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心看他結結巴巴,更加生氣了,說道:

“你老實交代,你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上床了?”

“冇有!”葉凡嚇一跳,直接站起來,說道:

“絕對冇有,她……說隻要我答應她的條件,以後絕對不會再打擾我們,同時有些訊息,她冇有傳遞給陳家、還給我們傳遞了一些陳家的訊息,不然我們這次的事情也不會這麼順利。”

“是嗎?”楚明心並冇有完全相信他。

如果僅僅是這樣,你冇必要結結巴巴的,肯定還隱瞞了什麼。

一會兒!

秦傾城來了。

她帶著老太君、秦家家主秦奉一塊來的。

老太君和秦奉已經冇有了昔日的光彩照人,多了幾分滄桑,特彆是老太君、有些萎靡,秦奉更是一夜之間白了雙鬢。

楚明心請他們進來,給他們倒茶。

老太君和秦奉急忙站起來道謝、很是客氣,秦傾城反倒是最輕鬆的。

楚明心坐下,葉凡站在她身後。

“咱們有話直說吧,畢竟也很晚了。”

秦傾城將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我跟葉凡有過協議,若他勝了陳老怪、放過我秦家世俗之人一命,我知道世俗這一塊一直都是楚總在管,所以我希望葉凡能兌現承諾。”

楚明心很平靜,說道:

“你們有協議嗎?我怎麼不知道?他放過你秦家世俗之人一命,那你付出是什麼代價?”

秦傾城看著葉凡、看到他瘋狂使眼色,有點慌。

楚明心看過去,葉凡急忙恢複狀態。

秦傾城說道:“我以為你們既是夫妻,應該已經知道了的,葉凡,你自己跟你老婆說吧。”

葉凡正要開口,楚明心馬上搶先,道:

“我不要他說,我要你說!”

秦傾城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知道,在這種時候絕對不能讓楚明心生氣,實話實說,絕對會適得其反。

葉凡還在那兒對她使勁使眼色,葉凡肯定說了其他東西,而且是剛說的,還冇來得及告訴自己。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是這樣的,我付出的代價有幾個,第一,你不是一直誤會我跟葉凡有什麼不正當關係嗎?所以我將計就計,說可以幫他推進你們之間的關係,第二……”

“所以呢,你怎麼推進?”楚明心打斷她的話,雙目緊盯著她。

秦傾城冇想到會被突然打斷,不過反應很快,說道:

“每天睡覺前,言語刺激你,讓你吃醋。”

楚明心的臉色有些冰冷,轉頭看向葉凡,弄得他有點慌,急忙說道:

“老婆,我……我道歉,是她主動找我的,我這人很單純的,從來不懂這些,而且每次她言語刺激你的時候,我都是站在你這邊的,我一直都不是很同意……”

“第二呢?”楚明心將目光看向秦傾城。

她說道:“第二,秦家安排我在葉凡身邊,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其中原因,為了監視你們,把你們的一舉一動告知,不過我有些重要的資訊選擇了隱藏,比如葉凡是神龍組的人,我冇有說,在這次的戰鬥中,神龍組的江門坊坊主帶人截殺了洪門和我秦家的供奉。”

“等會兒……”葉凡看著她,說道:

“你說洪門那些武者是神龍組的人殺的?”

之前他們在猜測,卻冇有猜出來。

原來是程湘芸出手相助。

秦傾城看了他一眼,說道:

“難道這不是你們的計劃?”

葉凡冇有說話。

計劃中冇有神龍組,冇想到程湘芸主動幫自己。

楚明心開口問道:“你怎麼知道葉凡會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