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時間。

葉凡每次下班回來都看到老婆已經在和師姐如膠似漆、促膝長談,晚飯早就做好,她們也都吃好了,就等葉凡。

葉凡一吃完,楚明心也不暗示了,直接拉進房間造娃。

瘋了!

瘋了!

老婆瘋了!

被師姐給弄魔怔了。

還好葉凡是修行之人,不然要累死。

他現在感覺自己對於老婆來說就是個造娃的機器。

還吩咐他從醫館帶回來一些中藥調理身體,儘快懷孕。

造孩子這件事,葉凡一直都還是比較期待的,現在弄得他有點後怕了。

不停的被索取,即使是修行之人,也有點受不了啊。

每天晚上還得自己累的半死。

終於,這一天是洪門黑虎和蒼龍決鬥之日!

兩人的戰鬥之地在武道世界內部的一處連綿不斷的山脈裡。

葉凡出門前,告訴老婆,今晚可能不回來。

“不,你得回來,我會在家等你。”楚明心堅決的說道。

葉凡兩腿有點發軟,走過去,抱住她,說道:

“老婆,這事急不來,越急越難,咱們應該適當放鬆,你天天晚上那麼緊繃,肯定不行的,咱們要放鬆、孩子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禮物是驚喜、如果有準備,那就不叫驚喜了,你說對吧?”

“可是我覺得師姐說的……”

葉凡伸出一根手指擋住她的嘴唇,說道:

“不要聽師姐的,我是醫生,難道你還不信我嗎?”

楚明心緊緊的抱住他,說道:

“這幾天辛苦你了,那你就去放鬆一下吧,等你回來我們再努力。”

葉凡鬆了一口氣。

終於可以休息了。

“師姐,你不去嗎?”葉凡看向一旁。

林溫柔走過來,挽著楚明心的手臂,說道:

“那有什麼好看的,我現在的頭等大事是孩子,你快去快回,知道冇?”

葉凡不想理她,走出門。

蕭家武者們已經在等候多時。

一起走。

葉凡剛上車。

王晴就打電話過來。

“葉凡,現在情況很緊急,井邊一郎天天在這裡叫囂,還不停的各種貶低你……嗚嗚嗚……”說著突然就哭了,忍不住的那種哭泣。

“晴姐,彆哭,彆哭,愛罵我就罵我唄,我這人臉皮厚,不怕罵,等我去了,我扒了他的皮。”

“葉凡……廖俊逸失蹤了……嗚嗚嗚!”

“什麼?失蹤?什麼意思?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一下子急了。

“昨晚他一個人出去,我們知道他可能要去找小姐,所以就冇跟他一塊,冇想到今天還冇回來,打電話也冇人接、然後剛剛收到了一份快遞,是一封信、信裡要求你來救人,你不來他們就要殺了廖醫生……還有一張照片。”

葉凡瞬間爆出一股冷意,咬牙,說道:

“你們找大使館冇?還有醫學團隊那些人什麼態度?”

王晴說道:“章先生已經去大使館了,還冇回來。葉凡,你快來吧……嗚嗚嗚……”

“晴姐,你彆哭,他們既然是針對我的,肯定會等我到的,我今晚馬上飛過去,你等大使館那邊的反饋,有什麼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

“嗯!”

太陰山脈。

這兒附近武者聚集,都是來自武道世界的武者們,想要見識宗師一戰。

不少人錯過了葉凡和陳老怪的戰鬥,主要是那次的範圍主要在供奉圈和世俗上流社會,而這次是在武道世界。

葉凡等人到來時,這附近已經是人山人海。

看向眼前連綿的山脈,峰巒疊嶂、天空陰沉、似乎又要下起大雪、不過這對於武者而言不算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