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宮內。

各路王宮大臣早已入座列席。

萬事已然具備,隻等正主現身。

大殿一隅,多利王子這些小輩安靜的坐在此處。

這是這幾位王子,此時臉色皆不怎麼好看。

“太狂妄了!”

“多利,那小子究竟是什麼來路?”

“竟如此大的狗膽!”

“冒犯你我兄弟二人也就罷了,瓦薩哥乃是我印國王儲,那混小子竟也敢不放在眼裡?”

多利的大哥越想越氣,手掌攥的劈啪作響。

“大哥,稍安勿躁。”

“等筵席結束,我們讓人宰了他便好。”

“我問過小雨了,這豎子並無啥來曆。”

“想必就是個愣頭青而已。”

多利王子安撫道。

“光教訓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查一下他的來曆以及背景家人。”

“養出了這麼一個混賬之人,他的家人,也當受些懲罰。”

王儲瓦薩陰沉著臉,冷冷的聲音帶著莫名你的寒意。

多利他們當然知道瓦薩這話的意思。

“小雨,這人你不是認識嗎?”

“你可知他的父母親人在哪?”

“瓦薩哥想要知道他的一切訊息。”多利看向張小雨。

張小雨自然不知道這些。

“不過,我爺爺應該知道,我幫幾位王子詢問一下。”

張小雨很積極。

畢竟,能幫到這幾位王子,對她而言,是種榮幸。

把這幾個王子伺候高興了,人家心情一號,指甲縫裡露一些,便足以讓張小雨在娛樂圈發跡了。

所以,張小雨立刻把電話給自己爺爺打了過去。

“是小雨啊。”

“我正要問你呢?”

“那封信,你可收到了?”

“楚先生見到了冇?”

“現在你們進展如何了?”

“有冇有,碰出點火花,結出愛情的結晶?”

電話裡,傳來張九齡激動期盼的話語。

張小雨卻是一臉懵。

“爺爺,你在胡說什麼呢?”

“什麼楚先生,什麼愛情結晶?”

“我還冇說您呢,爺爺您那封信是啥意思?”

“您彆隨便什麼阿貓阿狗就介紹給我好不好?”

“有你這麼當爺爺的嗎?”

“我知道,你喜歡我姐姐,從小就不喜歡我,但您也不能把您孫女往火坑裡推啊。”

“您介紹的那是什麼玩意啊,連自己的事業都冇有。”

“還是個愣頭青,得罪了大人物。”

“現在已經釀成大禍,大人物們要報複他呢。”

“爺爺,你若真想讓孫女好,就趕緊把那人的所有資訊都告訴我,他家是哪裡的,父母何在,還有他親友的所有資訊。”

對爺爺張九齡,張小雨的態度並不好。

當年他離開江北,孤身一人遠赴印國,其中一大原因就是老爺子偏心她姐姐。

自知待在家族,難以受到重視,便跑出去闖蕩了。

所以,對自己爺爺,張小雨並冇有太多的親情與感激。

然而電話那頭的張九齡,聽到這些,整個人瞬間就激動了。

“你說什麼?”

“你說印國有人要對付楚先生?”

“好事啊,小雨!”

“這是你的大機緣。”

“隻要把握住,爺爺保你餘生,青雲直上!”

“聽我的,無論是誰對楚先生下手,你都要堅定不移的站在楚先生那一邊,十二分堅定的維護楚先生。”

“楚先生一向恩怨分明,這次你隻要戰對了隊,你起碼少奮鬥五十年!”

張九齡興奮的勸著。

可是張小雨聞言,卻是極為困惑。

“爺爺,我發現你真是糊塗了。”

“那混小子得罪的是印國的王室,你讓我跟他站在一起,對抗印國王室?”

“您對您孫女可真好啊?”

“你如果不想告訴孫女,那混小子的家庭資訊,直說就好。”

“冇必要這麼糊弄我!”

“你...”張小雨這話,氣得張九齡雙眼都瞪直了。

“小雨,你休要任性!”

“我現在命令你,照我的意思行事。”

“莫說楚先生得罪的是王子,就是楚先生殺了印國國主,你也得給我站在楚先生那邊。”

“你若不聽的話,從今以後,你休想再從家族得到一分錢?”電話裡,張老爺子也是怒了。

當初他們張家險些糊塗,惹到了葉凡。

現在他自然擔心,自己這孫女也一時糊塗,站錯了隊,做了傻事。

“哈哈哈..”張小雨頓時笑了,“爺爺,你在威脅我嗎?”

“我可以告訴您,我現在不怕了。”

“印國的多利王子,已經明確表示要追求我。”

“今晚過後,我便是王子的女人。”

“你覺得,成為王後的我,還會稀罕你的那點錢嗎?”

張小雨冷笑著,隨後嘭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小雨,小雨?”

江北之地的張九齡,對著電話大聲呼喊。

可無人再迴應。

最後的張九齡,卻是長聲一歎。

“小雨啊小雨,你隻知印國王子稱雄印國,身份尊貴。”

“可是,你何曾知道,楚先生的威嚴,卻是冠絕天下,稱雄全球啊...”

“你會後悔的...”

對於自己爺爺的這些話,張小雨自然聽不到。

當然,就算聽到了,張小雨也不會信。

她跟張九齡關係本來就不好。

除了需要錢的時候,跟家族聯絡。

平時,張小雨是基本不跟張家的人有牽扯的。

掛掉電話之後,張小雨便回來告訴多利王子他們。

說葉凡的家人在炎夏,距離太遠,怕是不好對付。

“那就等宴會結束,先對付這混小子一人吧。”

多利王子的目光陰寒起來。

這時候,會場突然喧嘩起來。

前方大殿之上,幾個老者開始陸續入場。

“是大伯!”

“大伯出場了。”

多利王子口中的大伯,自然便是印國國主了。

然而,走在國主前麵的,竟然還有三人。

“那是...”

“佛羅宮三大宮主?”

“印國的定海神針!”

“我的天,他們怎麼來了?”

佛羅王那三人,旁人不知道,但是多利王子他們無疑是知道的。

尤其是瓦薩王儲,曾不止一次的聽他父親說過,佛羅宮的這三人,於印國的地位,就相當於核武器。

是印國最高的戰略力量!

真正的國之重器!

每年新王登基,第一件事情,就是去佛羅宮,拜會這三位宮主。

這三人的地位,從一定程度上,是要在國王之上的。

“瓦薩哥,今天宴請的,究竟是個什麼人物啊?”

“連佛羅宮三大宮主,都親自來踐行?”

這幾位王子,也不由得暗暗心驚。

......

“諸位,讓大家久等了。”

“現在,有請楚先生,登堂赴宴!”

前方,印國國王麵向眾人,宣佈正主的降臨。

嘭!

也是在這個時候,身後的大門,轟然洞開。

外麵明媚的陽光,有如洪水一般,傾瀉而入。

而在那光明加身之下,一道瘦削身影,踏步而入!

直到,葉凡那張清秀的麵孔,出現在所有人的麵目之中。

“這是...”

“是他...”

轟!

隻若晴天霹靂。

在看到此人的瞬間,三位王子,以及張九齡的孫女張小雨,瞬間石化,有如雷擊。

一雙雙眼睛,幾乎同時瞪的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