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冇有,冇有,我正無聊呢,有時間嗎?出來喝一杯?”

“可以,你給我個地址,我過去,最好隱秘一些。”

“好,我發個定位給你。”

葉凡站在窗戶外,看著外麵飄蕩的白雪,雪花飄零,寒風都有點鹹。

東瀛國是由多個島嶼組成的國家,海風鹹鹹的。

餘光掃視外麵,依舊有武者在監視。

手機響起,看了一眼。

縱身一躍,跳下窗戶,跟蹤他的人也隨之而動,不過他的身影極快,踩著白雪,快速奔襲向遠方。

後麵的人跟著腳印追尋,卻突然發現腳印消失了。

“八嘎……腳印呢……?”

幾人一臉懵。

獸過留痕,人過留印,卻看不到葉凡的腳印。

跟丟了。

程湘芸待在房間,還是有點不放心葉凡,去敲了他的房門,卻冇有人開門,撥打電話,更是被直接掛斷。

頓時就知道壞了。

陸瑤也過來了,問道:“怎麼了?”

程湘芸說道:“這個葉凡……我就知道他不會安份的,跑出去了。”

陸瑤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坊主,我覺得不用這麼悲觀,咱們的方法行不通,或許葉凡的方法可以,雖然他做事魯莽,但還是有分寸的,而且他那麼強,不會有事的。”

程湘芸歎了口氣,說道:

“若是在國內,分分鐘就能查出來,但這是東瀛國,自古以來,兩國關係就不好,特彆是抗戰時期,兩國關係冷到冰點,他這人太容易鬨騰,我擔心事情鬨大了,不好收場。”

陸瑤看著她,說道:

“坊主,您是不是擔心他出事啊?以前我跟你出來執行任務,你從未這樣關心過一個人。”

程湘芸頓時臉頰緋紅,馬上否認道:

“冇有,他是我引薦進入神龍組的,我得對他負責。”

陸瑤和她雖是上下級關係,但兩人情同姐妹,平時她總是冷冰冰的,也就陸瑤敢跟她開玩笑。

“坊主,你的關心是不是有點過頭了,他又不是你第一個引薦的人,以前也冇見你這麼積極的關心一個人,還違反組織規則,出手幫助葉凡解決了洪門的人。”

程湘芸趕緊走開,說道:

“你說他會去哪裡呢?在這裡,他人生地不熟的,會不會被彆有用心的人引走了?”

“坊主,要不要向上麵彙報一下?”

“不用,先等等,或許他的辦法可行,隻要他鬨出的動靜不大,我們可以擺平,到時候大不了跟他們扯皮。”

“坊主,你這關心也太明顯了吧!”

“說什麼呢……”

葉凡很快甩開尾巴,找了輛出租車,直奔目的地。

來到一處像是老城區一樣的地方。

房子是竹子做的,看起來很有格調,還有個小小的院子,白雪落在屋頂上、院子裡、彷彿一個白色的童話世界。

燈光也是燈籠、或者橘黃色的,並不是很亮,有點暖色調。

剛下車,看到一個身上裹著厚厚的毛絨大衣的女孩,站在屋簷下,馬上朝著他走過來,伸手過來。

“葉凡先生?你好,我是霍芷蘭。”

葉凡跟她握手,道:“葉凡!”

兩人客氣一番、走進屋內。

裡麵有火爐,暖暖的,旁邊還有一位武者,一位秘書,也給葉凡介紹了。

“吃了嗎?”

“吃過了,咱們喝點茶就行。”

“好!”霍芷蘭看向秘書和武者,道:“你們先回去吧。”

武者有些擔心,說道:“小姐……”

霍芷蘭露出笑容,說道:“林姐,這裡很安全,葉凡是媽媽介紹過來的人,是咱們華夏人,晚點,麻煩葉凡送我回去。”-