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那毛茸茸的小獸,雲朵朵驚訝的問道,“顧遠哥哥,這是什麼東西呀?”

顧遠仔細看了看說;“我也不認識,這東西有點像我們神棄之地那邊的狐狸,咱們過去看看吧。”

看到顧遠越走越近,小獸激動的劇烈掙紮。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似乎是在催促小獸。

小獸一聲厲叫,接著低頭一口咬斷了自己的尾巴。

它帶著血淋淋的半截尾巴,衝上院牆頭也不回的跑了,地上留下點點血跡。

顧遠將羽林刃收回,一邊擦拭血跡,一邊打量著地上的斷尾。

看來這古城也不太平啊,剛剛那聲咆哮,想必就是出自哪個凶獸之口。

那隻凶獸能夠控製小獸,但卻冇有攻擊顧遠。

顧遠猜測,要麼這隻凶獸在看護某靈藥不方便離開。

要麼,就是這隻凶獸已經被困在某處,不能隨意離開了。

身後未知的存在,讓顧遠對采集古城的這株靈藥顯得更加急迫。

在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存在,一直在他們附近徘徊的時刻。

顧遠隻希望自己能夠儘快找到那株靈藥。

隻有這樣,他才能夠儘快帶著雲朵朵離開這座陷入死寂的荒廢古城。

倆人繼續在荒涼的街道上前進。

這一次,他讓雲朵朵走在前麵。

他和雲朵朵之間,距離始終保持不超過一隻手臂。

顧遠負責斷後和偵查周圍的情況。

就這樣,兩人一路小心摸索。

一邊提防著那未知的存在。

一邊尋找著靈藥可能生長的地方。

直到某一刻,雲朵朵忽然停住了腳步。

“顧遠哥哥,你看那是什麼?”

雲朵朵說著,還抬起手臂搖搖一指。

一直留心身後的顧遠,差一點撞上了她。

慌忙止住腳步的顧遠,終於在轉過頭之後,知道了雲朵朵忽然停住腳步的緣由。

他順著朵朵的手臂看過去,眼睛一亮,驚喜的說道:

“琉璃草!這不就是陳舒說的那株靈藥?”

雲朵朵也很開心:“那咱們還等什麼?去采了它呀!”

“等一下,朵朵。”顧遠手握羽林劍,打量著四周。

雲朵朵停下腳步,不解的問道:“怎麼了顧遠哥哥,有什麼不對嗎?”

顧遠點點頭,他確實感覺這四周不太對,安靜的有些出奇。

按理說這附近應該有一隻守護凶獸,而現在什麼都冇有。

就連剛纔一直騷擾他們的小獸,和小獸背後的那個咆哮的凶獸都冇有出現。

一株如同透明琉璃一般地植株,就在他們眼前不到二十米的一個小土丘上。

絲毫看不出來這附近有什麼危險。

不用彆人說,顧遠就能從這株植株的各種形貌,特點上判斷,這就是陳舒所說,那株長在荒廢古城之中的靈藥,琉璃草。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怎麼也想不到,還冇有走到城南,這株琉璃草就被兩人發現了。

這琉璃草可是好東西!

周圍確實安靜的出奇,但在心情激動下,兩人似乎也忽略了之前那摸不著蹤影的恐懼,徑直走向了那株靈藥。

顧遠警惕的看著四周。

雲朵朵走到琉璃草前,蹲下來伸出自己白嫩的小手,打算將那株琉璃草采下。

眼看下一秒,就能把靈藥收入囊中。

顧遠甚至已經從百寶囊中,拿出裝靈藥的小錦盒子,正打算遞給雲朵朵。

誰曾想,還不等雲朵朵動手取藥。

忽然之間,原本就很昏暗的天空,一下子變成了一片暗紅。

太陽不見了蹤影,如血一般的殷紅籠罩著天空。

這突如其來的恐怖景象,讓顧遠和雲朵朵都不由得驚呆了。

顧遠一把拉過雲朵朵,拉向自己的身後,自己則一步上前,擋在雲朵朵的前麵。

“啊,天呐,怎麼會這樣?顧遠哥哥,你快看啊,那株靈藥不見了。”

雲朵朵指著眼前光禿禿的土丘,驚撥出聲。

顧遠聽到雲朵朵的驚呼,連忙上前檢視,隻見原本長著那株琉璃草的土丘,如今什麼都冇有了。

顧遠著急的用羽林劍刨了刨土,發現這土丘的土都乾固了,上麵根本冇有任何植物生長過的痕跡。

顧遠有些奇怪,剛纔在明明看到這裡長著一株靈藥呀,難道是幻象?

顧遠有些不甘心的大肆挖掘附近的土堆。

“啊!顧遠哥哥,你快看啊,這是什麼?”

就在顧遠為找不到那株靈藥而瘋狂挖掘土丘時,一聲來自雲朵朵的驚叫,讓他心有所感,立刻調轉身體。

隻見,四周原本乾涸平整的土地開始由下而上翻動。

一隻隻青灰色的手帶著暗紅色的血跡,從地下鑽了出來,使勁推著周圍的泥土,試圖掀開這些掩蓋著他們的東西。

慢慢地,有些土層開始被推開。

一個個灰撲撲的“人形生物”開始從地下鑽了出來,他們以手撐地站起來,搖搖晃晃的向兩個人衝過來。

他們的喉嚨發出如野獸一般低沉嚎叫,向前舉著雙手,瘋狂地向著顧遠和雲朵朵的方向撲來。

與此同時,四周的房屋中,一道道如豆一般幽暗的燭火亮起,散發著瑩瑩藍光。

街道兩旁,原本應該是空無一人的破房子裡,此刻卻是憑空鑽出來許多慘白的身影,傳來了陣陣嘈雜的低語。

漸漸地,低語變成了淒厲的嚎叫。

無數灰白色的身影掙紮著,開始從那些殘破房子中湧出。

他們看起來近乎半透明,雙目血紅,成群結隊的出現,一窩蜂一般向著顧遠和雲朵朵湧了過來。

如此場麵,可比之前遇到的各種凶獸更加讓人恐懼,雲朵朵近乎崩潰。

她哭泣著,將自己完全縮在顧遠身後。

顧遠也被眼前地場景驚得張大了嘴。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都不敢相信。

一座廢棄的古城裡,竟然隱藏了那麼多的亡靈,像極了他在地球時所看到的喪屍電影。

難不成,這座古城荒廢的原因,是因為亡靈占據了活人的世界嗎?

可是,雲朵朵之前不是說了,門派的秘境中是不可能有古城的嗎?那這個古城又是從何而來呢?

心中雖然有千般疑慮,但顧遠手腳上的動作卻是一點也不敢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