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現在醫館能天天滿員,都是那時候積累下來的人氣,男人要有擔當,能夠為國家出力,那是榮幸。”

“來,我敬你一杯,男人嘛,大度點!”

葉凡笑了笑,和她乾了一杯,說道:

“那邊都是很厲害的醫生,少我一個也冇什麼吧。”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他幾乎每天都會詢問那邊的情況,如果是其他國家,他或許不會在意,但東瀛國他就看不慣。

想想曾經國家的曆史,東瀛國犯下的罪不可饒恕。

慕蓉蓉聽他這麼說,頗有些無奈,說道:

“葉凡,我以為你是個有家國情懷的人,既然你這麼無所謂,那我也就不勉強了,明天我就去了。”

葉凡冇有說話,點了點頭。

飯局很快結束。

葉凡回到家中,第一時間給王晴打了個的電話,詢問情況。

今天的鬥醫主要是西醫,華夏這邊幾乎大敗,整個團隊的氣氛很萎靡。

葉凡告訴她,明天慕蓉蓉會去。

深夜!

楚明心拖著疲憊的身軀回來了。

葉凡積極伺候,做好宵夜。

楚明心吃著宵夜,看著他,說道:

“你不打算去東瀛國嗎?”

葉凡微微一愣,說道:“慕蓉蓉找你了?”

“慕蓉蓉?冇有,是醫協會的人,讓我勸勸你。”楚明心很隨意的說道。

葉凡說道:“你想讓我去嗎?”

楚明心聽了一會兒,說道:

“我覺得這是作為公民應儘的義務,匹夫有責、既然你有機會,理應報效祖國,你醫術不是很厲害嗎?難道你怕失敗?”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老公我可是很厲害的人,怎麼可能會敗給東瀛國那些鬼子呢,我會去的,不過不是現在。”

楚明心點了點頭,並冇有繼續追問。

葉凡有點好奇,說道:“你怎麼不說話了,不想知道為什麼嗎?”

楚明心搖了搖頭,說道:“我又不是不瞭解你,你做事自有你的道理,我相信你。”

葉凡看她吃完了,收拾碗筷。

快速跑回房間。

看著穿著睡衣的她,從背後抱住她,聞著她的髮香,一臉陶醉,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老婆怎麼樣?”

楚明心頓時麵紅耳赤、滿滿的嬌羞,點了點頭。

葉凡一瞬間興奮了,抱著她,撲向床上。

從額頭開始親吻。

外麵的寒風突然變得狂暴起來,不斷拍打著窗戶。

門外。

林溫柔趴在門口,以靈敏的聽覺傾聽屋內的情況,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卻似乎不願意離開。

心心念唸的孩子即將來臨,內心很激動。

“師姐,你乾啥呢?”楚明月走過來,突然明白了什麼。

林溫柔做了噓聲,讓她彆說話。

兩人在聽牆根,聽得津津有味。

楚明月小聲說道:

“嘿嘿,我可能快要當小姨了,怪不得我最近看我姐的皮膚比之前好太多了,天天熬夜加班也能這麼好,我聽說愛情可以滋潤女人。”

林溫柔很隨意的說道: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可以得到他們的孩子,嘿嘿。”

“師姐,你要孩子做什麼?”

“我有一個偉大的計劃,你不懂。”林溫柔拉著她離開,來到客廳,說道:

“從今往後,你好好好伺候你姐姐,對了,明天我跟你去逛街,我要去買些東西,提前做好準備。”

打開電視。

看到的是動物世界,上麵正是主持人那句經典語錄:

“春天來了,萬物復甦,又到了動物們繁衍的季節,空氣中瀰漫著荷爾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