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

葉凡一聲迴應。

低緩的聲音,在此一刻卻是有如雷霆炸開。

刷刷刷...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凱恩姐弟,當場更是嚇得魂飛魄散。

“瘋子!”

“這是個瘋子!”

“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聽到葉凡的話語之後,溫妮整個人都已經傻了。

她滿目的惶恐,麵目崢嶸。

衝著葉凡的方向憤怒的大罵。

她現在萬分後悔。

冇想到,這個炎夏男人,竟然是如此冇腦子不知死活的愣頭青。

早知道,她當時就是打死,也不帶這個蠢貨這個進來啊。

“你們兩個蠢貨!”

“家族要被你們給害死了!”

旁邊,凱恩和溫妮兩人的叔叔也是嚇得老臉蒼白,冷汗直冒。

簡直是無妄之災啊!

本來他們今天過來,除了給印天王慶祝婚禮之外,剩下的是來談合作的。

他們家族想要拓展印國的市場,必須得找一個靠山。

隻要將焚天拿下,那他們家族在印國的商業帝國無疑將輕易平地而起。

可現在,全都完了。

就因為他的這兩個侄子和侄女,領進來一個不知死活的混賬。

現在的他,恨不得踹死這姐弟兩人的心都有了。

家族大計毀於一旦不說,一旦查出葉凡是他們領進來的,估計連他自己都活著離不開這印王島。

連他們都是如此,跟葉凡關係最為密切的凱恩,更是早已經懵了。

整個人嚇得眼淚鼻涕都流了一地。

他到現在都冇有想明白,自己這個葉凡兄弟是怎麼想的。

你說你一個無名小人物,你趟這渾水乾什麼?

你這不是以卵擊石,自尋死路嗎?

估計人家焚天,伸出個手指就能碾碎你。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葉凡身上。

有的震驚於葉凡的狂妄膽大。

有的嘲笑葉凡的不自量力。

而更多的,卻是憐憫與可憐。

隻覺得,今日這婚禮,怕是又要多一個亡魂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眼前這個炎夏人不自量力的找死之時。

前方高台之處,身穿嶄新西裝,一副新郎打扮的焚天,臉色卻是已經開始變了。

尤其,是在看到那個男人站起的時候,看到眼前這個身材瘦削的男人越加臨近的時候。

焚天的神情,也有最初的威嚴霸氣,緩緩的變成了駭然與驚恐。

到最後,焚天一雙眼珠子更是近乎瞪爛了,瞳孔驟然緊縮。

像看鬼一般看著麵前這張曾讓他無比恐懼的麵孔。

“你...你...”

“你...你....”

印天王是已經懵了。

他顫抖的身軀,指著葉凡的方向,口中發出幾乎公雞叫一般的嗚咽。

他大張著嘴,喊了半天,卻愣是講不出一句話來。

而且,他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眼睛。

覺得是自己看錯了,是出現了幻覺。

可是,他揉了無數遍眼睛。

可,依舊是那張麵孔,依舊是那張人。

熟悉的,就好像,這個人從未在這個世界上離開過一般。

就像那浩瀚無際的汪洋大海。

一千年,一萬年。

任狂風暴雨,任滄海桑田。

他依舊在這,也永遠在這。

終於,葉凡已經到了焚天麵前。

他站在那裡,淡然的雙眸,就這般看著麵前的焚天。

那是怎樣的目光。

就像九天真神俯視螻蟻。

又似,萬仞山嶽俯臨蟲草。

那種藐視與不屑,根本無需刻意,就那般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

在焚天跟他對視的那一刻,其實他就已經輸了。

“怎麼,焚天。”

“這次短短兩年而已,莫非就已經不記得我了?”

“老友相聚,怎麼也得給杯喜酒吧。”

葉凡淡淡的笑聲,響徹在整個廳堂。

一時間,全場之人了,為之一寂。

原本驚恐怒罵的溫妮等人,更是直接楞在那裡。

“老..老友?”

“難道,這..這鄉下小子,認...認識焚天大人?

溫妮瞪大了眼睛,覺得事情已經超乎她的想象了。

這個狂妄的炎夏男人,似乎並不是像他們想象的那般不堪與卑微。

“你..你是楚...楚天凡?”

震顫良久之後,楚天凡三個字,方纔從焚天口中,吐了出來。

葉凡並冇有隱瞞,坦誠的點頭:“看來,焚天老兄,還是記得我這個老朋友的。”

葉凡淡淡的笑著,可是那笑容,落在焚天眼中,卻是比看到惡鬼還要恐怖。

他猛然往後跳了數十米遠,後麵的牆都讓他給撞爛了,想耗子看見貓一般,迅速的跟葉凡拉開距離。

同時,他死瞪著雙眼,瘋狂的搖頭:

“不可能!”

“這不可能!”

“這絕不可能!”

“你已經死了。”

“兩年前你就已經死了。”

“全世界都見證了你的隕落。”

“你怎麼可能還活?”

“這絕不可能!”

“這是障眼法。”

“這一定是天師道的那群老狗們的障眼法。”

“看本王這就把你打得粉碎,讓你原形畢露!”

焚天驚恐的吼著。

看到焚天如此失態的樣子,全場的賓客當時就傻了眼。

能讓印國第一強者如此恐懼與失態。

眾人已經不敢想象,眼前這個麵容清秀的男人,究竟是什麼人?

“溫妮,你...你這朋友,到...到底是誰?”

“他...他真是鄉下人?”

溫妮的叔叔一改之前對葉凡厭惡臭罵的態度,轉而變成了畏懼。

此時更是顫抖著話語,問向溫妮。

溫妮俏臉也煞白,茫然的搖了搖頭:“我...我也不知道啊..”

他們跟葉凡,也不過萍水相逢。

甚至,溫妮總共就冇有和葉凡說過幾句話,而且還一直不待見葉凡。

葉凡的真實身份,溫妮自然不會知道。

同樣一頭霧水的,還有那些天師道人。

本以為必死之局,但現在,似乎有了些許的轉機。

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人,好像並不像他的年紀一般,看起來那般簡單。

刺啦!

這個時候,焚天已經徹底的爆發。

他張嘴引雷,大喊一聲雷來。

百米雷霆便如雷龍一般貫穿天地,朝著葉凡的方向怒批而下。

“我不管是人是鬼,都給本王死來!”

“本王天雷之下,一切魑魅魍魎,皆成飛灰!”焚天怒然吼著。

震耳欲聾的吼聲,生生掀飛了整個大殿的房頂。

內心的恐懼,在此刻卻是轉化成了無儘的殺意。

無論整個葉凡是真的還是假的,他都必須死。

那種被葉凡支配的恐懼,焚天不想再經曆了。

“朋友,危險!”

“小心!”

看到天師雷法在焚天手下施展,竟然出現了百米雷霆。

這些天師道人無疑震顫之至。

他們驚恐的衝葉凡大喊,讓他立刻躲避。

可是,葉凡置若罔聞。

安然站著。

好像湍急河流中的一顆頑石。

任河水嘩嘩而過,他自嵬然不動!

直到,他瘦削身軀,被雷霆狠狠劈中。

“完蛋了!”天師道人頓時絕望。

溫妮等人更是惶恐大驚。

凱恩嚇得捂住了雙眼。

不敢看昔日的好友,而今被雷霆劈成千萬快的樣子。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以為葉凡必死無疑之時。

突然一聲龍吟聲響徹雲霄。

陰陽龍體當即爆開。

金光縈繞,巨龍昇天。

龍神殿主楚天凡,硬抗天雷,不退絲毫!

“什...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