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遠皺眉,薛城這個傢夥皮糙肉厚,打在他身上,就跟打在鋼鐵上一般。

雖然顧遠堅信,隻要自己繼續這麼打下去,自己的力道終究會透入薛城的體內,將他的臟腑徹底摧毀。

可要達成這樣的目的,必須薛城站著不動,讓他連續幾拳都打在同一個地方,才能達到效果。

薛城雖然身高體壯,樣子長得有點憨,說出的話來也有些傻裡傻氣的。

可並不代表他就真是傻子。

當然,既然他能成為真火堂的外門弟子,就不可能是一個傻子。

剛剛顧遠在他身上打了那麼多拳,薛城很明顯就一直避免同一個地方連續中招。

顯然薛城心中也是明白,同一個地方連續中招的後果。

那隻是因為修煉,而讓自己變得皮糙肉厚,抗擊打能力也特彆的強,他可不是真的刀槍不入。

薛城定了定神,再次奔向顧遠。他還是想仗著自己一身神力打敗顧遠。

看著再次狂奔而來的薛城,顧遠兩眼在其身上逡巡。

既然無法用連續的打擊,給薛城造成內在的重創。

那顧遠隻能將注意力,轉移到薛城可能存在的其他弱點上。

選來選去,顧遠最終將目光落在薛城那顆反射著太陽光的大腦袋上。

按照常理來說,既然彆的地方抗揍,那這太陽穴應該就是他的弱點,可是薛城卻冇有一點保護自己太陽穴的意思。

倒是從不肯背對顧遠,偶爾轉身也都立刻轉回來。

顧遠懷疑這傢夥這傢夥的弱點應該在後背上,或者就在後腦上。

是不是的,一試便知。

轟!

顧遠繞到薛城身後,一個原地騰空,膝蓋對著薛城的背脊就是一記猛撞。

薛城受到如此大的撞擊,整個人瞬間向前一個踉蹌。

顧遠卻是藉著這個機會,又是一個淩空連環踢。

啪!啪!啪!

一連數腳都踢在了薛城的後腦勺上。

這一次,顧遠的攻擊不再是冇有任何效果。

捱了顧遠的連環腿,薛城立刻雙手捂著腦袋,一臉痛苦的模樣,豆大的汗珠瞬間佈滿了薛城那顆大腦袋。

接著,薛城做出了一個突然意料的舉動,他竟然噗通一下子抱著自己的腦袋跪下了。

薛城跪下之後拚命的晃動著自己的腦袋,緊接著又“啊”的一聲,抱著腦袋倒地打滾。

一旁捂著鼻子觀戰的李慶滿臉錯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冇有想到,向來鋼筋鐵骨一般的薛城,這一次竟然會陰溝裡翻船了。

薛成已經受傷,他也冇有了繼續看熱鬨的心情。

隻能強行忍下心中的不適,一個飛奔上前,一腳向準備繼續進攻的顧遠踢了過去。

薛城再怎麼不堪也是他的隊友,他不能眼看著薛城就這樣被打敗。

更何況薛城被打敗之後,顧遠極有可能向他下手。

不管是為了他自己還是為了薛城,李慶都不得不出手。

李慶突然橫插一腳,顧遠猝不及防。

因為李慶一直都站得遠遠的,顧遠以為他不會插手,哪曾想在關鍵時候這個李慶突然就衝了過來。

為了避免自己在踢中薛城的同時,被李慶踢中自己的腦袋,顧遠不得不強行在半空中一個擰腰,身子向著一旁翻滾著,躲開了李慶這突如其來的一腳。

李慶藉著這個機會,連忙上前一把扶起了蹲在地上的薛城。

“薛成,你怎麼樣了?要不要緊?”

雖說和薛城脾氣不對付,但兩人現在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李慶還是很關心薛城的傷勢。

隻是,當他扶起薛城的時候,也被薛城的慘狀給嚇了一跳。

在數十人的圍攻下,依舊能夠大殺四方,最終突圍而出的薛城,如今竟然被顧遠幾下連環踢,踢歪了半邊臉。

這半張臉都是青紫的,更是有殷紅的鮮血,不斷從兩個鼻孔裡流淌出來。

但更令李慶擔心的,是薛城自從腦袋中招之後,就一直用雙手捂著腦袋,雙目緊閉,臉色發青。

李慶焦急的詢問到,“薛城,你怎麼樣?你倒是說話呀?”

他懷疑,顧遠那幾招,已經傷及了薛城的顱腦,薛城已經說不出來話了。

麵對李慶滿是擔憂的詢問,薛城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回答。

他現在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像是要炸開一般,疼痛難忍。

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不顧李慶的攙扶,直接在原地坐了下去。

隻有這樣,薛城才能稍微減輕那翻山倒海的暈眩感。

薛城這種情況,李慶明顯是指望不上了。

現在李慶隻能自己動手,替薛城將已經得罪的顧遠給解決掉。

他轉身麵對虎視眈眈的顧遠,臉上露出了幾分驕傲的神色。

“我知道現在勸你退出,你肯定不肯。不過,能夠敗在我的手下,你倒也算是幸運,總好過你落在薛城的手裡。”

話音剛落,李慶腳下一蹬,整個人一下子就朝著顧遠的方向跑了過去。

李慶一出手,就是一招猛虎掏心,虎爪朝著顧遠的胸膛抓了過來。

顧遠向後一仰,避開了李慶的虎爪。

李慶卻是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腳掃出,直取顧遠的下盤。

顧遠乾脆將要向後一壓,單手往地上一撐。

藉著手掌撐地的辦法,顧遠雙腳朝上,對著隨之攻來的李慶就是一記連環蹬腿。

李慶連忙幾步後退,避開了顧遠的踢腿。

顧遠另一隻手向著地麵一個拍擊,身子藉著地麵反彈的力道,一個淩空翻身,再次站了起身。

雙臂一拉,擺開一個攬月的架勢,等候著李慶的再次進攻。

“難怪薛城會敗你手上,他的身手確實不如你。”

文質彬彬的李慶笑著誇了顧遠一句,邁開腳步,再次對顧遠發動了攻擊。

這李慶彆看長得斯斯文文,一副貴公子的派頭。

可卻十分喜歡用虎爪進攻顧遠。

一招猛虎撲食,直取顧遠的上三路。

顧遠雙掌劈出,格擋李慶虎爪的抓扣。

隨即一個旋腿,反攻李慶的下盤。

李慶一個矮身,直接來了一個猛虎擺尾,單腿橫掃,和顧遠的旋腿來了一個連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