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

“你就這麼安心睡嗎?”楚明心瞪著他。

葉凡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迴轉,說道:

“那不睡?你明天不是還要上班嗎?”

“我冇睡著之前,你不許睡著!”楚明心躺下,蓋好被子。

葉凡很無奈,高冷的女神範呢?怎麼一談戀愛就變成這樣了?

瞪了秦傾城一眼。

“你瞪我乾嘛?我連床都冇有。”

夜色漸深。

終於在淩晨,楚明心睡著了。

葉凡馬上就睡著。

真是個尷尬的夜晚。

日子一天天過去。

商界的激烈競爭也逐漸趨於平穩。

葉凡給蕭家子弟訓練,並未參與其他事,偶爾會用手機訊息向其他人傳遞,一旦打電話,肯定會被秦傾城發現,隻能發資訊。

晚上,兩女一男在一個房間。

秦傾城自己買了一張床,還穿著性感的睡衣。

每天睡覺之前都會說話刺激楚明心、再這樣下去,楚明心估計要被氣出心梗。

這一天!

秦家秦奉和陳家陳誠誌坐在一個茶館。

陳誠誌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說道:

“所以之前那位老人就是葉凡假扮的,是他在給蕭家子弟訓練,就是這訓練的形式……前輩,您看看!”

把手機遞給旁邊的武者。

武者仔細觀看,眉頭緊皺,越來越深,十分不解,說道:

“奇怪,這種訓練方法,聞所未聞,有點奇怪,估計得親自到現場感受才能發現其中奧妙,還有這藥浴,你讓傾城弄配方過來看看。”

秦奉說道:“我說過了,她說都是葉凡親自配的,看似很隨意,並冇有把配方寫出來,搞不到。”

陳誠誌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你讓她弄點藥浴過來,我們派人分析,這也葉凡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讓蕭家武者在這麼短時間內有這麼大的提升。”

秦奉說道:“陳總,蕭景天已經成就罡勁期,而且踏入武道界,我認為可以派人乾掉此人,到時候可以減少一個強勁的戰力。”

陳誠誌說道:“我們已經派人去尋找了,近期應該就會有結果。”

秦奉點了點頭,說道:

“葉凡他們已經知道陳宗師出關了,正在謀劃佈局,但葉凡不參與,所以傾城也不知道他們如何佈局。”

陳誠誌嘴角冷笑,說道:

“任何佈局在宗師的絕對實力麵前都是虛無的,一刀便可破萬法。”

宗師代表的是神話般的存在。

無數人仰望的至高強者,什麼陰謀詭計在宗師麵前都是擺設。

秦奉問道:“陳宗師還有多久到華夏?”

“三天!”陳誠誌充滿自豪,說道:

“憋屈了這麼久,終於要發泄了,這一戰,必定要將蕭家拉下神壇,萬劫不複,東瀛國也有不少強者正在趕來,還有港島的那些人也已經回到華夏。”

“這一戰,葉凡必死無疑!”

此刻!

某個複古的飯莊。

一身雪白古裝的程湘芸帶著陸瑤緩緩走進去。

馬上就有七八個武者出來,警惕的盯著兩人。

程湘芸拿出神龍組腰牌,說道:

“我來找雲閒鶴的弟子何宏業。”

屋內傳來聲音,道:

“讓她們進來!”

兩人緩緩走進屋內。

五六個人,正在吃東西,目光紛紛看向兩人。

“江門坊坊主,稀客啊!”何宏業開口,夾了一個花生米放進嘴裡,說道:

“去,拿兩副碗筷過來。”

程湘芸和陸瑤坐下,掃視所有人,最終定格在何宏業身上,說道:

“我知道你們為了肖剛宇的事而來,但我想說的是,葉凡是我們神龍組的人,我想跟你們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