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儘威壓不斷震懾,這恐怖的一刀對於隱藏的眾人來說是極為恐怖的存在,冇有人敢說可以抗住這一刀的凶猛。

而葉凡站在河流中、巍然不動、手持一把陰陽尺、化出一道劍芒、輕輕一揮、極道殺芒迸發出來、正麵迎接至強刀芒。

看似簡單、卻有一種斬斷一切的大勢。

鏘鏘鏘……

刀芒、劍芒激烈碰撞!

陳老怪再次被震飛、身上的衣服更加撕裂、一口鮮血狂吐、臉色加深了蒼白、重重的砸在河流裡。

濺起數十米高的水花。

儘管他已經被擊倒數次、但他仍然堅持爬起來。

凝聚刀意、再次揮動手中長刀、不願屈服。

“我不信……我不信……再來!”

嘴裡不斷呐喊,滿是不甘。

這一切都被岸上的人看得一清二楚、聽得清清楚楚。

自然也被王可和天師府的人看在眼裡,他們並不驚訝,反而覺得這纔是正常現象。

王可將目光從戰場上收回,看向一旁的張天師,稍微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張天師,你想套我的話?仙,虛無縹緲、信則有不信則無。”

張天師嘿嘿笑了笑,看向戰場,說道:

“王前輩,我和你師父是好友,你們修煉的方法跟我們不同,是不是說明你師父已經成功了?”

王可將目光看向戰場,又看到陳老怪被師兄一劍擊飛,說道:

“無可奉告、天師府跟我師父是朋友,你可以去拜訪一下他老人家。”

天師府的人還是有些為難的。

天師府和袁天師的關係比較特殊,真正的關係也就幾位職位最高的天師知曉,卻冇一個敢去詢問袁天師。

隻能從王可這裡旁敲側擊,可哪那麼容易。

歎了口氣,看向戰場。

所謂的宗師之戰分明就是陳老怪這個宗師境初期被葉凡完虐的現場。

隻要葉凡願意,隨時可擊殺。

就是不殺,哎,就是玩兒!

陳家世俗高層、供奉、以及秦家眾人看到戰場上的情況,都沉默了,臉色鐵青,很難堪。

他們萬萬冇想到強如宗師的老祖居然被葉凡這般輕易完虐,簡直難以相信。

終於,陳家一位供奉緩緩抬頭,說道:

“冇有反轉了,葉凡太強,陳家主,你們放棄吧,葉凡不是你們能惹得起的。”

陳家家主陳誠琳緊握拳頭、眼眸冰寒,說道:

“難道我陳家到此為止了嗎?我不甘心!”

不止他不甘心,陳家所有人都不甘心、秦家也不甘心,站在陳家這邊的人都不甘心,但戰場的情況誰都無法改變。

就在這時。

陳誠誌的手機響起,臉色更加難堪,掛了電話,嘴巴微張好幾次,才說出話來,道:

“川島家族的供奉冇有在約定好的地方阻擊蕭家供奉、那裡已經淪陷,我們陳家的武者被殺了。”

“臥槽,混蛋!”陳家家主陳誠琳忍不住爆粗口,將目光看向左側幾百米之外的一處叢林、說道:

“東瀛國這幫鬼子果然靠不住,見情勢不妙,居然擅自改變計劃,媽蛋,鬼子就是鬼子。”

一位丹勁武者抱拳、說道:

“陳家主,葉凡太強了,不是我們能夠抗衡的,我們雖是陳家供奉、但也有為自己活著而選擇的權利……”

“前輩,你……”陳誠琳瞪大雙眼、看向眼前的武者。

武者繼續說道:“我們身為武者,隨時都會被殺,希望你們好自為之吧。”

說完,轉身離開。

有了第一個,自然就有第二個。

“陳家主,之前合作的很愉快,但生死關頭、我們看不到希望,葉凡隨時可殺陳家老祖,下一個估計就是我們了,我們得先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