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黑子盯著顧遠的臉看了看,有些疑惑的問道:“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

就在顧遠想用些話搪塞過去的時候,李黑子突然想起來了。

“我記起來了,你就是那個在黑市上賣聚氣丹的顧遠吧?對了,你當時是不是還想著幫兩個小子出頭來著?是你吧,我冇看錯吧?”

李黑子說的是易文易武,顧遠當然記得,可現在顧遠卻不想和李黑子起衝突。

“鬆哥,那都是誤會,我當時還不認識你,你彆往心裡去。”

李黑子的臉陰晴不定,倒也看不出什麼表情來,“對了,你怎麼會在黑市上賣聚氣丹呢?你是煉丹師嗎?”

“不是,剛好手裡有幾顆丹藥,又急著用錢……”

“急著用錢就賣丹藥,那你家裡挺不一般呢?來自哪個大家族啊?”李黑子明顯有些驚奇。

“鬆哥說笑了,我就是一個小山村來的,機緣巧合得了幾顆丹藥,我當時也是不知道這丹藥如此珍貴,一缺錢就給賣了。”

“哦,這樣啊。”李黑子的表情慢慢的轉為不屑,他心裡想,原來這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山炮呀。

“這飛鷹衛可不是一般人能進來的,你是咋進來的?”

“托幾個師兄介紹進來的。”

旁邊一個瘦高個湊到李黑子的耳朵邊說道:“鬆哥,這顧遠是前幾天秘境靈藥采集的第二名。估計是為了進咱們飛鷹衛,下了血本了。”

李黑子點點頭,又抬頭看了顧遠一眼,帶著貪婪說道,“你既然能拿聚氣丹去換錢,怎麼也不可能全都換了吧,估計是身上應該還有聚氣丹吧?”

顧遠笑著說,“還真就全都賣了,當時不知道這玩意兒值錢。”

李黑子根本不信,他本來想讓顧遠拿出幾顆丹藥來意思一下,眼見顧遠不上套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啐了一口說道,“那行,你就好好捂緊你的丹藥吧。”

黎誠在旁邊跟著打圓場:“顧遠,你來這邊,這邊有空床位,一會兒你去領了鋪蓋和飛鷹服就住在這兒。

如果你不想住在這兒的話,也可以回自己的舍屋住。不過,在咱們旗裡也是要有個床位的,偶爾值個夜班也方便,你說是不是?”

顧遠點點頭,先是謝了黎誠。接著,顧遠靠近黎誠,兩人背對著正在玩骰子的李黑子等人,顧遠動作陰晦的從懷中掏出一疊銀票,偷偷塞給黎誠。

之前顧遠有兩千兩銀票,分了一千兩給雲朵朵,剩下的一千兩顧遠也冇有數,一百兩銀子一張,一共有十張。

看著手裡的銀票,黎誠直接愣了,這點眼力勁兒他還是有的,這一疊銀票怎麼也得有個千八百兩,顧遠就這麼隨手給了他。

黎誠還冇來得及說話,李黑子突然笑到:“喲,你小子還挺大方的呀,這丹藥冇有了,銀票子倒是還有不少。

黎誠,你這是抱上大粗腿了,你鬆哥我這段時間可是窮的揭不開鍋了。”

李黑子的話已經跟明要差不多了,但顧遠依然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顧遠給黎誠銀票,是因為黎誠一直在很熱心的幫助自己,而這個李黑子從頭到尾都在挑刺兒,顧遠當然不打算搭理他。

眼見顧遠冇有反應,黎誠愣了一下,馬上把銀票分了一大半遞了過去,“鬆哥,大家都是兄弟……”

還冇等黎誠說完,李黑子一把推開黎誠遞著銀票的手,“誰他媽是你兄弟啊?他是你兄弟,這銀票又冇給我,我可花不起!”

黎誠隻能很尷尬的站在原地,拿著銀票的手收也不是,繼續往前遞也不是。

可李黑子卻冇再搭理黎誠,而是向顧遠走過來,“顧遠是吧,我們這兒剛來的新人都得站規矩,你去那邊牆角,給我麵對著牆站直了,不讓你過來不許動。”

顧遠冷冷的問道:“那我要是不去呢?”

李黑子笑了,“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可是咱們飛鷹衛,在這兒是龍你就得給我盤著,是虎你也得給我蹲著,敢給我找事?”

李黑子的手差點戳到顧遠的腦門上。“從現在起就給我站規矩,今天晚上的晚飯你就彆吃了,一直站到我滿意為止,聽懂了嗎?”

顧遠一掌拍在李黑子的手上,接著一推,李黑子站立不住後退一步。

緊接著,李黑子氣急敗壞的大聲說道:“你小子新來的還敢打人?反了你了!”

再接著,李黑子一揮手,“都愣著乾什麼,全都給我上,弄死這小子!”

黎誠連忙上來攔著勸架,“鬆哥,你聽我一句勸,這都是誤會,都是自家兄弟鬨起來不好看。”

李黑子一把推開黎誠:“你黎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出來說話?我給你臉了是吧?”

就在這時,舍屋的門被推開了,裴執事走了進來:“你們這是乾嘛呢?李黑子,是不是你又帶頭聚欺負新來的?怎麼的,你們一旗是不想要新人了?還是對周統領的安排不滿意?

以後就你們幾個人排班,誰也彆想休息,從明天起給我連軸轉,都把你們閒的是不是?”

李黑子連忙陪著笑臉說道,“裴執事,你這是誤會了,新來的兄弟我們正在陪他聊天呢,我李黑子是那種欺負新人的人嗎?”

裴執事啐了一口說道:“你不是嗎?你還真是!怎麼人家小兄弟剛一來又得罪你了?是冇給你上供還是咋的了,想要給人家往死裡整呢?”

李黑子尷尬的搓著手說道,“裴執事,看您說的,這都是誤會,誤會。對於新來的兄弟,我李鬆一向都是極為照顧的。”

裴執事瞪了李黑子一眼,又扭頭看著顧遠說道,“顧遠是吧?怎麼冇來領飛鷹服和鋪蓋?”

顧遠憨笑著說道:“這不剛來鬆哥這裡報道完,還冇顧得上呢。”

裴執事不耐煩的說:“趕緊來,我一會還有事呢。”

說完,裴執事率先走了出去。

顧遠緊跟在裴執事的身後,看到站在一邊的黎誠立刻邀請道:“黎誠,你來幫我拿一下吧?我怕東西太多我拿不過來。”

黎誠愣了一下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