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打算再廢話,隻能以劍開路。

呯呯呯……

結了冰的海麵冒出一根根又尖又長的冰錐、原本平滑的冰層頓時變成瞭如同刺蝟般的模樣。

一根根冰錐不斷延長、帶著淩厲的劍氣。

“林道友,你若不讓開,你將會葬身於此,我不管你是不是神龍組的人,擋我者死!”

就是這麼霸道!

他們重返華夏有更加重要的任務,不然也不會跟神龍組達成協議。

為了重返華夏,也算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而他重返華夏的第一站,必須是替自己的弟子們報仇。

林溫柔露出甜美的笑容,說道:

“人家好怕怕,你這樣對待一個溫柔、可人的女孩子,人家會傷心的。”

“人家一傷心,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哦。”

黑虎眼眸一橫,冰層冒出一根腰般粗壯的冰錐快速襲去,帶著淩厲的劍芒化作一把利劍刺穿一切。

溫柔甜美的林溫柔嘴角微微一揚、瞬間凝聚一股磅礴而霸道的力量、右手握拳、拳勢滔滔。

俯視而下,一陣陣威壓不斷震懾下來。

正準備揮拳之際。

手機響起。

有些不耐煩,拿出來,看了一眼,居然是師弟葉凡。

“喂,你要乾嘛?老孃正準備動手,你這樣打擾我,要是事情不重要,回頭,老孃扒了你的皮。”

“我去,我都結束了,你還冇開打?那不用打了,回來吧。”

“去你媽的,老孃來都來了,怎麼著也得打一拳再說!”

不給葉凡再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

眼眸冰冷,盯著殺上來的冰錐,渾身氣勢再次膨脹、氣勢節節攀升、周圍的空氣、空間彷彿被她牽動。

巨拳氣勢如大嶽之山、驚駭動天。

“吃老孃一拳!”

巨拳轟然砸下。

如同一座大山轟然而下,直接打在巨大的冰錐上。

呯呯呯……

鋒利而冰錐被巨拳掄碎、冰塊不斷崩塌,淩厲的劍芒也在這一拳之下被轟散。

巨拳俯衝而下、一往無前、所有冒起來的冰錐都無法抵擋這一拳的巨大威力,在巨拳之下紛紛化作碎片。

轟隆隆……

終於,巨拳觸底、打在海麵厚厚的冰層上。

冰層以巨拳為中心、快速裂開、如同網狀、不斷延伸、方圓十公裡內的冰層紛紛裂開,冰層之下的海水不斷沸騰、從裂縫中迸濺而出。

黑虎麵色凝重、連退幾步、有些驚愕。

這一招雖是試探性,但也是宗師之力下施展出來的,冇想到此人掄下來的巨拳居然能全部擊碎。

巨大的拳勁如同驚濤駭浪襲來。

手中長劍橫在麵前,擋住這股強大的拳勁、往後滑行數百米、終於停下來。

“用拳法的華夏宗師?為何從未聽聞!”

他有些震驚,抬頭看去。

那一道橘黃色的身影正在離開,同時傳來話語,道:

“不跟你玩了,華夏有人等你,你趕緊去吧,你不被揍成豬頭算我輸!”

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海域中。

傍晚至。

今天的雪格外大,地上不斷積雪,越來越厚,已經到了一個成年人的腰間。

很多偏僻之地發生了戰鬥、流淌在地上的鮮血很快被白雪鋪蓋,武者死傷無數,不過這些戰鬥都隻是在供奉圈子,並未深入到武道世界內。

世俗世界的戰鬥也異常激烈,主要以蕭家和陳家為主、陳家節節敗退、蕭家步步緊逼,大勢一定,過程非常慘烈。

葉凡結束了北運河的宗師之戰,回到了彆墅,洗了個熱水澡,出來看到蕭老已經弄好火鍋等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