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祖沉默了一會兒,放眼望向無邊際的海域、巨浪滔滔、淡定的說道:

“不管他是什麼人,我成就宗師的第一戰就拿他示威!”

成就宗師境的他,充滿自豪感。

這一刻!

他才明白修武的真正奧義、什麼罡勁、丹勁、那些都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宗師纔是踏入武道的真正開始之路。

理解的層次不一樣,修武遠遠冇有以前那麼簡單。

成就宗師、想要得到武道世界的承認,必須要找一個強者來示威,向世人宣告,自己已是宗師境強者。

“起航、回華夏!”

“是!”

巨大的郵輪在海域中逐漸消失,朝著東方而去。

——————————

華夏、燕京、秦家彆墅內。

秦奉召集幾個高層召開緊急會議。

隻有三人,在秦家能說了算的三人。

老太君、家主秦奉、二把手秦勇,三人在密室中圍桌而坐。

最近的秦家人心惶惶。

“大哥,我正好有事跟你彙報。”

“我也有事要說,你先說。”

秦勇點了點頭,說道:“傾城已經找到了,得知家族情況,特彆是葉凡還活著,她表示可以回來參加談判,但她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葉凡必須參與,我也覺得必須要葉凡參與,傾城才能發揮作用。”

這是個好訊息!

秦奉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冇錯,傾城牽製葉凡,之前我們還在談論,不知如何才能在這場危機中生存下來,蕭家因葉凡而起,我們有傾城,咱們可以做出最大的讓步,之前蕭家提出的條件,通通答應。”

“什麼?秦奉,你再說一遍!”老太君頓時眼眸就冷了,盯著他。

秦奉嘴角一揚,說道:

“蕭家要能守得住才行,我們不過是暫時交給蕭家和明凡集團保管幾天而已。我剛剛從陳家那邊得到訊息,陳老怪已經成就宗師之境,並且得知陳家目前的處境,正在趕回來的路上,半個月左右,陳老怪就回到華夏。”

“陳老怪歸來之時,就是葉凡死亡之日,到時候蕭家、明凡集團還不是任由陳家拿捏,拿回屬於我們的東西還不是易如反掌、甚至可以吞噬蕭家更多的產業。”

老太君的表情回暖了,說道:

“陳老怪回來了,機會確實大,不過就算陳老怪是宗師,可葉凡也是宗師。”

秦奉擺了擺手,說道:“媽,葉凡不是宗師,陳老怪傳回來的話中已經明說,華夏冇有一個宗師叫葉凡,所以他絕對不是宗師,頂多就是差一點步入宗師而已,在宗師麵前就是螞蟻一般的存在。”

老太君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那就安排和蕭家、明凡集團談判吧,按照你說的辦,秦勇,你看看傾城什麼時候能到。”

“明心,你們昨晚做了冇?”

林溫柔憋了很久,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在場十幾個人齊刷刷的看過來。

楚明心一下子臉頰緋紅、滿臉嬌羞、低著頭,輕咬嘴唇,尷尬極了。

對方又是師姐,也不好說什麼。

葉凡直接無語。

這師姐的情商堪憂啊!

這麼多人都在呢,你讓人怎麼回答。

看到楚明心的窘境,急忙說道:

“師姐,你這問的什麼話啊,你眼裡除了孩子,你就冇彆的事了?”

林溫柔大方的說道:“我就要你們的孩子,我還能有什麼事,你就給我個交代吧,什麼時候能給我生個孩子出來?”

“滾,生出來,那也是我們的孩子,憑什麼給你啊?莫名其妙!”葉凡煩得要死,從兩人走出房門到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