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斷磕頭,認錯。

在他看來,葉凡早已超越宗師境、踏上入道境。

宗師之上是入道境、入道境又被稱為陸地神仙、縱橫陸地、宛若神仙、所向無敵、手段神通非常人所能想象。

自己在葉凡麵前連螻蟻都不如。

葉凡嘴角一揚,看著他,說道:

“你不是王者歸來嗎?不是號稱要拿我示威嗎?”

“當初你不是在碼頭上搞得浩浩蕩蕩、陳家人和供奉像迎接皇上一樣迎接你,你不是很光榮嗎?”

“怎麼?現在變成一條蟲了?”

葉凡冷笑、看著他。

陳老怪連連磕頭,道:“我就是一條蟲、您說我是啥我就是啥……”

“等等,等等……”

陳家三位武者奔襲而來,來到老祖身邊,看到老祖一身狼狽、趴在地上、身上的血腥味極濃、血窟遍佈全身、可以說是遍體鱗傷。

可憐巴巴的在哀求。

心很痛!

從未想過他們一直引以為傲的老祖居然如同狗一樣跪在地上求饒。

葉凡看著眼前的陳家武者、很淡定、他們的背後還有陳家不少世俗高層跑過來,說道:

“怎麼?你們要聯手?我隨時歡迎!”

陳家武者抱拳、恭敬的說道:

“前輩誤會了,我們甚至不是您的對手,我們在您的手下活不過一招。”

葉凡頗有些興趣,說道:

“那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終於!

陳家高層趕到了。

看到老祖一身傷、狼狽不堪、像狗一樣趴著,於心不忍。

家主陳誠琳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我們敗了、陳家敗了,我們願意作出賠償、但求你能放過我陳家老祖,你隨便提要求,隻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照辦。”

老祖的失敗隻是一時的,等日後修為在精進,還是可以崛起的。

要知道、一個世俗家族有一位宗師是多麼了不起的事,帶領一個家族崛起,那也是輕輕鬆鬆的事。

東山再起、不難!

現在願意付出一切代價,換老祖一命。

葉凡嘴角揚起、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要你死呢?”

陳誠琳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如果這是前輩所求,我可以死!”

葉凡還真有點詫異,說道:

“你是條漢子,不過這並不能成為我放過陳老狗的條件。”

陳誠琳急忙說道:“前輩還想要什麼,都可以提出來,我一定會滿足的。”

葉凡說道:“我想要你們陳家的所有。”

“冇問題!”陳誠琳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說道:

“我陳家名下所有資產、產業、資源都可以雙手奉上、我們願意一無所有,明凡集團可以一舉成為一流家族,取代我陳家之位。”

“我剛剛已經讓家族那邊放棄所有的抵抗,暫停所有的商業戰爭,前輩若不信,可以給你老婆打個電話問問,隻要你點了頭,商戰即可取消、全部奉上,過戶到明凡集團名下。”

葉凡不得不佩服眼前的陳家之主,做事果斷、反應迅速。

陳家的人儘管心中萬般不捨、畢竟過慣了奢侈的生活,一下子變成一無所有,會很不適應。

但做下這樣的決定,也是高層緊急商議決定的,其他人不能接受也得接受。

隻要老祖還活著,就可以東山再起,日後還可以更強。

陳家眾人緊張的盯著葉凡,等待他的答覆。

葉凡看著眼前一個個裹著大衣的陳家人,伸手指著陳老怪,說道:

“我要他的命!”

“前輩……”撲通,陳誠琳跪下了。

撲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