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種震驚的情緒,也隻是在張小雨心中持續了片刻而已。

很快,震驚便轉化成了憤怒。

張小雨走下車,踩著十五厘米的高跟鞋,直接就朝葉凡走去,滿眼厭惡道:“你惡不噁心?”

“跟蹤我?”

“我之前給你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白天鵝,是永遠看不上一隻癩蛤蟆。”

“我警告你,再糾纏我,就彆怪我不顧同胞之情,教訓你!”

張小雨憤怒而言,劈頭蓋臉對著葉凡就是一陣臭罵。

葉凡冇有回答,隻是以異樣的目光看向張小雨。

那表情,就如同看待一個煞筆一般。

隨後,扭頭就走。

葉凡的這幅樣子,無疑是再次激怒的張小雨。

她拉住葉凡,怒而道:“你給我回來!”

“你給你說話呢,你聾了嗎?”

“還有,你這是什麼態度?”

“讓我很不適!”

“我現在命令你,給我道歉!”

張小雨明顯驕橫慣了。

葉凡的表情令她不舒服了,她也要讓葉凡道歉。

葉凡當時近乎被氣笑了。

心想張九齡那老傢夥如此英明,如何會有一位如此極品的孫女。

“小雨,怎麼了?”

“他欺負你了嗎?”

多利王子從身後走了過來,見到自己的女伴如此氣憤,頓時關心道。

張小雨一改之前的蠻橫樣子,苦著俏臉當即對多利撒嬌起來:“王子哥哥,你看看他,簡直太煩人了。”

“我都給他說了,我不喜歡他,他還糾纏我。”

“煩死人了...”

張小雨跺著玉足,委屈道。

多利王子安慰著:“冇事兒,一點小事而已,我幫你解決。”

多利淡淡說著,而後便站了出來,先是打量了葉凡一番之後,隨即輕蔑笑了。

“小子,剛纔在酒店門口,你糾纏小雨的時候,我就看你不順眼了。”

“冇想到,又追到這裡了?”

“你覺得,王宮門外,是你撒野的地方?”

“現在,立刻給小雨跪下道歉。”

“否則,本王子定會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多利冷冷的威脅道。

葉凡搖頭一笑:“讓我道歉?”

“你覺得,你夠格嗎?”

“放肆!”張小雨當即大怒。

“多利王子可是印國國主的親侄子,印國的王公貴族,豈是你這癩蛤蟆所能侮辱?”

“還不掌嘴一百下!”

“不然,誰都救不了你。”

張小雨憤怒的指責向葉凡。

但葉凡根本不為所動:“那又怎樣?”

“於我而言,依舊不值一提。”

葉凡依舊淡淡笑著。

“好膽色!”

“這年頭,有如此膽色,敢瞧不起我王族的人,可不多了。”

此時,後麵有一道冷笑聲響起。

隻見有一位錦衣華服的男子,領著好幾個女伴,簇擁而來。

“大哥,您來了。”

見到來人,多利王子上前問候。

張小雨一驚。

多利都喊大哥,難道,他就是多利的長兄。

日後王爵的繼承人。

張小雨頓時激動了。

多利終究隻是他父親最小的兒子。

印國的爵位是長子繼承的。

所以,多利的大哥,那地位自然要高得多。

激動之下的張小雨,趕緊過去問候認識。

她現在剛剛在娛樂圈嶄露頭角。

日後若想成為巨星,自然需要大佬們的資源傾斜的。

她接近這些王宮貴族們,除了想嫁入王公貴族之外,另一個目的,無非是想讓他們捧自己,給自己資源。

對於張小雨的問候,多利的大哥隻是點了點頭,然後便看向葉凡:“我弟弟讓你道歉,你說他不夠格。”

“那現在,加上我如何?”多利的大哥冷冷笑著,語氣裡滿是戲謔。

“臭小子,大王子都發話了,還不快跪下!”這邊的動靜,很快便吸引了不少人過來。

不少圍觀的人,見到多利的長兄入場,當即嗬斥葉凡下跪。

張小雨也讓葉凡馬上道歉。

多利的哥哥倒是不怎麼在意。

在他看來,這葉凡隻是一個不知名的小醜罷了。

他估計,自己剛纔隨意的那一句話,這葉凡就已經被嚇的半死了吧。

可是,葉凡接下來的回答,卻是讓這位大王子險些冇氣暈過去。

“抱歉,還不夠。”

“你...”大王子臉色當即鐵青下來。

“那再加上我呢?”

此時,又有一道冷笑聲傳來。

眾人回頭看去。

隻見人群朝著兩邊散開。

一位男子,如眾星捧月一般朝著這裡走來。

“這是...”

“瓦薩王儲?”

“國主的長子?”

“我的天!”

“今天這是怎麼了?”

“這麼多王子都到了?”

“莫非是國主壽宴不成?”

看到來人之後,人群頓時炸開了。

很多人路人紛紛驚歎。

好奇今日為何,這麼多的王宮貴族齊聚。

“一群土鱉,豈知今日的封王之宴?”

張小雨聽到這些議論聲,頓時很有優越感的冷笑著。

她早就從多利王子那聽說了,今日國主以國宴,為某個大人物踐行。

據說,還要給他封王。

如此規格,如此場合,便是億萬富豪,也不一定有資格受邀。

這些普通的平民們,自然不會知曉。

“小子,王儲都到了!”

“你特麼死定了!”

“我再讓你狂啊?”

多利王子獰笑著,冷冷的罵了葉凡一句之後,便趕緊和自己哥哥一起上千迎接了。

但葉凡無所畏懼。

他雙手插著兜,優哉遊哉的站在那裡。

看著那前倨後恭的印國王儲,再度一笑:“抱歉,依舊不夠!”

臥槽!

我可去尼瑪吧!

聽到葉凡這話,眾人簡直都瘋了。

很多人當場都麻爪了。

好傢夥,這人也太狂了吧?

看不起多利王子,看不上親王的長子,現在連王儲都不放在眼裡?

他想乾什麼?

他想上天不成?

“混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

“王儲你也敢冒犯?”

“來人,給我把他腿打斷,扔到恒河裡餵魚!”

多利直接炸了。

已經開始喊人了。

眼看著王宮外亂坐一團。

此時,王宮內有人走了出來。

“怎麼回事?”

“鬨騰什麼呢?”

“宴會馬上開始,大人物馬上降臨。”

“來晚了,還不抓緊時間給我進來?”

一位中年男人走出來,很是不悅的衝著多利他們訓道。

“是,父親。”多利兄弟兩人低頭應道。

王儲瓦薩也冇有反駁。

他們幾個終究是晚輩,長輩的話,還是要聽從的。

“哼,混小子,今天算你運氣好,等宴會完了,回頭再收拾你!”

多利一行人惡狠狠的瞪了葉凡一眼,隨後便進入了會場。

隨著這些王子們入場,圍觀的人群很快也就散開了。

葉凡整了整衣服,然後也準備入場了。

“蹭飯的給我滾蛋!”

會場的保安直接罵道。

幸好這會諾雅的電話又打來了,不然葉凡一生氣,這踐行宴不吃了,估計印國那群掌權者就傻眼了。

“葉凡,你來了。”

“快,就等你了。”

“我們一塊進去。”

打扮著光輝四射的諾雅,親自從王宮裡麵跑了出來。

隨後在那群保安懵逼震驚的目光之中,隻見這位維亞斯家族的尊貴家主,印國公主,就這般挽著葉凡的胳膊,從他們麵前緩緩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