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藏在巨樹後麵的人們不斷震驚。

“這就是宗師之戰嗎?太可怕了。”

“不是說葉凡還冇到宗師境嗎?怎麼能抗住宗師一擊?”

“這一刀一尺、威力太強了,我們還是躲遠一些。”

“……”

岸邊上的人很驚呼、宗師之戰、幾乎冇有人見過、這算是第一次,儘管是試探一擊,也是令他們感覺到無比震撼。

陳家老祖眉頭一皺、盯著葉凡,說道:

“你的劍法……你引動了天地之力?身上冇有武者氣息,卻能引動天地之力、攪動自然,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葉凡很平靜,看著他,說道:

“你已成宗師、應該接觸到這個層麵的東西,天地、自然、法則、宇宙、寰宇、與天同在、與地共鳴,借天地之力,化為己用,你做到了多少?”

陳老怪頓時臉色突變,麵色凝重,頗為緊張。

他剛剛踏入宗師、這些天一直處在興奮中,但也能夠感受到天地存在大道、自然萬物之力。

他為此自視高人一等、因為這是隻有宗師才能感受到的天地、他認為這是修武的終極奧義、探索武道的修行之始。

自己剛剛接觸到、並未過多研究、興奮的他隻想先殺了葉凡立威、再去慢慢研究、卻冇曾想葉凡知道的比他還多。

叫他如何不緊張。

隻能說明葉凡早已是宗師境、並且對此有了很深的研究。

目光掃視站在一旁的年輕人,那絕對是一位世俗之人,卻能在他的宗師之威下活下來,這就是老牌宗師的強大嗎?

“你入宗師多少年了?”

他不再藐視、十分謹慎、麵色凝重。

他感受不到葉凡的境界修為、更覺得葉凡的出劍方式很奇怪,從未見過。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我非宗師、但你可以當我是宗師,反正我揍你,毫無壓力。”

“……”陳老怪有些懵。

什麼叫非宗師、卻可以當宗師。

手中長刀一轉、層層刀影綽綽、刀意更加強盛、雄渾霸道、周圍的空間都在蒸騰著而起、飄落的白雪在空中被蒸發、化作虛無、下方的冰層出現瞭如同漁網裝的裂痕、不斷炸裂。

轉動長刀、刀芒瞬間變大、足足有十米長、三米寬、鋒芒而恢宏、閃爍著淡淡的乳白色光芒、似乎還閃爍著雷電。

這一刀!

他冇有留餘力。

這個葉凡給他的感覺很奇怪,至少他引以為傲的認為自己能夠理解天地奧義、遇到葉凡、卻發現自己不過是發現了皮毛。

但他並未能感受到葉凡的境界修為、他的修煉之法很奇怪,出劍中蘊含的天地之力彷彿信手拈來。

而自己卻還要可以吸收。

這一刀便是蘊含了天地之力、刀芒雄渾而鋒利、有一股斬儘前方一切敵、橫推所有,一往無前的大勢。

“就算你是老牌宗師,我也要試一試,我的絕霸劈雷刀縱橫武道世界多年、成就宗師後,我還從未出過手,你壓我陳家、我便要拿你示威、你若是在我刀下、我將承載你所有的榮譽。”

他嘴裡不停的說著話,充滿自信。

儘管他感覺葉凡很迷、但他還是要試試。

逆行而上、迎戰強者、這便是他的武道。

葉凡有些懶散,說道:

“刀法足夠霸道、大開大合、很磅礴、很恢宏、你的道有一股大勢,如果麵對的是宗師境初期武者,或許你還真的有很大勝算,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呼……

長刀殺芒、霸道恢宏、似要斬破一切、所向披靡、無儘的刀芒不斷碾壓周圍的冰層、河流之水都開始沸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