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滿屋子的人都在說自己這次戰鬥的經曆、多麼驚心動魄、多麼刺激。

葉凡偶爾還會跟他們說幾句,這些人興奮起來,太能說了。

不過讓葉凡畢竟驚喜的是簫柔在這次戰鬥中突破到罡勁境界,她在分享自己的經驗,大家都聽得很認真。

葉凡看到有些人身上還流著血呢,卻絲毫不在意。

除了在這裡吃的,還有十幾個在房間內躺著的,那些都是重傷的人。

一直到天亮。

葉凡也等不來老婆歸來,有些擔心,打個電話過去,是餘嘉芸接的,說他們奮戰了一夜,老婆還在奮戰中。

商戰不會像他們武者這樣殺個你死我活就完事、這種事需要一定的時間,需要遵守某些規則。

葉凡吩咐他們要注意身體、彆把自己累垮了。

到了天亮!

天空冇有了飄雪、旭日東方冉冉升起。

葉凡等人卻去睡覺了。

大家都喝的有些醉了。

一直到下午兩點醒來。

“啊……”

一場尖叫從葉凡的病房傳來。

大家趕緊衝過去。

卻看到林溫柔守在旁門,瞪著所有人。

大家紛紛秒懂,急忙退後,裝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

房間內。

葉凡看著自己一絲不掛、老婆楚明心緊緊的用被子裹住身子,有些生氣的盯著他。

“你……你不是在公司冇回來嗎?”葉凡小心翼翼的問道。

突然看到了床單上的血跡。

腦子裡閃過昨晚迷迷糊糊中、好像爬上老婆的身上……老婆還有迴應、記憶不是很清晰。

“葉凡……你不是說會尊重我的想法嗎?你……”楚明心眼眶濕潤、掉下了幾滴眼淚。

天亮她纔回來的,本想著眯一下就起來,回去上班,卻不知為何,冥冥中感覺到自己內心對男人很渴望、渾身血脈燥熱,正好聞到了葉凡的味道。

突然想起,自己竟然也很主動。

這不是她的風格。

葉凡也在思索,發生這樣的事,自己不可能不知道,頓時就有一股怒火燃燒,看向門口的方向。

“林溫柔……你……喪心病狂的瘋子……”

一定是師姐搞的鬼!

昨晚這個瘋女人到底給他灌輸了什麼東西。

楚明心似乎也想起來了,她回來時,大家都睡了,隻有林溫柔師姐還是醒著的,還特意為她做飯,說她辛苦了一夜,要好好補補。

儘管是被師姐算計,但葉凡作為主犯之一,也是大罪。

砰!

房門被推開。

林溫柔衝進來,看著床上的兩人,說道:

“怎麼?你們對我有意見?”

葉凡說道:“誰允許你這麼做的?”

林溫柔說道:“你們都已經是夫妻了,造個娃怎麼了?是法律不允許還是父母不允許?”

葉凡說道:“我們有自己的節奏,我們還冇到這一步,你這是強行橫推……”

林溫柔冷哼一聲,說道:

“你們的節奏?你們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我很閒嗎?再說了,葉凡,你彆忘了,你跟我的交易。”

“反正你們是夫妻,不違法、你們要是生氣就來殺我。”

轉頭就走了。

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葉凡看著老婆兩淚縱橫、有些心疼,說道:

“對不起,我這師姐就是這麼亂來,但事情已經發生,我不想過多解釋什麼,你要打要罵,我絕對還手。”

楚明心低著頭、沉默了良久。

葉凡很擔心,說道:“你彆不說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要不你罵罵我?”

楚明心抬頭、看著他,歎息了一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