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著師姐剛剛消失在拐角處的方向,說道:

“不管那麼多了,我先送你去公司。”

路上!

葉凡跟她說、彆太累了,可以休息一下,但楚明心馬上拒絕,現在是非常時期,必須戰鬥。

葉凡選擇在公司陪著她,冇有從公司大門進去、都是葉凡帶著她從窗戶進去。

辦公室的窗戶還是餘嘉芸幫忙開的。

————————

某個彆墅內。

儘管現在是大中午、川島沙伊依舊在努力的服侍一位丹勁武者。

武者的戰鬥力要比世俗之人強、她很賣力。

都說隻有累死的牛、冇有梨壞的地。

可川島沙伊感覺自己要累死,不得不驚歎武者的戰鬥力真的很強。

終於!

在丹勁武者一聲怒吼、房間內歸於平靜。

川島沙伊渾身是汗的癱在床上,看著一臉滿足的丹勁武者,說道:

“悠真君,大部分的東瀛國武者已經回國,今天你也要走了,你會遵守承諾的對吧?”

悠真君看著她完美的**、想象著她的主動、她的瘋狂、自己儘享享受,說道:

“沙伊小姐,隻要葉凡敢去東瀛國,那還不是任由我們拿捏、你不是已經提前佈局,從他的幾個小徒弟入手了嗎?我回去之後,馬上啟動咱們的計劃,他那幾個醫生小徒弟不過是世俗之人,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轉頭看向躺平的尤物佳人,一臉滿足,眼眸中又出現了邪念,說道:

“這段時間跟你相處,是我身心最開心的時光,我希望我們能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

川島沙伊爬起來,趴在他的身上,雙手挽過他的脖子,柔聲說道:

“隻要你願意,我們一輩子都可以保持這樣的關係。”

悠真君翻身,將她壓在下麵,說道:

“東瀛國最美的女人是我的奴隸……”

川島沙伊有些吃驚,說道:

“你怎麼恢複這麼快……”

“我可是武者……戰鬥力絕對不是你能想象的……”

一場大戰又開始了。

天色漸晚。

商界的競爭非常激烈。

葉凡的生活倒是平靜、老婆忙到很晚,葉凡和她在外麵吃了,她又想回去工作,葉凡百般勸阻,還是拗不過她。

“我可以自己走了,你要是困了就先回去吧。”

葉凡堅決留下,說道:

“我不困,我等你!”

就在這時!

楚明心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眼眸有些不友善的看向葉凡一眼,這讓葉凡心裡咯噔一下。

她接了電話。

“喂!”

“楚總,葉凡跟你在一起吧?”

楚明心聽到這話,眼神越發不友善的看向葉凡,說道:

“你有什麼事?”

“我找葉凡有點事,我去你們住的地方,說葉凡一直跟你在公司。你再也好,這件事跟你也有關。”

楚明心猶豫片刻,說道:“那你上來吧。”

掛了電話。

她看向葉凡,這眼神弄得葉凡有點慌。

“老婆,怎麼了?這大半夜的,誰的電話?”

楚明心瞪著他,說道:“你也知道是大半夜,你和秦傾城是不是有什麼事?為何她大半夜要找你?”

“我……老婆,我跟她冇什麼啊,她來找我……”葉凡努力回想、終於想起來了,說道:

“我知道了,我跟她確實有一個交易,她讓我留下秦家世俗眾人一命,不殺就可以。”

楚明心眉頭一皺,盯著他,說道:

“她付出了什麼?”

“她……她……”葉凡有點不知所措。

總不能說她幫我套路你跟我睡一個被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