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家是他們最大的依仗,和蕭家的戰鬥中,秦家走在前麵,衝鋒陷陣,陳家肯定不會忘的。

圍觀的不僅有秦家人,還有沈家、慕家、在某一處閣樓內,遠遠眺望。

“陳老怪真的達到宗師境了,沈總,你覺得葉凡有勝算嗎?”慕磊的目光依舊看著接受膜拜的陳老怪。

沈總全名沈向輝,是沈家二把手,集團副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傳聞葉凡也是宗師境,隻是在武道世界中,宗師名單查無此人,李前輩,你覺得呢?”

李前輩是一位老婦、拄著柺杖,卻渾身氣血澎湃,修為不低,說道:

“葉凡來曆不明,武道世界除了明麵上的宗門之外,還有一些隱世宗門,那些宗門的情況是不會對外公開的,也不會輕易被查到的,如果葉凡來自隱世宗門,極有可能也是宗師境,抬手鎮殺罡勁巔峰武者,那可不是輕易做到的。”

沈向輝沉默。

對於武道世界的情況,他不是很清楚,聽前輩這麼一說,更加撲朔迷離,但他內心更傾向於陳老怪。

旁邊一位青年武者說道:“隱世宗門的強者一般都很低調,向葉凡這般囂張跋扈、高調行事的人,我覺得他如果真是宗師境,肯定隱藏不住,早就暴露出來,我調查過他,他會術法,算是法武雙修。”

“之所以能殺掉罡勁巔峰武者,可能也是這個原因,我推測,葉凡應該不是宗師,隻是利用了法武雙修的優勢比一般的武者都要強而已。”

老婦冇有說話,眼眸眯成一條縫。

法武雙修、驚世罕見,如果成長起來,必定會是一方霸主,在武道世界絕對有一席之地,這樣的人該拉攏、還是疏遠,都需要衡量。

他們就曾經就此討論過。

在他們左邊一百米的一處閣樓內,川島家族的人在此觀看。

“沙伊小姐,陳老怪真的成為宗師了,或許我們根本不用出手,葉凡就會死在北運河。”一位丹勁武者眼眸凝重,盯著遠方的陳老怪。

川島沙伊回頭看著諸位武者前輩,說道:

“陳老怪成為宗師境強者,對於我們來說哦是好事,但葉凡也不弱,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我認為還是按照計劃執行比較好,還請諸位前輩到時候準時觀戰,如果有需要,咱們可以補刀殺葉凡。”

“如果北運河之戰,陳老怪敗了,我們就啟動B計劃,將葉凡引去東瀛國,在那邊將會有宗師等著他。”

川島家族得知葉凡還活著,也在做著各種準備。

而他們都在觀望陳老怪和葉凡之間的戰鬥在做具體的決定,伺機而動,隨時準備戰鬥。

左邊三百米的閣樓。

這裡站著的是神龍組的人。

程湘芸的眼眸有點冷,殺意露出一絲絲,神色凝重,一身古裝、右手持劍、像極了古代的女俠,突然說道:

“陸瑤,咱們走!”

兩人轉身就要離開。

卻突然被一隻乾癟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湘芸,不可!”老婦的言語有幾分嚴肅,說道:

“你身為神龍組的人,不能乾預,你若乾預,將會影響到神龍組的權威性、損害神龍組的名譽。”

程湘芸有些不甘心,說道:

“老吳,葉凡也是神龍組的人,我為神龍組的人而戰,何錯之有?”

老婦嚴肅的說道:“就算是神龍組的人也要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他自己惹的禍,讓他自己解決。”

程湘芸說道:“我隻是想讓這件事變得公平一點,不希望有人趁機偷襲,我不信東瀛國人,川島家族那些人虎視眈眈,我不放心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