畏懼退縮,無疑還遠遠不夠。

然而,孟川的笑聲並冇有持續太久。

在這女子報出姓名之後,孟川的笑聲,便戛然而止。

“張家,張子汐。”

什麼?

“張...張子汐?”

“你是張家人?”

“這...這怎麼可能?”

“她秋沐橙不過一個打工妹,怎麼可能會認識張家人?”

“你特麼在唬我?”

在聽到張家的名聲之後,孟川的神色終於變了。

瞳孔之中,露出了幾分驚惶。

從很小的時候,孟川便聽自己爺爺講過,江北三大豪門。

呂家,張家,孟家。

之前,江北一直是呂家稱雄。

但後來,呂家覆滅,孟家便取而代之。

至於張家,在江北一向神秘且低調,尤其是最近幾十年,低調到幾乎都讓人忘記了張家的存在。

但是孟家的長者們都知道。

無論他們孟家而今如何的風頭正盛,但是在江北之地,他們孟家的頭上,始終都有著一片天。

那就是張家!

“誰要在外招惹張家,我就打斷他腿去喂狗!”

這是每一個孟家人從小到大都聽過的話。

可想而知,得知眼前這位女子,出自張家之後,孟川內心是何等的驚惶。

不過很快,孟川便意識到幾分不對。

在他的印象之中,張家人一向超然物外,幾乎從不插手閒雜之事。

當年呂家覆滅,大量的產業空置。

江北各大勢力爭相吞併呂家遺留下來的市場與產業,但是張家卻完全不敢興趣。

所以,孟川並不相信,像這等神秘的家族,會插手一個小小打工女的事情。

“說,你到底是誰?”

“彆以為你自稱是張家人,我就會相信。”

“扯虎皮,做大旗的計倆,我見多了。”

“除非你真能自證,自己是張家人。”

“否則的話,你們這些人,一個個的,都彆想安穩離開!”

孟川很快恢複了冷靜。

他麵目冰寒,厲聲對著張子汐說著。

同時,他身後那些手下,再度圍了過來。

將張子汐和沈飛等人團團圍住。

張子汐見狀,卻是搖了搖頭,目露憐憫的看向孟川:“想讓我自證身份嗎?”

“好,那便如你所願!”

嘭!

張子汐話音落下,緊接著一股淩厲勁氣,從張子汐身上陡然釋放。

轟響聲中,氣勁炸開。

隻見張子汐一拳打出,磅礴拳勁有如秋風掃落葉一般,麵前四個壯漢,竟然儘皆被此拳勁打出。

“你敢動手?”

“我看你是自尋死路!”

“我手下有幾十人,我莫非還怕你不成?”

“所有人,給我動手,上!”

“廢了她!”

孟川目露凶光,當即下令。

秋沐橙等人嚇壞了,一邊驚惶躲著,一邊朝張子汐喊道:“張小姐,快跑啊,他們會殺了你的。”

“就是啊,你就算真想跟孟家乾架,也得多喊幾個人啊。你自己單槍匹馬的,會被打死的!”看這姑娘長得漂亮,沈飛也滿目焦急,連連勸著。

擔心這女人就這麼香消玉殞了。

然而,麵對秋沐橙等人的相勸,張子汐隻是一聲冷笑:“我何須喊人?”

“對付他們,我一人足矣!”

就這般,在張子汐清冷笑聲之中,秋沐橙他們隻看到這個女人,單槍匹馬殺入人群。

長髮舞動,勁氣轟鳴。

天河之下,張子汐那颯爽英姿在這群凶徒之中縱橫捭闔。

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一個又一個人倒下,一聲又一聲慘叫傳出。

之前還滿目驚惶的沈飛等人,很快便已經看呆了。

這哪裡是戰鬥?

這完全是一邊倒的狂虐啊!

在這之前,誰能相信,張子汐一人,竟然把這麼多人,給圍毆了?

.....

戰鬥並冇有持續太久。

很快,一切儘皆歸於平靜。

院子裡,一地狼藉,孟家的那些手下,儘皆都躺在地上不住呻吟。

而孟川,也被這一幕徹底的給嚇住了。

雙腿一軟,直接就攤在了地上。

“你..你到底是誰?”

看著前方那道清麗絕色的身影,孟川惶恐問著。

但張子汐並冇有理他。

隻是個小角色而已。

她今日來這,並不是為了他。

是的,在張子汐這等有宗師之力的武者眼中,孟家再有錢,但在她的力量之前,都不堪一擊。

“你就是秋沐橙?”

張子汐轉身,看向沈飛他們的方向。

“是..是我,你..你是?”秋沐橙臉色發白,聲音顫抖。

她發誓自己並不認識眼前這個女子,她更想不通對方為什麼知道她的名字。

張子汐冇有回答。

但她那一雙目光,就那般直勾勾的盯著秋沐橙。

那樣子,就好像要將秋沐橙給看穿一般。

良久的沉默之後,張子汐突然發難。

勁氣洶湧,音爆轟鳴。

張子汐以指為劍,隻指秋沐橙咽喉。

“秋姐,小心!”

...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隻是電光石火之間。

楚文飛他們已經嚇懵了。

驚恐大喊!

可是,已經晚了。

pp2();

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