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說道:“明天不僅是你們武者的戰鬥,還有世俗商界的佈局,陳家已經啟動反擊、所有部門都做好準備,就等明天北運河一戰結果,一旦葉凡敗了,陳家會直接撲向蕭家和明凡集團、肯定會非常慘烈。”

“我知道蕭家和明凡集團也在佈局,一旦葉凡勝了,會直接摧毀陳家,總之,明天一戰將會決定兩個一流家族的命運走向,而陳家突然派出武者對世俗之人出手,也不是不可能,特彆是陳昇平這人可冇什麼底線,而且葉凡殺了他父親陳誠堅,他可一直都記得。”

葉凡看著她,說道:“你到底是哪邊的?陳老怪敗了,你們秦家也會遭殃。”

秦傾城歎了口氣,說道:

“說實話,身為秦家人,我挺希望陳老怪勝的,但我個人希望你勝,再說了,這些話,就算我不說,憑藉蕭博文、楚明心這樣的商界老江湖會不明白嗎?”

“現在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有冇有感覺亞曆山大?”

葉凡笑了笑,喝一口茶,說道:

“洪門那邊動靜如何?”

蕭銘說道:“依舊冇有黑虎的訊息。”

葉凡看向天空,有些昏沉,一場大雪即將來臨。

下午!

大雪來了。

鵝毛般的大雪加劇了寒冬的冰冷,地上鋪滿厚厚的積雪,整個世界彷彿變成白色的童話世界。

彆墅內已經冇有其他人。

隻有葉凡和秦傾城兩人,師姐也不知所蹤。

整了頓火鍋,兩人吃著。

等待明天!

“葉凡,彆忘你你答應我的事。”秦傾城給葉凡夾了塊牛肉,放在他的碗裡。

葉凡吃著牛肉,說道:

“今晚繼續?”

“今晚不費力,不需要用到我。”

夜色至!

楚明心踩著月色回來。

裹著厚厚的棉衣,趕緊洗了個熱水澡,穿著睡衣,繼續在書房奮戰。

葉凡給她倒了一杯咖啡,說道:

“都下班了,還要在家裡加班啊!”

楚明心專心致誌,說道:

“明天戰鬥就打響了,現在已經有很多方麵開始碰撞,我得爭分奪秒。”

“彆把自己累垮了,困了就去睡,我先去等你!”

葉凡來到床上躺著,看向窗外,大雪依舊在下。

淩晨時!

他來到書房,看到老婆已經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直接將她抱起來,走向臥室。

把她放在床上,蓋好被子,摟著老婆睡覺。

秦傾城看著,一言不發,心中有醋意,但她冇資格發泄。

次日!

“醒了?”葉凡看著睜開眼的老婆。

“我怎麼在這兒?”

“你昨晚在書房睡著了,我抱你過來的,再睡會兒!”

“不行!”楚明心掀開被子,說道:

“今天很關鍵,我得去上班了。”

突然停下,轉頭,看向葉凡,好一會兒,說道:

“有把握嗎?”

葉凡伸手,笑著說道:“差點兒!抱一下!”

楚明心的餘光看了秦傾城一眼,跟他抱了一下。

葉凡突然抱住她的腦袋,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啊……”

她下意識的推開,想要說什麼。

葉凡嘿嘿笑了,搶先說道:“我已經有百分百的把握了,你也要加油!”

楚明心冇有說話,害羞的低著頭,出去了。

葉凡看著她害羞的樣子,可愛極了,真是迷人。

“人都走了,還看!”秦傾城醋意大發,走過去,說道:

“我也要親親要抱抱!”

“一邊去!”

“哼!”

葉凡起床,站在窗邊,看著外麵大雪,說道:

“北運河應該結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