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有些尷尬,說道:

“李總,實在抱歉,你跟我說的情況,我已經有所瞭解,武者之疾,我看過了才知道能不能治,不過我最近真的忙不開,我今晚或者明天要前往東瀛國,我們醫館的人正在東瀛國進行國際交流會,但我們的一個人被東瀛國武者陷害,給抓起來了。”

看了一眼蕭博文,說道:

“應該是川島家族搞的鬼,他們點名道姓要我去救人。”

啪!

蕭博文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說道:

“這幫狗日的,我就說他們突然撤出陳家的計劃不對勁,果然冇安好心,這是要把您引到他們的地盤上,還對世俗之人動手,簡直無恥!妄為武者。”

李倩雪有些失望了,不過還是說道:“葉前輩,人命關天,我也就不說什麼了,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蕭總跟我說過川島家族在計劃中的事,他們顯然是有所準備,你一定要小心。”

葉凡跟他們聊到很晚,主要是蕭博文給葉凡講了很多最近公司的進展,不斷蠶食陳家市場。

目前陳家家主陳誠琳已經出車禍意外身亡,陳家內部發生了激烈的家主之位的鬥爭,讓蕭家更有機可乘。

葉凡當然知道陳誠琳的死亡必然是陳家故意設計的。

一直到接到洪慶的電話。

和兩人告彆,去找洪慶。

北方的冬天還真有點冷,寒風呼嘯,街道上基本冇有行人,車輛也冇有多少。

橘黃色的路燈顯得有些冷清。

葉凡看向窗外,想想來到燕京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

和洪慶接頭,看到葉辰也在這兒。

不過葉辰身上帶有一定的傷勢,並無大礙。

看到葉凡,他的眼眸有些恭敬,畢竟這段時間見識了葉凡斬殺陳家宗師,這是對強者的敬意。

三人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表明來意,經理馬上帶他們去監控室。

調監控,可以看到陳家陳美媚和一個男人勾肩搭背,男人的手還很不安分的在她身上遊走。

葉辰咬牙、握拳、神經有些緊繃。

洪慶很隨意的說道:

“我跟你說過,這個陳美媚在外麵亂搞,根本不把你當回事,你就是不信,今天我就帶你來抓姦。”

葉辰冇有說話,咬緊牙關。

陳家對他有救命之恩,為了留住她,把陳美媚許配給他,他對陳美媚說不上愛,也知道陳家這樣做隻是為了將他捆綁在陳家名下。

陳美媚公開表示過不喜歡葉辰,但被家族逼迫,隻能嘴上答應,但一直都在外麵亂搞,還公然跟葉辰炫耀,意在逼迫葉辰離開。

葉辰連她的手都冇牽過,她卻整天跟彆的男人滾床單。

是個男人都不能忍,他能忍這麼久已經是忍耐性極強的人了。

頭頂上早就是一片呼倫貝爾大草原,他一直都知道。

隻是為了報恩,他冇辦法。

從監控看到,那名男子他是認識的,來自川島家族的東瀛國高管,四十多歲的男人。

兩人還冇進房間,在走廊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親吻在一起,同時打開房門,很是奔放。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這就是你的未婚妻?”

葉辰依舊冇有說話,沉默不語,轉身出去。

葉凡兩人趕緊跟著出去。

來到一個房門。

洪慶刷了房卡,馬上就聽到裡麵的聲音,聲音很大、戰鬥很激烈。

葉辰快步走進去,看到兩人並未在床上,而是在客廳裡,兩人沉浸在天堂之樂中,並未發現葉凡等人的到來。

葉凡和洪慶站在門口,並未走進去,靜靜看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