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黃牛離開的時候,李二還是囑咐了一句:“能救則救,不能救也不必強求,人還是要知天命的。”

“總之,牛先生速戰速決,儘快返回江東。”

李二讓黃牛去救劍聖他們,也不過是出於國家大義,能救自然是最好,便是救不了,那也隻能說,武神殿氣數已儘。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雲頂山這邊。

這裡彙集的,都是江東與江北兩地的豪傑精英,更有楚先生親友兒子。

所以,李二自然囑咐黃牛一定要儘快回來。

“恩恩,放心好了。”

“你們這邊有陣法庇護。”

“這陣法玄妙的很。”

“便是俺老牛硬闖的話,怕是一時半會也破不開。”

“你們有著陣法庇護,就是楚門大軍真的來了,也能擋他們不少時間。”

黃牛拍了拍李二的肩膀,讓他不必害怕。

“好了,俺老牛走矣!”

黃牛大喊一聲,隨後叼著兩個豬蹄,踏空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儘頭。

“二...二爺,這..這到底是個什麼生物?”

雲頂山巔,眾人看著離去的黃牛,卻是驚愕的無以複加。

隻感覺,就像是在看電影似得。

李二搖頭:“我也不知。不過,這黃牛應該對我們冇有惡意。”

“我從它的隻言片語之中,感覺它跟楚先生關係不淺。”

“想必,應該是楚先生生前留給咱們江東,又一個防護吧。”

“楚先生對我們江東,也算仁至義儘了。”

“先構建防護大陣,罩住我江東父老。”

“而今,又有神牛降世,護我等平安。”

“我們江東能出一個楚先生,實乃我江東之幸啊!”

李二心中敬佩不已。

身旁雷老三等人也是倍感感動。

————

————

燕山,武神殿下。

已是滿目瘡痍。

入眼之處,溝壑叢生。

殷紅的鮮血,沿著燕山那嶙峋的山石,仿若鮮血般潺潺流下。

劍聖、拳皇他們所組建的諸省武道聯軍,終究還是冇能抵抗的過楚門的大軍壓境。

在鏖戰數日之後,便被徹底擊潰。

最後,轉變成了一邊倒的屠殺!

江南省、西疆省、東三省等各省武者,儘皆倒在楚門強者的屠刀之下。

昊天宗師唐浩,不忍看炎夏武者慘遭屠戮。

拚著重傷之身,衝入了戰局,與那些楚門強者殊死鏖戰。

然而,兩方勢力實力差距是何其之大。

根本就無需楚淵動手,楚門的數位長老,聯合楚家龍衛,近十位宗師強者對唐浩聯合絞殺。

便是耗,也能將一個封號宗師給耗死!

更何況,楚門強者都掌握有合擊陣法。

十大宗師聯手之下,便是正麵與唐浩對坑,也絲毫不落下風。

最終,唐浩戰死!

被楚門一眾長老以刀劍刺穿心臟。

那一日,鮮血浸染長空,猩紅的鮮血比那熾烈的夕陽還要耀眼。

曾經那魁梧威嚴的漢紙,就這般倒在炎夏的那個黃昏!

“唐浩!”

....

“昊天宗師!”

.....

身後,傳來無數人悲天憫地的呼喊。

淒楚的哭聲與嘶吼,仿若數萬萬人齊淚流。

可是,唐浩已經聽不到這世人的苦聲了。

他站在燕山之巔,落日的餘暉將他的全身都已經染紅。

手中的黑色巨錘,再無昔日的光彩。

可是,他依舊握著。

那帶血的雙眸看著前方的楚門大軍,看著腳下的同胞屍骨,看著那滿布瘡痍的神州大地,也看著死神,逐漸的臨近。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這就是人生將要結束的感覺嗎?

那年,那個男人死的時候,應該也和他一樣,經曆著同樣的一幕吧。

如果當時,他能勇敢一些,他們武神殿能狠一點,選擇庇護那個男人。

或許,今日的燕山,便不會遭受滅頂之災吧。

那個男人,總是會有辦法的。

他手下有那麼多強者,他身邊有那麼多追隨他的人,甚至連日國的月神都會為他癡狂。

炎夏武道若有他在,定不會走到今日覆滅之地步吧。

可是,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時光的車輪滾滾向前,一切都無法重來。

當年之事,他們武神殿終究是冇有出手,他們炎夏武道終究還是選擇了置身事外無動於衷,那個男人也終究已經死了。

所以,他們今日,也終究要走向覆滅。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

好像早已寫好的劇本,一切都按照著預定好的軌跡朝前發展。

......

生機消散,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臨死前的那一刻,很多光景,在唐浩眼前不住劃過。

可是,當視線定格在這遍地瘡痍的神州大地,唐浩內心,隻覺得無儘的悲涼與不甘。

他愛這個國家,他愛這方土地,他愛這裡的人民。

可是現在,一切都要在楚門的鐵蹄下,灰飛煙滅了。

他猛然舉起黑色巨錘,用儘人生最後的力量,衝著楚門之人怒吼:“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帶著無數的不甘與悲慟,唐浩發出了石破天驚的一吼。

而後,他催動體內殘存的所有真氣,將自己的身軀,引爆在這燕山之巔!

炎夏六柱國之一,昊天宗師唐浩,就此隕落!

他至死,都將自己化作焰火,綻放在他所熾愛的這片土地!

“退!”

“快退!”

...

誰也冇有想到,唐浩最後會選擇這種死法。

楚門的人全都嚇瘋了。

他們瘋狂喊叫著,驚恐的後退逃散。

可是,他們速度再快,又如何快的過一個封號宗師自爆的速度呢?

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之中,一聲巨大的爆炸在燕山炸開。

無數強者被從燕山頂上震下,離得近的楚門強者更是瞬間被那狂暴的力量炸的魂飛魄散。

甚至連宗師長老,都當場被炸死一位!

“該死!”

“炎夏武者,都特麼該死!”

爆炸散去之後,楚門的人更加憤怒。

“所有人,給我衝!”

“今日蕩平武神殿,殺儘炎夏柱國!”

唐浩的自暴,並不能改變戰局,也隻是延緩了對方的一些攻勢而已。

很快,楚門大軍捲土重來,再度兵臨武神殿。

而武神殿外,倖存的炎夏武者,在見到唐浩的隕落之後,所有人都沉浸在無儘的悲慟之中。

躲在武神殿中養傷的劍聖、拳皇兩人,在得知之後,更是悲慟欲絕。

“唐...唐浩,死...死了?”

劍聖楞在那裡,如同丟了魂魄。

拳皇同樣滿眼的難以置信。

這麼多年,這是第一個,在他們眼前倒下的,炎夏柱國強者。

天柱折,地維絕!

唐浩的死,就好像冥冥天意的某種象征。

柱國已倒,炎夏將傾!

“唐叔叔已經隕落,自爆而死。”

“他如此死法,也是為您爭取時間。”

“所以,父親,劍聖伯伯,趁楚門的強者還冇有上來,你們快走吧!”

“我擋住他們。”

小拳皇莫無涯滿身血,滿臉淚,哭著全向他的父親跟劍聖。

同時讓人趕緊帶他們逃下燕山。

可是,劍聖拒絕了,拳皇也拒絕了。

“走?”

“又能往哪走?”

“燕山淪陷,武神覆滅。”

“縱這天下之大,已無我兄弟容身之地。”

劍聖搖頭,輕輕笑著。

笑容裡,有著萬分悲涼。

他硬撐著站了起來,然後,握起了劍。

拳皇莫孤城也跟著站了起來,拿起了那把跟隨自己數十年的斷刀。

“唐浩兄弟,慢些走,等我們。”

兩個男人相視一笑,隨後推開殿門,步入了外麵腥風血雨的世界。

既已無路可退,那又何須再退?

縱九死,也當守衛腳下這方國家,土地!

就像唐浩臨死所言!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