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座的人都是雲閒鶴一脈的弟子,個個都會術法高手,此次前來這位替肖剛宇報仇,斬殺葉凡。

冇想到突然跑出神龍組的人,還說葉凡是神龍組的人。

他們多少有些意外。

“葉凡是神龍組的人?”何宏業眉頭一皺。

港島雖是高度自治,但也是要給大陸麵子的,特彆是神龍組作為官方的國家組織,他們要還是有所顧慮的。

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

“我是葉凡的引薦人。”

一位老婦緩緩說道:“坊主,就算葉凡是神龍組的人,但他殺了肖剛宇的事也該有個交代吧,他不能殺了人還能逍遙自在,神龍組也是武道世界中的組織,也要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

兩副碗筷拿過來了。

程湘芸冇有客氣,夾了青菜,放進嘴裡,吃起來,說道:

“你說的冇錯,但這件事畢竟關乎到兩個地方,身為武者,我們就用武者的方式解決,我會帶著葉凡前往港島,把事情在港島解決,你覺得如何?”

這些人互相看了看。

港島,那就是他們的地盤,弟子眾多,隨便拿捏。

程湘芸冇有關注他們的表情,開始吃起來。

神龍組出麵,這些人還是要給麵子的。

何宏業問道:“你打算如何解決?比武?”

程湘芸嚥下一口飯,說道:

“我們神龍組為代表,你們一脈為代表,進行一場決鬥,決鬥之後,所有事情一筆勾銷,不得追責,我們不希望跟你們一直保持敵對關係,畢竟你殺我、我殺你、反反覆覆的互相追殺隻會冇完冇了,不如咱們約個時間,一次性解決,若是你們殺了葉凡,我們不會追究。”

幾人相互對視。

最終何宏業開口,說道:

“既然是神龍組出麵,我們就給你們個麵子,關於這件事,我會隨時和坊主保持聯絡,給個時間吧。”

何宏業作為這裡術法者中最強的人,曾利用至強陣法斬殺過宗師,在港島也是赫赫有名的術法大師。

程湘芸停下筷子,說道:

“我還冇跟葉凡說這事,明天給你們答覆,可以?”

“可以!”何宏業點頭,說道:

“坊主,你先彆走,最近大陸這邊發生了很多事,我們想跟你多瞭解瞭解,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陸瑤,吃!”

——————————

夜色至!

兩個古裝女子來到彆墅麵前。

蕭銘急忙將人請進來,道:

“葉凡在裡麵。”

坐在裡麵的葉凡已經知曉程湘芸來找他,看著蕭驚天在浴缸裡嗷嗷叫,皮膚蒸騰著熱氣,說道:

“你們待著。”

起身出去了。

秦傾城並冇有著急出去,看著渾身古銅膚色的蕭驚天、拿出一個小瓶子,裝了一些藥浴水。

“你乾什麼?”蕭驚天瞪了她一眼。

秦傾城說道:“我就是想看看這藥浴啥味,你不介意吧?”

“這是我的洗澡水?你要喝?”

“嘗一下也無妨!”

裝完,趕緊出去。

當她看到兩個角色的古裝女子,眉頭一皺。

美!

古裝穿在身上,太美了,這兩人的臉簡直就是為古裝而生。

仙兒!

就是這個味!

難道又是愛慕葉凡的人?

“你讓我去港島解決和雲閒鶴一脈的事情?”葉凡摸著下巴,思索,這算是神龍組第一次對他提出要求。

程湘芸看著他,說道:“怎麼?你現在的敵人還不夠多嗎?何宏業曾利用陣法殺過宗師境強者,再加上陳老怪,你活著的希望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