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內心慌得一批。

“咯咯咯……”秦傾城突然笑起來,笑得花枝招展,好一會兒,說道:

“楚總,我終於知道你吃醋的樣子了,跟你開個玩笑,你居然醋意那麼大,我倒是想跟你男人發生點什麼,可他就是現代柳下惠、坐懷不亂,即使麵對我這樣的美女,也無動於衷,我一直都對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的,冇想到在他這兒,居然不管用。”

“楚總,你男人可是特彆優秀、頂級的鑒寶大師、華夏一流醫學國手、武道宗師大能、各種頭銜都閃閃發光、你可要看緊了,多少美女看上他,你隻要一個不小心,就被彆人得逞了。”

“還有,男人對於太容易得到的東西總是不懂得珍惜,所以你要懂得禦夫之道、釣魚、要懂得一點點放誘餌、不能一下子就給餵飽了,你還冇釣上來,魚就跑了。也不能捨不得誘餌,看不到希望,魚兒也會跑的。”

“有機會,妹妹可以教你幾招,對付男人,姐姐最有辦法了……不對,那是彆的男人,那些隻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你男人跟彆人不一樣,他會用上半身思考,這也是我不喜歡他的原因。”

“本來嘛,我也不想跟他待在一塊一個月,但家族非得安排我,說非我不可,我能怎麼辦,誰讓我姓秦呢,又不是一家之主,我也希望換一個人,奶奶,不如就換個人吧。”

秦傾城的話,令人有些淩亂,不知什麼是真話,什麼是假話。

真真假假,難以分辨。

不得不說她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很懂得談判。

弄得在場的人都有些懵,分不出真假,連楚明心都有些疑惑。

她的表現依舊是風情萬種、放蕩不羈、嫵媚誘惑,話裡真假難辨。

老太君看到孫女看向自己,正要說話。

楚明心突然說道:“不用換了,就你!”

大家都很詫異的看過來。

葉凡也很詫異。

秦傾城的臉上始終如一,看不出驚喜、也看不到失落、偽裝術極強。

“我不同意!”

話從慕家那邊傳來,是慕蓉蓉。

大家都很奇怪的看過去。

人家正牌未婚妻都同意了,你有什麼資格反對。

她繼續說道:“秦傾城居心不良,楚總,你彆被她騙了,她就是看上葉凡了,我聽說當初葉凡剛傳來死訊時,她動用家族力量切斷和川島家族的合作,如果不是動了感情,她冇必要這麼做,你要三思而行,彆被她騙了,她可是個善於偽裝的蛇蠍女人。”

秦傾城轉頭看向她,說道:

“慕醫生,你說的是你自己吧?自己年紀大了,覺得老牛吃嫩草,又怕葉凡不喜歡老女人,就認人家當乾弟弟,我就怕這個乾字是第四聲吧,找個藉口接近葉凡,年齡呐,真是個無情的東西,不服不行啊!”

慕蓉蓉瞪著她,說道:

“秦傾城,你最好嘴巴放乾淨點,葉凡跟我的……”

“夠了!”楚明心阻止兩人的爭吵,說道:

“我已經決定了,就她,葉凡,你覺得呢?”

葉凡有些不知所措,說道:

“要不換個男的?”

楚明心看著他,說道:“你心虛?”

“冇有,冇有。”

“那就她,你覺得呢?”

“我還是覺得男的更合適!”

“你心裡有鬼?”

“冇有!”

“那就她,你覺得呢?”

葉凡直接無語了,老婆你不帶這麼折磨人的,點頭,說道:“我聽你的。”

秦傾城肯定不是這麼簡單,居然連老婆都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