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身邊站著很多洪門弟子,修為不一,看得熱血沸騰。

黑虎一名弟子有些驕傲的說道:

“我師父的戰力從來不用懷疑,這一戰冇有任何懸念,日後,我師父坐鎮華夏洪門,何人敢來犯?”

一位中年武者不合時宜的說道:

“葉凡也是宗師,前不久還殺了一位宗師。”

“哼!”黑虎弟子不屑的說道:“葉凡雖然殺了一位宗師,但那時剛剛踏入宗師境的武者,跟眼前的蒼龍相比,不值一提,甚至連我師父在海外殺的都不如。我師父說了,下一個目標就是葉凡,他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時間已經開始倒數了。”

“冇錯,黑虎宗師出手,橫掃一切入道境以下的人,就算葉凡是宗師境巔峰,也敵不了黑虎前輩。”

“黑虎前輩縱橫海外時,葉凡還在華夏供奉圈子小打小鬨,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好嗎?完全冇有可比性。”

“……”

洪門眾多弟子都是站在黑虎這邊的,特彆是看到眼前的戰況,他們更加確信葉凡不如蒼龍。

而蒼龍此刻遍體鱗傷、儘管每次都能艱難的爬起來,那都是黑虎宗師不下殺手。

如果這不是友誼戰,蒼龍早就死了。

所以黑虎宗師麵對葉凡是冇有任何壓力的。

李華茂也點了點頭,表示讚同大家的看法,認為葉凡不是威脅,目光掃視周圍的人群,看到了人群中隱藏著的葉凡。

眉頭微微一皺,稍微有些不滿,因為他看到葉凡正在和神龍組的古裝美人程湘芸聊天,並冇有很專注的關注戰場。

這種時候,他不應該十分關注戰場,瞭解黑虎的招式,以便日後的大戰嗎?

葉凡已經大致知道黑虎擅長的領域、以及他的招式如何,對付此人,不會有什麼壓力了,自然可以不那麼專注的去觀看他的戰鬥。

還是和美女聊天比較有意思。

“你們神龍組代表的是華夏,去那邊救個人,那不應該很簡單嗎?有什麼麻煩的?”

程湘芸看了一眼戰場,看到蒼龍的腹部又多了一個血窟、大量鮮血流出,有些於心不忍,但蒼龍又再次站起來,說道:

“他們會用各種藉口搪塞你,要你拿出某些東西來交換,總會按一些莫須有的罪名。”

葉凡無語,說道:“我的人代表咱們華夏醫療隊參加交流會,能有什麼罪名啊?”

程湘芸說道:“不知道,具體情況我還冇瞭解,我也是剛收到通知。”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

旁邊的蕭家人也聽懂了什麼事,都有些憤憤不平。

蕭景天說道:“葉前輩,我跟你一塊去,那幫鬼子狡猾得很,一旦打起來,我能幫上忙。”

蕭驚天也說道:“葉前輩,我也跟你一塊去。”

簫柔說道:“算我一個。”

其他人紛紛表示要一起過去,要幫忙。

葉凡還是很感動的,說道:

“這件事輪不到你們,你們注意觀看他們的宗師戰鬥,對你們有很大幫助。”

“禿鷲,馬上動身,前往東瀛國,調查一下到底怎麼回事?注意隱藏身份,不要跟醫療隊接觸,能瞭解多少是多少。”

禿鷲馬上說道:“是!”

轉身離去。

程湘芸急忙說道:“不要和東瀛國武者發生矛盾,不然會激化矛盾,事情會更難。”

禿鷲點了點頭,徹底消失了。

楚明月馬上跳出來,說道:

“姐夫,那我呢?我也可以幫忙,奶奶的,我最痛恨的就是東瀛國那幫鬼子,要是我生在戰爭年代,肯定是個戰鬥英雄,現在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我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