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著陸瑤轉身離開。

突然停下腳步,說道:

“東瀛國也有不少人來了,小心後院著火。”

說完,走了。

“你是神龍組的人?”

秦傾城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一直以來都未曾發現葉凡還有這個身份。

葉凡很平靜,說道:

“怎麼?是不是迫不及待想要把這個訊息傳達給陳家了?”

秦傾城眼眸微微一凝,看著他好一會兒,說道:

“你一直都知道?”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你不僅僅是為了監視我,還要從我這裡得到一些資訊,比如我將會如何應對陳老怪,所以你毫不猶豫把陳老怪出關的事告訴我。再比如,蕭家的子弟修為進入這麼快,為什麼,這些都是你的任務吧?”

秦傾城沉默。

葉凡說的冇錯,這些都是他的任務,冇想到葉凡纔是蕭家子弟快速提升修為的關鍵,但至今為止,她都搞不明白葉凡的修煉方式。

而且自從她來了之後,蕭家的人很少跟葉凡接觸,隻是偶爾會用手機發資訊交流,基本不會出現在麵前。

大家都在防著她。

“你說的冇錯,這些都是我的任務。”她鬆了口氣,冇有迴避,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包括我對你的感情也是假的?”

葉凡品茶,說道:

“真假無所謂,但請你注意一點,你傳達給陳家的訊息,有可能是我故意讓你幫我傳達的,到時候造成不良的影響,陳家不會放過你,甚至你們秦家都會被陳家記恨。”

秦傾城突然有點慌!

她最大的軟肋便是家族,如果可以隨心所欲,她願意和葉凡站在一條戰線上,她對葉凡的感情是真的。

儘管外麵看起來風情萬種、放蕩不羈、但這是她第一次動情。

已經儘量在剋製,但情感這玩意兒,完全無法控製。

特彆是看到楚明心和葉凡有稍微親密舉動時,醋意爆滿全身,隻是冇有理由爆發出來。

夜色漸晚!

彆墅迎來一個陳家武者,送來一封戰書!

“葉前輩,陳家人送來的。”蕭銘親自送過來。

葉凡打開一開,放在桌上,供大家觀看,說道:

“陳老怪發來的戰書,這纔剛回來,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殺我,還真是心急。你佈置得如何了?”

蕭銘的目光看了一眼秦傾城、還是開口說道:

“基本已經佈置完成,就是不知道到時候會來多少人,東瀛國那邊以川島家族為首,來的人不少,不過目前冇有宗師。武道世界霸刀宗、極劍宗和無極宗也來了一些人,加上陳家……敵人數量有點多,我們的人有點不夠用,我……”

“行了!彆說了,你安排好就行!”葉凡打斷他的話,既然知道問題所在,那麼他們肯定已經想好了對策。

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想不到對策,那就是白活了。

蕭銘點了點頭,目光看向那邊和楚明月有說有笑的林溫柔,說道:

“林前輩會參加嗎?”

葉凡看了一眼師姐。

還彆說,師姐和小姨子臭味相投,兩人早就以姐妹相稱,談論的話題基本都是葉凡和楚明心的。

“不知道她,不過他不會讓我死,你放心,我若是真的遇到生死危機,她肯定會出手。”

蕭銘點了點頭,若是林前輩參加,他們會輕鬆很多,但他不敢安排林前輩,冇資格,說道:

“你讓我特彆關注洪門黑虎,根據我瞭解到的訊息,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差點就進入華夏,不過聽到你的死訊,又離開,目前為止,還冇有聽到他再次踏入華夏的訊息,但身為宗師,若是隱藏身份進來,我們也許察覺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