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是我引薦進神龍組的,我要對他負責,對付一個陳老怪已經很棘手了,如果東瀛國武者和洪門的人插手,這對葉凡來說不公平,我不希望他死,他法武雙修、還懂得快速提升修為的方法,他對於我們神龍組、乃至整個華夏武道世界來說都是隗寶。”

“老吳,我承認我有私心,但我這麼做也是有為大局著想的意思,華夏武道界未來的希望就是葉凡。”

旁邊一位老頭歎了口氣,說道:

“湘芸,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就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程湘芸頓時有點愣住。

在這麼嚴肅的時刻,突然跳到這種話題。

臉頰緋紅,不過快速壓製,堅定的說道:

“冇有,你想多了,我是他的引薦人,我要對他負責。”

儘管她的羞澀一閃而過,但還是被在場三人注意到了。

歎了口氣。

老頭笑了笑,說道:“我支援你,不過我不建議你用神龍組的身份行事,你可以用個人名義去做,但有一點我需要跟你說清楚,就算是以個人名義去做,還是會有可能被神龍組除名的危險,如果你覺得能接受,放手去做,我不會攔你。”

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終究還是走出去了。

看著兩人離去。

老婦有些不滿的說道:“老頭子,你什麼意思?”

老頭笑嗬嗬的說道:“湘芸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以前我一直以為她是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剛剛我問她問題的時候,她有了一點變化,年輕的時候,為愛爭取一下,我們應該鼓勵,不然到老了就會後悔莫急。”

老婦聽後,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葉凡已有未婚妻,你這是在縱容湘芸去破壞彆人的家庭。”

老頭笑了笑,說道:“葉凡、湘芸都是武道世界的人,他們自然是不受世俗法律法規的約束,世俗婚姻法又豈能困住他們呢,再說了,誰說相愛的兩個人就一定要結婚、有時候,放手也是一種愛,隻要對方過得好,自己也很開心。”

老婦看著他,說道:“你說的是你吧?慫貨!”

陳老怪歸來,弄得沸沸揚揚、整個燕京都沸騰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等著看戲。

蕭家和陳家的大戰即將重啟,上一次,蕭家出了個猛人葉凡,暫時壓製陳家,如今陳老怪以宗師之境強勢歸來,大部分人站在陳家這邊。

作為當事人的葉凡也聽到了身邊的人在談論陳老怪歸來之時,那個聲勢浩蕩、轟動整個燕京城。

葉凡卻很淡定,該乾嘛乾嘛。

夜已深,該睡覺了。

葉凡走進房間,看到秦傾城坐在她的床邊,說道:

“你彆坐這兒,等會兒我老婆進來看到,我今晚又睡不好了。”

“咯咯咯,妻管嚴,這麼怕老婆啊,你可是堂堂武道宗師。”秦傾城並冇有挪屁股,直笑話他,說道:

“陳老怪到華夏了,你知道吧?”

葉凡躺下,蓋上被子,說道:

“耳朵都聽得長繭了,想不知道都難,你就不用跟我重複了,你可以離開我的床了嗎?”

秦傾城回頭,看了一眼門口,楚明心還未進來,說道:

“我幫你個忙,求你個事,成不?”

葉凡看著她,說道:“那看什麼事了。”

“我能讓你老婆今晚跟你睡一個被窩。”

“咦?”葉凡突然來了興趣,半躺,靠在床頭,看著她,說道:

“你有什麼辦法?”

秦傾城得意的說道:“什麼辦法,你不用管,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如果你勝了,放過我們秦家一條生路,不要趕儘殺絕,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