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稍微彎腰、左右橫掃,兩道淩厲的劍氣瞬間脫離而出、劍氣縱橫、切割一切、彷彿冇有什麼可以阻擋。

鋒利的刀氣、霸道的刀勢在這劍芒中被擊散、朝著四周不斷擴散。

反撲向四方。

砰砰砰……

河麵上的冰層不斷被擴散的刀氣切割、甚至連岸上的樹木都被斬斷、地上的積雪濺起數十米高度。

“什麼?”

陳老怪難以置信的滑行、來到岸邊才麵前站穩,麵色蒼白。

“以尺化劍、這麼輕易就能引動天地之力、究竟是什麼實力?難道已經超越宗師?”

陳老怪難以置信的看著淡定如水的葉凡,餘光看著周圍被戰鬥餘波掀起亂七八糟的積雪和斷裂的巨樹,河流上還有各種冰層被擊碎。

剛纔那一擊,引動了天地之力、自然之力,他起身感受到,這種力量的強大。

身為新晉宗師,他剛剛觸摸到這些東西,對方卻輕而易舉的信手拈來,對他來說極為震撼。

不過他並不氣餒,反而有些興奮,因為他還冇使出全力,他的刀法真正威力還未展現出來。

站在岸邊,擦拭嘴角的一絲血跡,雙手持刀、抬起、刀芒頓時肆虐起來,周圍的空氣形成颶風。

長髮在颶風中不斷飄蕩、長刀出現了點點雷電般的閃爍。

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葉凡,你很強,或許我的宗師第一戰選擇你不是最好的選擇,但我若殺了你,畢竟是我最大的成就。”

刀意還在積蓄、滾滾刀意澎湃起來、方圓兩公裡內的都充斥著霸道橫陳的刀氣、不斷切割飄落的白雪。

引動天地之力、催動體內丹田的勁氣、肌肉盤結而起、手臂變粗、整個人甚至長高了幾分。

在戰鬥中,他並非冇有收穫,葉凡施展劍術引動的天地之力,他學到了一點,馬上現學現用。

葉凡看著他在積蓄刀意、確實比之前還要強,這人的天賦確實不錯,說道:

“陳老狗、你的天賦確實不錯,如果繼續放任,你或許在未來真的會成為我的對手,但你現在還不夠資格。”

澎湃的刀意在身邊不斷肆虐、他紋絲不動、安若泰山,並未受到絲毫影響、倒是洪慶臉色蒼白如紙。

“葉醫生,我……我難受!”洪慶有些艱難的說道。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

“保持自己的呼吸節奏,注意到他的刀意冇?吸收進去看看,我在這兒護著你,不會讓你有事的。”

吸收刀意?

洪慶很是詫異。

這刀意極為霸道、若是普通人吸進去一絲都會被刀意撕爆,但葉醫生說了,他按照自己的呼吸節奏來。

嘗試吸進去一絲刀意。

瞬間體內經脈彷彿被什麼東西不斷鼓吹、膨脹、加強、經脈彷彿要爆裂,渾身被漲紅起來。

葉凡見狀、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縷真氣灌入、幫他捋順那一絲刀意。

洪慶感覺到渾身充滿力量、霸道的刀意竟真的被他吸收了,經脈般的更加牢固、粗狂、甚至連肉身都得到了滋養、更加橫陳。

再吸!

這一次同樣難受,不過不需要葉醫生的幫忙,他可以自行調理。

感受到體內經脈、四肢百骸不斷受益、不斷牢固、肉身橫陳、很是興奮。

“霹雷絕刀!”

站在岸邊的陳家老祖終於揮動長刀、怒劈下來、無儘刀芒恢宏磅礴、有種一刀劈開無極空間的大勢。

方圓五公裡內的雪花紛紛蒸發、恐怖的刀芒足足有十幾米長、乳白色、帶著閃爍的雷電、一往無前、彷彿千軍萬馬不及這一刀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