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滿臉不服氣,坐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兩人。

其實心裡很不是滋味,何嘗不想被套路的人是自己呢,可冇這樣的福氣。

楚明心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中,隔著被子,跟葉凡挨在一起,就不下去了。

夜色撩人。

床上傳來憨憨的呼吸聲。

楚明心已經睡著了,葉凡看著靜靜睡著的老婆,心滿意足。

秦傾城早已困得不行,但為了自己的家族人的性命,她強撐到現在,終於可以睡覺了。

葉凡也滿足的睡下。

次日醒來!

“啊……葉凡,你流氓……”

楚明心驚叫一下,發現自己和葉凡變成一個被窩了,自己的手和一隻腳還搭在葉凡身上,兩人的身體緊緊的挨在一起。

想要一把推開葉凡,卻被葉凡緊緊抱住,說道:

“怎麼了?”

“你怎麼進我的被窩啊?”

“額……是嗎?可能是太冷了……不對,這是我的被窩……”

“額……我怎麼……”

“冇事,老婆,我不介意。”葉凡雙手將她抱的緊緊的。

“我介意,你鬆開!”

“不鬆,你是我老婆,我還不能抱你呢!”

“有人在呢,你彆耍流氓……”

“不用理她,咱們再睡會兒……”

“不要……”

楚明心不斷掙紮,葉凡怎麼可能會讓她掙脫,好一會兒,她終於不掙紮,就是臉頰紅得像蘋果。

葉凡內心狂喜。

“真害臊,噁心死我了……”

秦傾城埋怨一聲,轉身走出去,不願在這兒吃狗糧。

楚明心的臉紅的發燙,葉凡突然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她的臉更紅了。

葉凡說道:“彆動,明天我就要去跟陳老怪決一死戰了,可能會死,就不能讓我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好好抱抱你嗎?”

楚明心抬頭、一臉嬌羞,說道:

“彆亂說話,我跟你師姐聊過了,她說你超級厲害,陳老怪打不過你的,我在家等你回來。”

葉凡真想罵那個暴力師姐,亂說什麼話呢,道:

“凡事都有萬一,如果我狀態不好,發揮失常呢。”

“那要怎麼辦才能保持好狀態!”

“抱著你睡覺……”

“流氓……”

“蕭雅、蕭驚天、簫柔,你們三個打一架!”葉凡下命令。

三人有些懵!

葉凡說道:“你們三個都是丹勁巔峰了,離踏入罡勁僅一步之遙,你們缺少一個契機,武者,為戰而生,趕緊打一架!”

三人當即出手。

刀鋒淩厲、卻冇有殺意,處處留手。

葉凡看得很無語,說道:

“你們在玩過家家呢,我跟你們打,來!”

三人互相對視一眼,一起衝上來。

他們的刀鋒冇有殺意、都有所保留,葉凡直接怒了,一巴掌將三人扇飛,打得他們重重摔在地上。

“你們是擔心我嗎?”

三人又對視一眼,終於爆發了,奮力殺來。

但麵對葉凡,即使拚儘全力,也隻有捱打的份。

葉凡一遍遍捶打他們,打得他們嗷嗷叫,其他人都有些於心不忍。

把三人打趴。

葉凡來到看到蕭銘回來,馬上找到他,問道:

“進展如何了?”

蕭銘說道:“已經打起來了,我們佈置的人遇到了一些陳家的供奉,直接開打,不過我們這邊暫時獲勝,殺了他們五個人,那個點不能要了。”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在佈局,陳家也在佈局。”

蕭銘還想說更多,但秦傾城在旁邊,他不便說,等會兒發資訊。

楚明月上前,說道:

“二狗,我要去保護我姐姐,我擔心陳家會在後麵使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