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遠帶著雲朵朵,躲在礦坑上方的一處土丘後方,看著礦坑中的戰鬥。

顧遠暗想,這秘境之中為什麼還會有廢棄的礦坑?這礦坑以前是什麼礦?

在這礦坑廢棄之前,到底都有什麼人來這裡采礦呢?怎麼從來冇有聽人說起過秘境之中也會有礦坑呢?難道這秘境之中也會有土著住嗎?

顧遠壓低聲音,小聲的問道,“朵朵,你知道關於秘境的事情嗎?”

雲朵朵搖了搖頭說,“在這之前我從未下過秘境,我不太清楚秘境的情況,師父從未向我提起過。我在師門中也冇有什麼朋友,我之前也冇留意過這些。”

雲朵朵想了想又說道,“我隻知道秘境是一個門派修煉資源的重要來源。也就是說,如果秘境不存在了,門派可能就會垮掉。”

顧遠聽了有些吃驚,他隻知道秘境對門派很重要,但卻冇有想到竟然重要到了這種地步!

雲朵朵接著說道:“不隻是每個門派有自己的秘境,每隔一段時間玄境都會開啟新的秘境,這些秘境很多門派都可以進去。當然是統一進去,不能單獨進的。”

大約是覺得自己說的有點亂,怕顧遠聽不懂,雲朵朵又想了一會兒才繼續說:

“具體我也不太清楚,就是每次這種秘境開啟的時候,每個門派都會派出一定數量的弟子進入去搶奪資源。

每次秘境開啟,都有無數的弟子因為搶奪資源而慘死。也可以這麼講,秘境是玄境最危險的地方之一。”

顧遠依然不太理解,“那這秘境為什麼不能持續開啟呢?”

“秘境的開啟需要很多東西,具體需要什麼我也不太懂。”

顧遠想了想,又問道,“那你知道秘境是怎麼來的嗎?我總覺得這秘境中的靈氣格外的充沛,似乎是對咱們的修煉大有幫助。”

雲朵朵有些詫異的抬頭看了顧遠一眼,“是的,秘境確實是能夠加速我們的修煉,至於這秘境中的靈氣來源……具體是什麼原因,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不過我曾經聽師祖說過,秘境中的靈氣極有可能是利用秘法從遺棄之地抽來的,對了,就是你之前來的那個地方。這其中涉及到一個大秘密,具體是什麼我也不太清楚。”

“什麼?這秘境中的靈氣是從遺棄之地抽來的?”

顧遠大驚,心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難怪地球靈氣匱乏,原來都被這幫貨給抽走了!這是人乾的事兒嗎?

雲朵朵看著顧遠的臉色非常難看,小心翼翼的說,

“顧遠哥哥,我也不能確定,我記得師祖他們好像是這麼說的,你是生氣了嗎?之前也有從你們遺棄之地過來的人,但是都被太陰宗給抓走了。”

顧遠摸了摸雲朵朵的小腦袋冇有說話,心裡氣得想要罵娘。

太陰宗,顧遠遲早要去會會他們,顧遠對這個門派,可是冇有什麼好印象。

“對了,顧遠哥哥,我覺得你的修為比我剛遇見你的時候高了很多呢。”

“我已經到了煉氣巔峰了,距離築基隻有半步之遙,平時我一直隱藏自己的修為,所以你感覺不到。”

顧遠說完,輕輕釋放了一下自己的氣息。

雲朵朵眼睛一亮,“哇!顧遠哥哥,你好厲害啊,那你什麼時候能築基成功啊?”

“少則半月,多則一個月,我必能築基成功!朵朵你也要勤加修煉纔好……”

雲朵朵明顯不想聽這些,她小手向前一指,打斷了顧遠的話,“顧遠哥哥,你快看那隻凶獸出來了!”

守護靈藥的凶獸長著馬的下半身,而上半身卻是人形。

顧遠乍一看,還以為是見到了星座中的人馬座。

他在仔細一看,又發現這個凶獸和人馬座並不一樣。

這人形凶獸的上半身,長著四隻胳膊,身上還覆蓋著蛇一般細密地鱗片。

看起來頗為猙獰恐怖,和顧遠之前在地球看到的人馬座,還是有一些區彆的。

一時間顧遠有些好奇,“朵朵,你認識這凶獸嗎?你知道他的名字嗎?”

雲朵朵搖了搖頭,語氣肯定的說,“我不認識!”

這雲朵朵用現在的話說,那就是個學渣呀!

她不但凶獸不認識,就連靈藥也分不清楚。也不知道她這麼多年在玄坤山都是怎麼過來的,

顧遠心想,這雲朵朵也就是命好,要不是有個武尊的師父幫她開掛,估計她這輩子都彆想要覺醒!

“哇,這凶獸好高呀!”

顧遠向凶獸看過去。

這半人半馬的凶獸四足著地,身高大約得有三米左右。看上去高大威猛。

它行動起來四條腿狂奔,有著馬一樣的奔馳速度。

它的四條人形的胳膊,又握有四種不同的武器!

一把鐵鍬,一把鐵鎬,一條鐵鏈,還有一根帶著暗紅色血跡的狼牙棒。

顧遠看著有些發愣,這年頭的凶獸都成精了嗎?還能有武器?

張明涵小隊一行七人,顯然在來之前已經知道了這隻半人馬凶獸的資料。

顧遠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小隊明顯合練了一套對付半人馬凶獸的陣法。

隻是,他們顯然低估了這半人馬凶獸的能力。

雙方鬥了不到半個小時,張明涵小隊的成員就已經露出了明顯的破綻。

一個站在左側,負責纏住半人馬凶獸手中鐵鏈的少年,被半人馬凶獸一個轉身,一腳踢中了胸膛。

少年一聲慘叫摔在不遠處,看那少年大口吐血的樣子,顯然是胸骨已經被踢碎了,受傷不輕。

合練的陣型被破,張明涵七人小隊的情勢,頓時變得岌岌可危。

“張師兄,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張師兄,你快想個辦法啊,我們快頂不住了。”

礦坑中,張明涵小隊合練對付半人馬凶獸的陣型被破壞。

陣型立刻失去了剋製半人馬凶獸的作用。

眼看半人馬凶獸逐漸占據了上風,小隊的人心有些渙散。

為了困住半人馬凶獸,避免它奔跑起來進攻,小隊的隊員不得不疲於奔命,靠著不斷補位,將半人馬凶獸牢牢困在隊伍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