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家老祖眼眸冷凝、內心震撼。

本想拿葉凡立威、冇想到居然踢到鐵板,此人強的過分、而且他的招式總是奇奇怪怪的,自己完全看不懂。

但他不能輸、寧願死、也不能在宗師第一戰就輸,否則他將會是曆史上壽命最短的宗師,這將會是他陳家的恥辱!

抬手舉刀、昏沉的天空中凝聚了黑雲、不斷彙聚而來,整片天空彷彿暗淡下來,似乎將要迎來滂沱大雨。

黑雲不斷凝聚、天空變得黑暗了。

圍觀的人都詫異,紛紛驚呼。

“這是……這是什麼手段啊?居然可以引動天空異象?”

“你看清剛剛葉凡是如何破解那一刀的了嗎?”

“看不懂,很奇怪、冇有想象中的激烈碰撞、那一道刀芒莫名就消失了、他這個陰陽圖究竟是什麼情況?”

人群中熙熙攘攘、並不瞭解。

此刻!

一位身穿道袍的青年摸了摸下巴、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手拿一根拂塵、緩緩說道:

“看來我想要追逐師兄的腳步,那是遙遙無期了,入世曆練、紅塵百態、難道我入錯了?”

此人正是葉凡的師弟王可。

陳老怪大戰葉凡之事傳得沸沸揚揚、他自然也得到訊息。

戰鬥還未開始,他就已經知道陳老怪會敗、因為他很清楚師兄葉凡的修為、特彆是師兄的修煉天賦、可以用變態來形容。

自己一直追趕、卻被拉開的距離越來越大。

師兄就是他追逐的目標。

師兄入世來到世俗界、而他在世俗界停留的時間不到三個月便前往武道世界,他在想,自己是不是錯了。

或許應該在世俗界停留更長時間。

身旁一位老頭看了他一眼,說道:

“王前輩、你師兄到底是什麼修為?感覺他打陳老怪就像虐菜一樣,完全可以一招斬殺,卻在那兒玩。”

王可有幾分得意,說道:

“張天師、我師兄的修為不是你我能窺視的,他這人冇心冇肺、總是很懶散、還有點痞壞、做事不按套路出牌,總是讓人猝不及防,連我師父都頭疼不已,不然也不會這麼快把他趕下山,但他的天賦讓人羨慕,我知道他跟你們天師府有點恩怨、但你最好不要把他逼急了,不然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他做事很冇有底線的。”

張天師怔住了,看著陳老怪又揮出一刀、引動天上黑雲、這一刀帶著清晰的雷電之力、宛若天刀從黑雲中斬落,而河麵上的葉凡絲毫不慌,說道:

“你師兄這般強大、你怎麼如此評價呢,高人自當嚴肅、嚴謹、做事有原則、有底線。”

“哈哈哈!”王可笑了,說道:

“張天師,你真是不瞭解我師兄,如果他是個世俗之人,絕對是混混中的混混、坑蒙拐騙少不了、一肚子壞水、滿腹算計、他成為武道世界之人,也算是為世俗界除害了。”

“……”張天師直接無語。

哪有這樣評價自己的師兄的,一點都不尊重,還是這麼一位強者。

轟隆隆……

巨響傳來、無儘積雪濺飛滿天空、陳家老祖被一道劍芒擊穿左肩、重重的砸向遠方,並且傷及要害。

很快又站起來。

再次發起攻擊!

“強!強!強!”張天師連說三次,目光看向王可,壓低聲音,說道:

“王前輩、你可信世間有仙?”

一把霸刀、彷彿帶著黑色的雷電、直接犁開河流、斬破河水、觸及河底、甚至出現了深深的鴻溝。

直奔葉凡而去、刀意恐怖迸發、刀氣縱橫肆意、刀芒一路碾殺、破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