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能!”

“絕不可能!”

“他一個炎夏人,一無背景,二無資曆,他何有資格,讓印國國主以國宴待之?”

“這絕不可能!”

張小雨手掌緊攥,發出不甘的低吼。

到現在了,她依舊在留有最後一絲的幻想。

希望是葉凡搞錯了。

希望這隻是葉凡的突然闖入。

不止張小雨一人,那三位王子,雙眸之中同樣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搞錯了!”

“一定是弄錯了。”

“這混小子不過如此年輕,不過一個黃口小兒。”

“他怎可能會是今天的主角?”

多利王子三人雙眼近乎瞪出血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徹底摧毀了他們所有的幻想。

隻見葉凡進場之後,高坐之上的佛羅王以及印國國主等人,紛紛起身相迎,抱拳敬道:?“楚先生,請上座!”

....

“請楚先生,上座!”

.....

佛羅王等人齊齊而拜。

哪怕一國國主,在葉凡麵前,竟也是畢恭畢敬。

看到這一幕的瞬間,多利王子三人以及張小雨,儘皆駭然。

他們雙眼死瞪,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老天,他們剛纔,究竟惹到了什麼?

多利王子已經嚇傻了,雙腿一軟直接攤在地上。

他的大哥呆若木雞,久久說不出話來。

隻有薩瓦王儲手掌攥出血來,赤紅的雙眸看著葉凡,仿若火焰在燒!

憑什麼?

憑什麼是他?

同樣是三十歲左右的年紀。

為什麼他就能登堂入室,讓群王敬拜!

而自己,卻隻能坐在角落裡仰望。

這葉凡,何德何能?

張小雨卻是俏臉更是蒼白。

她呆呆的看著前方,看著那像是君王一般登臨天下的瘦削背影。

癡癡的樣子,就好像丟了魂一般。

隻覺得心裡突然有個地方裂開了,流出了酸楚的水。

直到現在,張小雨方纔意識到,她的爺爺,冇有騙她。

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眼前這個男人,真的足以讓她少奮鬥五十年。

對於張小雨他們的反應,葉凡自然冇有注意。

終究隻是一些小人物而已。

對於深處葉凡這個高度的人,很多人,很多事,其實都已經看不到了。

就像大象,不會在乎螻蟻的叫囂。

諾大的會場,此時唯一讓葉凡在乎的,也就諾雅一人罷了。

麵對印國國王等人的恭敬禮遇,諾雅自知身份不夠,因此很是自覺的從葉凡身旁走開。

乖乖的站在一邊,像其他賓客一樣,默默的仰望著,這個光芒萬丈的男人。

“嗯?”

“諾雅,怎麼,帶我來了,就不管我了?”

葉凡注意到了即將離開的諾雅,卻是轉身一笑,衝著諾雅開玩笑的道。

諾雅微微驚惶。

要知道,這個時候,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可都在葉凡身上呢?

葉凡這突然的話,無疑也將諾雅,推到了封口浪尖,拉到了眾人的視覺中心。

“葉凡,你自己上去吧?”

“那邊都是真正的大人物,冇有我的位置。”

“我一個小輩,在下麵坐著就好。”

諾雅小聲的對葉凡說著。

她現在雖然也算是豪門家主,在印國絕對算是地位尊崇的那批人。

但是,諾雅的地位,跟印國國王、以及佛羅宮諸位宮主相比,無疑是差一大截的。

而今,這些大人物請葉凡上座。

諾雅自然知道冇這個資格。

所以,也就冇有再陪葉凡去最高處入座了。

“我下去了哦。”

“我會在下麵繼續看著你的。”

諾雅衝葉凡笑著。

然後轉身便退入了人群。

可是,令諾雅意想不到的是。

她剛剛纔轉過身,雪白皓腕上便隻覺得一個手掌伸了過來,用力的抓住了她。

在諾雅驚惶的目光之中,隻覺巨力傳來,她如玉的嬌軀,便再度被拉到了葉凡身邊。

葉凡低頭看著她,深邃的眸眼裡,彷彿倒映著萬千星光。

“諾雅,何必妄自菲薄?”

“以後記住,隻要我楚天凡在的地方,都會有你的位置。”

當著無數賓客的麵,葉凡淡淡的笑聲,響著。

說完後,也不等諾雅回答。

他拉著諾雅的手,迎著無數尊崇的目光,與諾雅一道,登天而上!

一舉,站到了印國之巔。

.......

“楚先生威嚴蓋世,實力天下無雙,可謂當世天字第一號第一英雄!”

“我印國武道,自古便尊崇強者,敬仰英雄。”

“楚先生入境我印國,在我國境之內橫行多日,令我輩國人,深感蓬蓽生輝。”

“今日,我印國國主厚著臉皮,代表印國,送楚先生一個王爵之位。”

“還請楚先生切勿推脫,休要嫌棄。”

“不知楚先生,意下如何?”

印國國主滿臉討好之笑,對著葉凡很是禮貌的說著。

下麵那些賓客看著聽著,可謂目瞪口呆。

他們有種感覺,就好像,他們國主,是在求著葉凡,接受這個爵位似得。

馬德!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古今中外,多少人馬革裹屍,戰死沙場,隻為求一個侯爵爵位。

可現在,國主舔著臉主動送,還得問人家願意不願意。

這人間之事,就是如此諷刺。

有些東西,缺的人得不到。不缺的人,反而搶著送。

麵對印國國主之問,葉凡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可!”

印國國主當即大喜。

隨即讓人送上王爵金印與冠服。

同時當衆宣佈!

封楚天凡,為難陀王。封地萬頃,食邑百萬,世襲罔替!

眾人聽後,無不驚懼。

難陀王?

封地萬頃?

食邑百萬?

如此待遇,可謂是,國中之國了!

這待遇,高的太離譜了吧?

要知道,近代以來,所謂爵位,更多隻是一種榮譽稱號,一種虛名,並無實際利益。

可這次,竟然給了葉凡土地,人口。

這是真正的讓葉凡在封地稱王了。

很多人,隻覺得葉凡占了大便宜。

可是,印國國主他們並不這麼認為。

像佛羅王他們,反而還覺得自己國家沾了大光。

在給印國國主建議的時候,佛羅王曾如是說。

楚天凡乃當世大才!

一人,可滅諸國!

我印國若能得如此大才,可保國家武道,五百年無憂。

炎夏武神殿不懂這個,方纔導致而今麵臨覆滅之危。

前車之鑒在前,我印國一定要吸取教訓。

將葉凡,拉攏到我印國之列!

就算當不了朋友,也決不能做敵人!

......

“得知楚先生不日即將遠行。”

“我特此設下國宴,為楚先生踐行!”

“來!”

“諸位與我一同舉杯,祝楚先生,楚夫人,,一路順風!”

酒宴已近尾聲。

印國國主攜帶一種王宮貴族,給葉凡舉杯敬酒。

那幾句話,翻譯一下的話,就是讓葉凡吃完飯趕緊滾。

雖然葉凡很牛逼。

戰爭時期,葉凡可以穩定局勢,是定海神針。

但現在印國是和平時期,那葉凡的存在,就是最大的不穩定因素了。

這種時候,佛羅王他們自然希望葉凡趕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