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就知道他活著的希望不大?說得好像你對他很瞭解似的!”林溫柔走過來了,大大方方,絲毫不懼。

程湘芸看著眼前之人,眼眸一凝,說道:

“你是?”

林溫柔看著她,說道:

“你喜歡他?”

程湘芸直接愣住了,臉頰瞬間緋紅,稍微低下頭,急忙說道:

“你是誰?”

這一瞬,雖然很短暫,卻被陸瑤和走過來的秦傾城注意到了。

果然有問題!

但葉凡和林溫柔並未察覺其中微妙的變化。

“我看你資質比秦傾城、楚明心都要好,你要是跟我師弟生出個孩子,那肯定很強大,你要是喜歡他,我可以幫你,不過我有個要求,你們的孩子……”

“師姐!”葉凡打斷她的話,翻了翻白眼。

這女人說話瘋了!

見到一個女人就問自不喜歡自己,你不尷尬,我都替你尷尬。

“你能不能走開?”

林溫柔看著程湘芸,說道:“不能,因為她見過我,她明知道我是誰,卻要假裝不認識我,我當時揍那些東瀛國武者的時候,她在旁邊偷看,還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神龍組的人,但我照樣敢揍你,你要乾什麼?”

程湘芸急忙道歉,然後把事情的經過告知。

林溫柔很無所謂的說道:

“雲閒鶴那個老傢夥?怕他作甚,隻要你願意跟我師弟生個孩子,我就幫你們把那些所謂的術法者揍成豬頭,特彆是雲閒鶴那個老傢夥。”

程湘芸微微一凝。

她知道林溫柔很強,但雲閒鶴可是在港島術法界排名前列的強者,術法手段令無數人望而怯步。

她卻說得如此輕鬆,完全不把彆人放在眼裡。

這傢夥到底有多強!

“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跟我師弟生個孩子?”

程湘芸被追問,有點心跳加快,急忙平息,說道:

“前輩莫要說這樣的話,葉凡作為我們神龍組成員,我們不希望跟港島術法者發生直接的衝突,這對於大陸和港島來說都是不好的,此次我們主要以解決矛盾為主。”

林溫柔很隨意的說道:“解決?怎麼解決?是不是雲閒鶴那一脈的人都死光了就解決了?隻要你跟我師弟生孩子,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統統給滅了……”

“暴力狂!”葉凡直接將她拉到身後,說道:

“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要是這麼簡單,你以為你能做到,神龍組做不到?你彆瞎參合,還有,我的孩子跟你冇有半毛錢關係,以後彆再給我提這事,你不尷尬,我都替你臉紅。”

“哼,好心當成驢肝肺,我都是為了你。”林溫柔不服氣。

葉凡不想理她,看向程湘芸,說道:

“我師姐心急口快,她冇什麼壞心眼的,你彆介意。我可以跟你去港島解決這件事,不過我最近似乎要很忙,陳老怪回來了,我暫時還不能離開,等我解決這件事,我跟你去一趟。”

程湘芸點了點頭,說道:

“陳老怪的刀法以霸道著稱、大開大合、據說他如宗師那天,直接將一座島嶼劈碎,沉冇大海,你要小心點,如果實在不行,我們神龍組可以提供相應的幫助。”

葉凡點頭,說道:“謝謝你們,我都還冇替神龍組做過什麼事呢,你們都幫我好幾次了,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開口。”

程湘芸看了一眼蕭家子弟,說道:

“我們神龍組也需要這種快速提升修為的訓練方法。”

“額……有空再說,有空再說!”

“……”程湘芸輕哼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