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手機響起。

接通,說了幾句。

“你要的東西到了。”

“走,我們出去。”

兩人走出去。

來到外麵的院子,葉凡看到一個老婆婆手裡提著不少東西,走過去接來。

楚明心忍不住轉身,看向彆墅背後的高山,雲霧。

帶血的利劍!

更加明顯了。

頓時感覺到頭暈目眩,隨即眼前一黑,直接癱下了。

葉凡急忙走過去,抱住她,無奈歎了口氣,說道:

“唉,你彆亂看嘛,本來你就是戶主,受到的入侵最大,你還敢跟它對視。”

這時,老婆婆拄著柺杖走過來,沙啞的嗓音問道:

“需要幫忙嗎?”

葉凡看了一眼老婆婆,說道:

“阿婆,你幫我照顧一下她,我去去就來。”

葉凡提著東西,趕緊走進裡麵。

黑狗血、銅錢、黃紙符、舌尖血、雙手作揖,嘴裡唸唸有詞,擺放在各個位置上。

老婆婆看著彆墅內。

無形中感覺到整座彆墅的變化,頓時驚愕,難以置信的說道:

“道法陰陽……這……這小道長居然會這招,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抬頭看向彆墅後麵的山峰。

被殘陽染紅如同鮮血的雲霧不斷散去,彷彿被什麼東西擊散。

“高人,高人呐!”

老婆婆忍不住驚呼。

冇多久!

葉凡出來了,注意到老婆婆的表情,也看得出來,她應該對這方麵有點瞭解的,說道:

“阿婆,謝謝你了。她交給我就行,剛纔那些東西多少錢,我給你。”

老婆婆看著他,愣了好一會兒,說道:

“今日我見到高人了,不知小兄弟師承何人啊?這般風水相術絕非常人所用。”

葉凡笑了笑,說道:“阿婆,我就是個小醫生,你謬讚了,多少錢,我給你。”

拿出四百塊錢,遞給她。

老婆婆見他不願多說,自然也很識趣不再問這個問題,道:

“這邪氣未除淨,為何啊?”

葉凡看她這般好奇,看了一眼那被擊散的雲霧,說道:

“誘敵現身!”

老婆婆點了點頭,說道:“明白,小兄弟,你說你是醫生?不知你在哪個醫院高就啊?”

葉凡說道:“天醫館。”

“天醫館?”老婆婆婆明顯冇聽過。

葉凡說道:“剛開張的,你應該不知道,東坡街129號。”

“哦,我說小兄弟這般本事,以前怎麼冇聽過。”婆婆深邃的眼眸看著他,說道:

“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啊?老身改日登門拜訪。”

“姓葉名凡。”葉凡也不想跟她多說,抱起楚明心,說道:

“我們該走了,你也趕緊走吧。”

開著車,直接離開這裡。

直奔醫館。

楚明月看到葉凡抱著姐姐進來,驚呆了,道:

“二狗,我姐怎麼了?”

“你個王八蛋,是不是欺負我姐姐了?”

“我姐姐絕對不會讓男人碰她的,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麵對小姨子的質問,葉凡完全不理會,安頓好楚明心,馬上去給她弄一些驅除身上煞氣的東西。

王晴走過來,看到他正在燒黃紙符,問道:

“葉凡,冇事吧?”

就在這時!

餘嘉芸也是急匆匆的跑進醫館,呼吸都是急促的,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

“表姐,表姐……”

餘嘉芸還冇進來,嘴裡就著急的喊人。

高雅溪將他帶到楚明心的房間,看到楚明心還處於昏迷狀態。

“表姐這是怎麼了?”

高雅溪兩手一攤,說道:“我也不知道。”

冇一會兒,葉凡回來了,端著一碗藥,灌給楚明心,並且在她的身上施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