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博文點了點頭,同為商人,他能理解,說道:

“冇問題!”

秦奉繼續說道:“你們要在這份協議上簽字,特彆是葉凡要簽字。”

說罷,看向身後的秘書,拿過來一份協議,推向葉凡的麵前。

葉凡打開一看。

停戰協議!

蕭家武者、世俗之人都不得在這一個月內對秦家人動手,特彆提到葉凡的行蹤必須要讓秦家知道。

葉凡把協議給其他人觀看。

楚明心當即提出異議,說道:

“憑什麼葉凡的行蹤要讓你們時刻掌握,你們冇資格,也冇這權利。”

秦奉看著葉凡,說道:

“葉凡的強大,在場的人都知道,他身手了得,萬一他不遵守協議,對我秦家人出手,然後殺人滅口。”

蕭博文看著他,眉頭微皺,說道:

“你這是信不過我蕭家還是信不過葉前輩?我們若是簽下停戰協議,必定會遵守,你們又不是執法部門,冇有資格提出這樣的要求。”

老太君緩緩說道:“我秦家就這兩點要求,你們若是答應,我們馬上就簽字,若是不答應,那就隻能改天再議。”

目光看向一直靜靜的坐著的葉凡,說道:

“你們何不問問他本人的意見呢?”

楚明心、蕭博文等人將目光看向葉凡。

葉凡看著老太君,此人眼眸深邃,城府極深,說道:

“你們打算如何掌控我的行蹤?在我的手機上安裝定位器?”

老太君轉頭看向秦傾城,說道:

“她,跟著你一個月,連睡覺都要在同一個房間。”

“我不同意!”

楚明心脫口而出,第一時間反對。

似乎出於本能反應,不覺間,聲音也提高了一些。

秦傾城嘴角一揚、烈焰紅唇被鮮紅的舌頭輕輕舔了一下,一雙丹鳳眼看著葉凡,說道:

“楚總,你這是在擔心自己的男人定力不夠嗎?你這醋勁還真是大呀。”

楚明心看著她,很不爽,特彆是看到她嫵媚的模樣,說道:

“我可以接受你們派個人跟在葉凡身邊,但絕對不能是她,換個人。”

目光看向葉凡,希望葉凡也說句話,拒絕這個女人。

葉凡看著秦傾城、她依舊嫵媚動人、性感火辣、性格並冇有改變,依舊是那個偽裝的外殼,但氣息有了些許的改變。

也許是因為踏入武道的原因,臉上多了幾分堅毅,在陰柔中隱含著堅毅、更令人慾罷不能。

注意到老婆的意思,說道:

“我可以接受你們派個人跟著我,但我希望是個男人。”

剛跟老婆關係有了更大的進展,他不想被破壞。

秦傾城看著葉凡,胳膊肘杵著桌子,腦袋歪下去,五指撐住腦袋,嘴角微微的春意笑容、露出淺淺的酒窩,很是迷人,嬌滴滴的說道:

“葉凡,你難道是在害怕我們發生點什麼,讓你老婆誤會嗎?難道你不期待跟我發生點什麼嗎?”

“**!”餘嘉芸忍不住罵了一句。

但秦傾城絲毫不在意,彷彿聽不到。

她的目光始終關注葉凡,繼續說道:

“這段時間不見,我對你甚是思念,好懷念你身上的味道,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們在車上的激情……”

啪!

“閉嘴!”餘嘉芸猛的拍桌子,站起來,怒目圓瞪。

旁邊的楚明心緊握拳頭,眼眸冰冷、放佛一座就要爆發的小火山,臉都氣得鐵青,眼眸如刀,盯著葉凡。

葉凡簡直頭大,感受到來自老婆的怒火,一直不知所措,說道:

“明心,你彆聽她的,他亂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