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家主、實在抱歉,告辭了!”

“……”

陳家供奉紛紛離開。

陳家世俗之人看著這些人一個個離開,咬牙切齒、拳頭緊握、卻又無可奈何,臉色難看到極點。

一切都是利益。

一切都是為了活著。

儘管憤怒,但也改變不了什麼。

就在這時!

一位陳家家族內勁武者開口,說道:

“家主,剛剛傳來訊息、海外洪門的人還未達目的地,被不明身份的人伏擊了,冇能按照原計劃進行。”

陳誠琳眉頭一皺,捂著心臟,說道:

“不明身份的人?跟蕭家無關?”

武者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不是蕭家的武者、也不是蕭家供奉、根據猜測、這些人似乎來自江鎮,領頭的好像是神龍組的人。”

“什麼?神龍組?”

不僅家主陳誠琳震驚,其他人也都很震驚。

不明所以。

不遠處的秦家人也收到這個訊息,畢竟秦家供奉和海外洪門接應,得知這個訊息,震驚不已。

站在一旁的秦傾城很嚴肅的說道:

“應該就是神龍組的人。”

秦家眾人看向她,滿滿的疑惑。

“傾城,到底什麼情況?你知道什麼?”老太君臉色極為蒼白、接連傳來壞訊息,讓她的心臟病受不了,靠藥物維持著。

秦傾城看著戰場、看到陳老怪被虐、居然有些開心,不過她並未表現出來、一臉嚴肅,說道:

“葉凡是神龍組的人。”

“什麼?”老太君猛然站起來、心臟病瞬間爆發,道:

“你……你……怎麼不……”

“媽……藥,藥呢?”

“太君……”

很多人攙扶著老太君、急忙給她喂藥、這才緊急穩定下來。

秦奉看著女兒,很嚴肅,說道:

“傾城,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從來不說?”

秦傾城沉默了一會兒。

就她個人而言,她希望葉凡勝、希望蕭家勝,但從大局觀出發、又覺得陳家應該勝,隻是她萬萬冇想到戰場會是葉凡單方麵碾壓陳老怪。

葉凡的強大出乎她的意料。

“我來之前就告訴過你,這場戰鬥很懸、葉凡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她很嚴肅、甚至有些冷漠,說道:

“葉凡的修煉之法很詭異、他背後有很多力量是我們之前未曾察覺的,神龍組便是其中之一。”

目光看向秦奉、嚴肅說道:

“爸,我們現在必須和陳家切割、陳家敗局已定、我們得做好準備,你放心,我會儘最大的努力抱住你們。”

秦奉看向戰場,陳老怪依舊被虐。

戰局基本上不會有任何反轉,而能夠從葉凡那邊爭取到一點點權益的似乎也就隻有眼前這個女兒了。

目光轉向旁邊的老太君,說道:

“媽,冇有希望了、咱們必須和陳家切割、傾城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

老太君臉色蒼白的看著秦傾城,好一會兒,說道:

“你能做到什麼程度?”

秦傾城沉默一會兒,說道:“保住你們的命!”

老太君緩了一會兒,說道:

“秦家全線撤回、和陳家切割一切。傾城,奶奶相信你!”

之前一直站在陳家這邊的人都做出了驚人一致的決定,切割和陳家的一切關聯。

樹欲死,猢猻散!

某個偏僻的彆院內。

姚老、徐老、楚明月、徐月婉、禿鷲、墨幺這些人靜靜等待,等待敵人殺過來。

有人在院子裡修煉、有人在喝茶,兵器都放在身旁,隨時準備戰鬥。

楚明月最為著急,是不是看看院子前的那條路,卻一個人都看不到,有些心急,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